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战国野心家 -> 书目 -> 第三一零章 星芒璀璨万骨遗(三)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三一零章 星芒璀璨万骨遗(三)

    韩人郑人,对于入王子定之事虽然支持,但更在意扩充自己的土地和版图。

    入王子定,是为了维系魏国长久的霸权,彻底削弱楚国,这一点是魏国的长期战略,但韩郑两国并不十分乐意。

    如果攻略东线楚国在中原的突出地带,两国必会使出全力,可是鲁阳鲁关防线即便入王子定成功,也不可能割给晋郑,这是楚国的核心,而且涉及到南阳盆地众多封君的利益:他们可不愿意让自己的封地如同当年封鲁阳公的大梁一样,随时处在晋国的阴影之下。

    诸侯联军,想要统一作战,必须有一方作为绝对的霸主挑大梁,魏国这一次担任的就是这样的角色。

    所以适才要利用火炮迟滞魏军的展开,先给郑人一个下马威,从而转头抵御魏国的攻势。

    城下,从预留的反击通道出击的披甲勇士已经楔入了溃散郑军的内部,后续的郑人将军虽然想要收拢部队,但是溃散的郑军在后背有敌人掩杀的情况下根本不听命令。

    四十多人追杀那些溃散的郑军,只是为了防止他们在壕沟之后重新集结。

    城头鼓声大作,城下烟雾四起,正不知道冲杀出来多少人。

    郑人抱头鼠窜,后线压阵的将军根本无法集结,身边的近侍只能劝阻他快点后撤,否则可能会被溃军淹没。

    无奈撤退,城头鼓声大变,着甲追杀的勇士在壕沟附近便纷纷停步返回。

    出击之前,已有命令,若冲杀到壕沟尚不返回,便关闭城门,不能入城。听到鼓声变化,这些冲杀溃军的甲士纷纷返回。

    正在远处观望的子马被己方的溃败彻底震惊,只是看到城墙附近白烟阵阵,响声隆隆,只是顷刻之间自己的精锐甲士八百余人便彻底溃散。

    这一切都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子马摇了摇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却也只能下令稳住阵脚,叫弓手向前,徒卒准备,防止城内的反冲击。

    城头,适确信郑军的第一波攻势已经被击退,即刻下令让那些火铳手集结转移。

    他确信以此时郑国的组织能力,短期之内不可能组织起第二次冲击,而且可能还会观望魏军那边的动静。

    魏人如果攻势猛烈,或许郑人开可能发动冲击,但若魏军那边也溃退回去,郑人肯定会选择收兵。同样的,郑人这边收兵,魏人那边也不会猛攻,只能回去商讨对策。

    五百余人沿着预留出来的甬道很快便抵达了东侧,因为城墙上的距离更近,而且适反应的及时,此时魏军刚刚重整完毕,正在向前推进。

    那些青铜炮开始缓慢发射,主要是对准在前面的盾车和攻城塔之类的器械,三辆盾车已经被击毁,一辆缓慢移动的攻城塔也被破坏,这本是需要墨家的“冲机”所做的事,此时完全被大炮所代替。

    不同口径的炮,可以取代墨家的转射机、床弩、冲机、籍车等守城工具。而火药雷则完全可以取代“下磨车”这种守备蚁附攻城的利器。

    墨子受制于此时时代的科技水平,用分工明确的工具做好了守城的各种打算,而火药的出现让他的战术依旧有效,只是取代了部分原来的木铜器械。

    魏人选择的主攻方向是牛阑邑的东门,可以很明显地看出魏人精锐的集结方向,这一点已经落了下乘。

    按墨子所言,想要攻城不能心急,要缓缓图之。

    而且应该在广泛的城墙上发动进攻,让城内的守军分散,应接不暇,然后才将主力精锐拿出,集中一点攻破。

    只是牛阑邑太小,七万之众似乎怎么都能攻下,他们却忘记百余年前的逼阳国之战,十三国联军攻数月不下的惨状。

    炮击的速度减慢之后,魏人也逐渐适应了时不时飞来的可怖铁球,虽然心头依旧慌张,可还是鼓足勇气向前推进。

    只是每一次城头冒起白烟火炮轰鸣的时候,都能明显看出魏人阵型的散乱,很多人下意识地会朝两侧躲避。

    看似魏人已经适应了慌乱,重整了阵型,但依旧能够看出魏人的变化。

    因为魏人的军阵正在整体后撤,撤退到铁丸的最大攻击距离之外,这就导致了魏人的冲击只能是分出波次。

    前出的弓手和精锐士卒和后面的距离被拉大了,魏人下一次组织进攻的时间也必然会延长,同时对于似乎再增加一点力量就能破城的时机把握要求也更高了。

    东门既然是魏人的主攻方向,适将那五百火铳手带来之后,这里的火器密度已经足够。

    城内预留的甬道,可以让守军更快地完成调动。大炮阻滞敌人集结,也能够争取更多的时间。

    孟胜看到适赶过来,心头也大安,迎过去道:“郑人退了?”

