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迷失在一六二九 -> 书目 -> 七零九 解席的复仇之战(五)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七零九 解席的复仇之战(五)

    有些朋友想必看到了,我开了一部新书,名为《仙路桃花传》,仙侠题材的,目前正在新书期,急需点击,收藏和推荐票的支持,请各位书友帮个忙,在页面右侧“其他作品”就能点进去。? ? 麻烦收藏一下,有推荐票的话,也请投给新书,万分感谢^-^

    ------------------------------------------------------------

    后金军对付这样的敌人也不是没经验——当即便有几十个同样身披多层重铠,手持巨斧铁锤的壮汉走上前去准备迎战——所谓“重甲”能够防御的只是弓箭弩矢,在锤斧这类硬家伙面前是没什么用的。只有“重兵”才能对付“重兵”,这便是后金的经验。说起正面硬干,女真勇士可没怕过谁!

    从缺口对面果然先缓缓升起一顶闪耀着金属光泽的头盔,然后便是见棱见角,看起来就非常结实的护甲……虽然明知道用处不大,这边的后金弓箭手依然先射出了几支箭,然后便被弹开或挡住,果然毫无作用。那个笨拙的重装绿皮兵依然在缓慢而坚定的踏着脚下木板,一步步走上城墙。

    在木板的两侧,有许多绿皮兵努力撑扶住板子,但即使如此,这条临时通道依然十分狭窄脆弱,一次最多同时上两个人。而缺口的另一边,十几名后金刀斧手早已虎视眈眈,就等着对面那人一冒出来就立即涌上去将其乱刃分尸——你本事再大,总顶不住十几把刀斧的围攻吧!

    然而对面那个重甲绿皮并没有贸然冲进这边杀气腾腾的刀斧阵,当他在缺口那边露出半个身子以后便停止了行动。虽然隔着厚重面罩,这边的后金兵却似乎能感觉到,那人眼中显出了一丝笑意。

    然后,那人举起了一支较为短小,但样式更加精巧复杂的火铳,黑洞洞的铳口也没刻意瞄准,就随意对着缺口这边。而与此同时,第二个同样装束,手持同样武器的重装绿皮也从缺口边冒出了头……

    “嗒嗒嗒……嗒嗒嗒……轰!……轰!”

    当短促的连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接连响起时,这场攻城战便进入到了垃圾时间。

    …………

    仅仅十余天之后,尚可喜带着大队人马赶回来了。

    从他的广鹿岛防地到复州城下,要横穿辽东半岛,虽然只是南端较为狭窄的一段,却也有足足一百五十多里的路程。加上从广鹿岛渡海,上岸的时间,以明军素质,能在十来天中走完这段路程,绝对是前所未有的高效率了。

    尚可喜原本对此还有些小得意的,在他想来如此之快的度,当他带人赶到复州城下时,战斗多半还未打完。到时候自己手下这些兵没准儿还能挥关键作用呢——虽说短毛大方,愿意送一份大礼给自己,但如果自家不展露一些真本事的话,就算从对方手里拿到了好处,心里也不踏实啊。

    抱着这样的念头,他一路督促部下迅行动,但到了复州左近之后却稍稍放缓度,好让部下们恢复些体力,以便迎接随之而来的恶战。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当队伍赶到复州城下时,却见城池里面安安静静,根本不象是在打仗的样子。尚可喜顿时大惊,心说莫不是短毛太废,已经被鞑子打垮退兵了?若是这样那自己的队伍岂不成了送菜上门?

    好在这样的紧张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很快便看到复州城头上已经飘扬着一面日月金龙旗,这也是短毛军队唯一与大明军队相类似的地方。

    于是尚可喜抱着惊诧和欣喜的复杂情绪进了复州城,他原本想要“露一脸”的计划宣告失败了,但那座看起来非常完整,好像根本没有经历过战争一样的复州城却又给了他一份欣喜——解军门可是答应把复州城中一切都留给他的!城池保留越是完整,他捞到的自然越多。况且尚可喜跟琼海军一起行军数日,早就被短毛军队的“土豪”给亮瞎了眼。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对方会食言,以琼海军的家底,肯定看不上鞑子的那些仓储物资。

    唯一让他有些想不通的,就是复州的鞑子兵为何会这么轻易把城池交出来?那帮人可不是什么软弱之辈。不过这个疑问在他靠近复州城门后便得到了彻底解答——大老远就能看见城门边道路旁,高高堆起了一个土堆似的玩意儿,而等靠近以后,就连尚可喜这样自幼从军,久经沙场的宿将都给吓了一大跳。

    ——那“土堆”完全是用一颗颗龇牙咧嘴,脑后梳着金钱鼠尾辫的脑袋磊出来的,琼海军竟然在复州城下用后金兵的人头堆出了一座京观!尚可喜跟后金作战多年,一眼就能看出那些脑袋绝对都是“真夷”,一点没用汉军旗来充数,数量估计足有三百多!

