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正统天命 -> 书目 -> 第三七八章 平账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三七八章 平账

    第三七八章

    忠叔是真被吓到了。

    虽然南方沿海的士族、包括北方的那帮土财主们,暗地里都少不了豢养一些打手什么的,但是呢,最多也就到配发刀枪这一步,甲胄什么的,那真是打死都不敢配发到个人的,就是有,也是那么十套八套藏进地窖里面做收藏的,不到万不得已,肯定不能拿出来。

    毕竟吧,如果是一般的山贼,出动官军剿匪,也大多是应付了事,有的时候就算抢了不该抢的,赔礼道歉再给上一笔银子,也就算拉到了,可是呢,如果带着甲胄抢劫,那就是造反了,一抓一个准,抓谁谁死。

    自家少爷突然间就搞出来一千套铠甲,这简直……简直就可以告谋反了。

    所以忠叔连忙好言劝慰:“少爷还要三思啊,这千多套铠甲,可不是甚么小数目,便是不以朝廷的制式铠甲为样本,可若是被抓了先行,也是要抄家灭族的,此事莫说是老仆阻拦,便是家中,也要将这想法拦下啊。”

    杨尚荆撇了撇嘴,就骂了一声娘。

    普天之下,估摸着也就他自己知道这大明朝快要变天了,而且就他自己,现在也摸不清脉门,到底什么时候要变天了,毕竟这时间线因为他的到来,已经改了个乱七八糟,连他这个穿越者都快不认识了。

    只不过他敢肯定一点,那就是该出事儿是肯定要出的,正统皇帝朱祁镇想要掌权,就必须彰显自己的权威,所以他抬出来了一个王振;当王振渐渐不好用的时候,他就只能孤注一掷了。

    正常的历史线里面,朱祁镇御驾亲征只是为了表现自己很强,不属于父祖?扯特么蛋,或许会有那个方面的因素,但是更多的,却是弹压朝中日益抬头的反对声,用武力、用外战舒缓自己的压力罢了。

    毕竟以士大夫们的节操,一旦发现自己的日子有向着太祖朝靠拢、甚至是向着唐末不如宦官的境地靠拢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勾结点儿什么倭寇啊、朵颜三卫啊、瓦剌啊、鞑靼啊、苗蛮啊之类的稀奇古怪的玩意,给大明朝身上好好地戳几个窟窿。

    所以说,局势越是对内廷不利,朱祁镇就越是着急,越是着急,就越会想歪主意,然而从他自己到他言听计从的王振,本质上都是军事上的草包,土木堡之变就算没发生在土木堡,也会发生在紫荆关之类的地方。

    当然了,大明朝的文臣武将该死还是要死的,土木堡之变本身,和阴谋论就没有任何的关系,毕竟一个王振,值不上那么多文武官佐的,于谦于廷益再牛逼,在曹鼐、张辅、邝埜之类的大佬面前,也得排到晚辈上去。

    然而这些判断,他能说出来么?当然不能了,所以他的那些个打算,在这个条件下,就得收敛一下了,所以杨尚荆叹了口气:“忠叔老成之言,倒是戬想岔了,只是那些铠甲,到底是到了矿贼手中,若是王振、金英之流回过神来,彻查此事,只怕丰城侯连同戬等一众官佐,都要被拉下水了。”

    忠叔眉头一簇,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

    这的确是个事儿,矿贼弄死的明军数量不多,甲胄也是有数儿的,这边平白无故多出来千多套铠甲,这事儿说不通啊,而南京那边账目已经摆平了,甚至连着些铠甲的铁料都送过来了,这不是……漏洞么!

    “那便只打造些铠甲,说是那曹吉祥未曾卖出的,再使些银钱,将剩下的铁料、棉麻之物买下,充作赃款罢。”忠叔叹了口气,“只是这铁料虽然到了手,却决计不可锻造甲胄才是。”

    杨尚荆点了点头,一脸的郁闷,这个时代的规则就是这个鸟德行,北边儿一日不出事儿,他这边儿一天不好乱蹦跶。

    不过这铁料也是好东西,他打造成“农具”卖给周边大户的看家护院……不对,是厨子,也是好的嘛,结下来的善缘,那自然都是赚的。

    杨尚荆摸着下巴,苦中作乐一般地想着,然后思绪飘飞,想着自己带着南方的联军一路北上……

    北上?草原?草泥马!

    杨尚荆整个人打了个机灵,直接坐直了身体,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忠叔,那铁料权且留着,便是磨成了钢板,仔细存放,也是好的,他日自由用途。”

    眼瞅着忠叔挑起了眉毛,杨尚荆连忙强调了一句:“天大的用途!”

    去北边的大草原上,在明军骑兵基本上因为朱祁镇御驾亲征损失殆尽的情况下,和也先这个太师刚正面,那肯定不能用纯步兵方阵了,在骑兵强大的冲击力前面,纯步兵组成的方阵就是个笑话,毕竟蒙古骑兵和西方那帮呆瓜不一样的,人家讲究的是骑射,大草原上绕都能绕死你。

    这个时候,厢车阵就能派上用场了。

    而造厢车,就要造大车,就大明朝这个路况,没有避震的大车早特么死在路上了,所以这个时候要做避震,而避震这种东西最好用的当然是弹簧了,可是你就把杨尚荆的脑袋揪下来,他一个文科生也搞不出弹簧来。

    那就去特么的弹簧,直接用最简单最粗暴的方法,上钢板做避震,反正五百年以后,很多大车都是钢板避震的,现在屯下来一批铁料就是一批,将来南京户部再派发铁料之类的物资,左右也能扣下来把账平了。

    忠叔不知道杨尚荆所想,但是理解,点了点头:“那便造上三百套铠甲,余下的铁料以市价买下?”

    杨尚荆点了点头:“此事毕竟是戬挑的头,价格给的高一点儿,南京工部、兵部、户部也分润些,不多,总归是个人情。”

    忠叔点了点头,开始奋笔疾书,杨尚荆坐在椅子上,脸上却是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分润个毛线啊,他杨尚荆只是单纯的想把南京六部的那帮老爷们拉下水,到时候他在这边鼓捣火药、熟铁卷个枪管之类的,也就没人打扰他清净了。。

    a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三七八章 平账-历史军事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正统天命》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聿天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