    适点点头道:“第一次攻城已被打退,短时间内郑人不会组织第二次攻城。南边只要守得住,魏人这一次再被击退,今日无忧。”

    孟胜略带佩服地说道:“你随巨子学习守城的时间不长,但却可以学懂精髓。如你所言,知其所以然,是可以反推其然的。”

    适摇头笑道:“谬赞。只不过是他们不曾见识过火药和巨子所言的‘行墙’而已。他们心太急,所以注定攻不下来。”

    孟胜琢磨一阵,问道:“这怎么说?”

    适道:“鲁阳公主力尚在,他们不想在这里拖延时间,更不想选择围城。可是这样的城墙,又有火器,更有我们善守的墨家在,没有两个月时间他们怎么可能攻得下?两个月?他们敢在这里逗留吗?”

    “若是安稳扎营,以羊坽土山靠前、填平壕沟,接战近战,再辅以蚁附、掘穴,以牛阑邑的城防是不能够守住的。只是,他们没有这么多时间。”

    “况且,牛阑尚且如此,他们又怎么敢进攻鲁阳呢?牛阑不下,鲁阳围城,他们又怎么会不担忧背后的辎重被断?”

    “所以,战略上,他们只能速攻。可战术上,心急是攻不下牛阑的。他们必败。”

    孟胜体悟着战术与战略二字,略有所悟。

    说话间,炮声又响,一辆攻城塔被击中,木屑四散,推动的魏人只好后撤。

    魏人弓手已经前出到百步之内,正准备朝着城墙抛射,炮手利用射程优势,不断地骚扰魏军的弓手。

    城墙上的火铳手、弩手和乡射弓手,正躲藏在城堞的后面,并不急躁,也没有人选择远距离射击。

    时不时有人探头,看看铁球飞出之后魏人的混乱,心中信心更强。

    守城守令,便可减免一部分本金和利息,利益驱使和数月的苦训之下,这些人还算能够稳住。

    适看着城墙上的人,心道这些人现在让他们野战肯定不行,可若守城,总可以利用这些乌合之众顶住三国联军的攻势。

    几番羽箭之后,魏人一支精锐顶着盾车,朝着城门靠近。

    城门两面的凹墙前方,也有将近千五百人,这已经是极限,无法展开更多。

    因为对攻城方而言,进攻的方向是条直线,只能展开固定数量的士卒。

    而对守城方而言,这是个多边形凹凸面,简单的三角函数斜边,可以布置将近两倍的守军。

    接近城门还有五十步的时候,适下令让那两门无法移动、口径极大、但是因为冶炼技术不过关而只能选择取射的射石炮准备轰击。

    火药最开始出现的时候,走了一条弯路,大部分都是大口径、身管短的射石炮臼炮,包括奇怪的喇叭炮等等。

    不过好处就是可以布置在城墙内部,利用高抛物线的优势,固定守卫城门方向。

    两声巨响,沉重的石球飞到空中,翻滚着落向了已经靠近城门五十步的魏人。

    尚且在空中,不少魏人已经溃散。一枚石球砸中了一辆冲车,高处落下的重力加速虽然有阻力消耗了很多火药的力量,但却也不是一辆木结构的冲车能够承受的。

    七八人血肉横飞,另外一枚石球落在一旁,虽未砸中人,却也将旁边的人惊的不轻。

    孟胜已经离开了适,前往东门城门上的塔楼,从旁边拿过一个古怪的火药武器。

    外面是一层木头框架,里面装着大约四五斤装在陶罐里的火药,木头框架保护着里面脆弱的陶罐,可以两个人合力投掷出去。

    百余名魏军精锐已经冲到了城门附近,在另外一辆没有被集中的冲车掩护下准备撞击城门。

    两侧的魏军也已经靠近了城墙,适正在指挥那些弩手、弓手和火铳手准备。

    完美的凹面保准了正前面的魏军至少会遭受到两面的攻击,而最惨的城墙下的那一批,则会遭受三面的交叉射击。

    孟胜点燃了那个装在木框架内的火药罐子,两个人合力吆喝一声,在导火索燃烧到一定长度后,用力抛了下去。

    轰……

    浓烈的白烟冒出,紫色的火焰涌起,四五斤火药产生的高温瞬间点燃了那辆木制的、蒙着牛皮的冲车,二十多名魏人士兵捂着燃烧起来的身体向后奔逃,这种浑身冒火的恐怖也引发了城门下的恐慌。

    适在城墙上也已经冲着火铳手大喊道:“射!”

    砰砰的响声,从正面、侧面亦或是背面,朝着聚集在城下已经展开的魏军射去,铅弹乱飞,浓烟滚滚。

    瞬间被巨大杀伤的魏军已经无法进攻,在凹面形成的射击夹角之内,溃逃的时候还要遭受那些弩手和弓手的攒射。

    白烟中,守城的士卒已经有人发出了兴奋的喊声,尤其是那些跟随适支援东门的火铳手,更是兴奋莫名。似乎,守城很容易。

    夯土平台上的铜炮依旧在按部就班地轰击着后续魏军的集结地,造成了魏军整体的后撤,与前面出击的士卒之间的距离拉得很大。

    如果墨者全员在这里,完全可以来一波反击,冲入敌阵,可惜并没有。

    适也只能眼看着魏人后撤,留下了一地惨不忍睹的尸体,以及那些被铅弹击中在那里哀嚎的伤兵。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三一零章 星芒璀璨万骨遗(三)-历史军事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战国野心家》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最后一个名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