    “他们这是怎么打的,满城守军,竟然都没几个逃走的?”

    尚可喜心头颇为纳闷,以他的经验,三百多颗真夷的脑袋被砍下来,意味着肯定还有一倍以上的汉军旗和杂牌兵被消灭,琼海军这一战至少干掉了上千鞑子兵。

    毫无疑问这便是后金在复州的全部力量了。尚可喜先前跟琼镇一起行动时也计算过他们的军力,充其量不过两千余人。对上一千多后金军倒也符合兵法中“倍则围之”的要求,但攻城则有些勉强了。更不用说在这么短短几天之内,把对手干脆利落的全歼……尚可喜向来自恃勇武,对火器不怎么感冒的,此时也不由得再度偷瞄了几眼周边琼海军士兵手中所持的怪异火铳,心说那玩意儿当真有这么厉害?

    抱着种种念头,他被带到了解席面前。后者此时正站在复州城墙最高的一处望楼上,眺望着海边方向。尚可喜这才注意到海湾那边,正有许多大船停泊在靠海近处,还有更多小艇在海岸和大船之间来来回回的,驳运人员和物资。复州这里其实也有很不错的港湾,只是码头之类人工设施严重缺乏——本来就没多少,在从不下海的后金兵手中被破坏的更加厉害,完全不敷使用。所以短毛海军只能象对待野外滩涂一样完全靠驳运。

    见到尚可喜走过来,解席也没回头,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声:

    “你们的度有些慢,不过运气不错,到的还算及时,若再晚个几天,我们就要撤走了。”

    解席这句话,以及琼海军正在撤军的事实让原本还有些小得意的尚可喜唯有苦笑不已——看来短毛军对于“度”的概念和咱们大明军完全不一样啊。好在解军门也只是随口一说,之前答应的事情可没有变卦:

    “现在么,这座城池,连同里面所有的人员,物资,都归你们了……你们来了多少人?”

    “一千……不到一点,不过剩下两千当可在半月之内6续赶到,咱们是分头行动的。”

    尚可喜略有些尴尬的回应道,急行军么,肯定会有不少人掉队的。如果是打败仗的话多半就此散伙了,但他现在既然是得了一座城,那相信用不了久部下们还是会6续找来的。毕竟这年头在辽东找个能管饭的地方也不容易不是。

    而解军门果然也没在这方面多计较,反而点头道:

    “差不多够了,反正短时间内后金兵是不可能杀回来的……不过,尚将军,对于东江军今后的策略,你可有什么计划么?”

    ——来了!尚可喜心中顿时一片火热,对方肯这样问,明显是打算要推他一把了,这种时候可千万不能说错话。于是尚可喜立即躬身施礼,沉言道:

    “不知解军门以为末将等该怎么做?还望不吝赐教。”

    ——短毛的想法实在很难猜,自己说什么都可能是错的,所以干脆直接问对方想怎样?你说咋办就咋办!

    这是尚可喜事先早就想好的应对谋略,这时候施展出来,果然看到对面解军门脸上微露出一丝笑容,看来是对自己的识相很满意。

    果然,解席也没遮掩,直接要求道:

    “生存!我们对于东江军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在这辽东大地上,在鞑子兵的后方持续生存下去。只要你们能保持住在后金侧翼的存在,让他们无法集中兵力,始终必须维持对辽南,辽北一带的军事防线,你们的主要任务就达成了。”

    “至于出兵作战,与鞑子兵硬碰硬的较量,这不是你们的长处,也没必要强求。”

    解席漫不经心的语调让尚可喜有些郁闷,但刚刚全灭了复州守军的琼海镇统帅绝对有资格说这话,所以他也只能耐心听着:

    “如果鞑子兵打来了,你们就先跑,跑到他们够不着的地方去——比如长生岛上。”

    解席随手指了指海边方向——复州旁边的长生岛,也就是后世长兴岛,在明朝时期与大6还是分隔开来的,中间也就是几百米的海峡,但对于这个时代的后金兵来说,已经属于天堑。

    “你们东江军最早于皮岛家,你先前也驻军广鹿岛,借助海岛,躲避鞑子兵锋这种事情应该很熟练的吧?”

    尚可喜苦笑着点头:

    “末将手里是有些小船,儿郎们也颇识水性……”

    解席看了看他的脸色,忽然一笑:

    “不,你没必要觉得惭愧,‘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这种事情本就是很正常的策略。后金兵不善水战,咱们利用这一点对付他们绝对是聪明之举。只要别一味躲在海岛上不敢出兵,就不算懦弱。”(未完待续。)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七零九 解席的复仇之战(五)-历史军事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迷失在一六二九》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陆双鹤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