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不灭之旅(全文字) -> 书目 -> 第三十二集 第十章 始起劫末(大结局)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三十二集 第十章 始起劫末(大结局)

    混沌中,众人打斗之时,突然出现一青年欺佛祖没有宝贝,攻击力弱,结果接近佛祖后反而被困住。外人看到的是佛祖突然消失,万道金光更盛,无数九品莲台在金光中飞闪,青年进入其中后也消失了身影。

    龙虚者知道佛祖搞什么东西,也不在意,更不担心,而是对天金虚者道,“不用担心佛祖,没想到虚祖给我们的宝贝如此厉害,现在再前去教训那三人,然后把天始给干掉。”

    “说得对,天始一定得死。”天金虚者,因为当年,他记得清楚,正是此人带领着无数修行者前往他们部落里将他们灭族了。

    至于刚才那青年,却是灭了玄武一族,虽说对他们并没什么,但身为上古四大神兽一族,龙虚者身为青龙之后,也自是得将责任担当下来。毕竟,那时,青龙仍四大神兽之首。朱雀却没证得圣位,不让人暗中干掉就不错的了,现在那还指望他前来报仇。

    天始他们见到龙虚者两人又打来,大惊,刚刚受了伤,现在那还是那两变态的对手,毕竟对方仍是打斗出手,手上宝贝也实是变态,简直是量身订做。

    天金虚者和龙虚者见到三人闪开,逃到了宇宙中,也追了过去,只见宇宙的星空里,两人追着三人打。每一次打出,都有无数星球被毁去,化为混沌接着又分出五行来。

    如此,打斗良久,却无法耐何对方半点。

    再说,那青年想对付佛祖,却是想不到身陷险地,身边除了九品莲台,看不到一丝东西。那九品莲台实是厉害之物,他本想触碰一下,结果差点把手给毁掉,让他更是惊恐。

    身在那闪闪金光之下,青年只觉得心中慈悲之意居然无名升起,隐隐有放弃的念头,此念刚起,青年就醒过来,吓得他冷汗直冒。

    再说,天金虚者和龙上虚者追赶天始他们三人,地始却早已与另一始者前往神域,他知道,此次大劫,杀戮大开,宇内生灵几乎无法避免。其中,他前来的主要原因就是,凤凰正在神域。

    这次,他寻多一名好友前来,也是怕江宏出现,到时也有一人拖住,只要将凤凰击杀,到时便省了许多事。

    刚现身神域,没想到就有一白衣女子出现在两人面前。

    “是你,天纯。”地始大惊,因为现在天纯已证得虚位。

    纯虚者点头道,“不错,你们居然知道我的存在,看来你们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我啊!今天你两前来神域,干什么?这里有太多原因,是不能在此打斗的,所以我接虚祖之意,前来,不许有始者在此出现。”

    “什么虚祖,你听他的,可是我们身为始者,何需听从他。”地始道,他身旁的始者也道,“当初,被那人先行一步,点化你证得虚位,你心中清楚,本是证我太始的,现今虽证了虚位,但也不为难于你,你还是回去潜修吧。”

    纯虚者笑了,“呵呵,说得好听。你当我小孩子吗?一直以来,都只有始者,何谓独霸一方,整个宇内都要受你们干涉与影响,现在多出了虚者,你怕了是不是?不过,玄黄之中,本就是相对的,不可能让一方独霸的。”

    地始大怒,冷冷道,“你是让不让?到时别说我身为前辈与你一名小辈计较。”另一始者也冷哼起来。

    纯虚者也不在意,只是手中多了一个天降芦,拿在手中把玩,道,“地始,你可认得此物?”

    “你是谁?”地始大惊,口中脱口问道。因为,纯虚者拿的东西,与他前两次见到的实在是太像,可是再细看却是不同。不过,想来威力也相差无几。

    更重要的是,地始现在想的是,那两人修为实是恐怖,现在又多出一个天纯来,手中的宝贝可谓变态。若是打斗之时,用起来,别说两人,就是再多十人也要受到那东西吸力的影响。特别是被吸进里面后,有什么后果根本无从得从,那是被吸时的感觉就知道进到里面绝不好受。

    “咯咯,我不就是天纯吗?地始,你是不是傻了?”纯虚者笑道,脸上那清纯的笑意,让人更是觉得美不可胜收。

    地始两人心中实是气闷,心中闪电般思考起来,半晌笑道,“既是天纯接了虚祖之命前来,我等倒不好强来,就此告辞。”

    天纯大为惊讶,想不到两人会这么好说话。但是,待两人转身就要闪身的一刻,见到了地始眼中的光芒,知道不好。

    果然,地始转身后闪身并不是离去,而是到了纯虚者后面,毁地鞭立即出手朝纯虚者打去,另一名始者也用一把小剑朝纯虚者刺去。

    可是,待他们击到时方发觉他们击到的是虚像,吓得两人脸色一变,想看人在哪时,纯虚者动用了天降芦。一股恐怖的吸力朝地始和另一名始者吸去,威力之大,可是除了两人,其他这物却不受一丝影响。

    地始因为早知道其中厉害,所以发觉击到的是虚像后,立即做足了准备,留了个化身本体闪身而去。只有另一名始者傻得可以,硬是陪着地始的化身被吸进了天降芦里。

    “可惜了,被他跑掉。”纯虚者早发觉了地始的意图,只是却无何奈何,毕竟人家实力可是不差,若不是自己手中有如此宝贝,怕是见到两人只有逃的份了。

    地始走后,立即寻到隐始,还有其他始者,将现在的情况告诉了他们,并且说道,“各位,现在我等若再不合力,必让虚者占尽先机。今后,我始者更是难以抬头做人。”

    于是众始者意见不一的开始了议论。

    纯虚者收掉一位连名号都不知的始者后,立即赶往虚无中,找到江宏,可是在到大殿中后,却发现江宏不在,刚想转身离去,江宏才出现,道,“你的事我知道了,先将那人困在里面即可,过后可能还要放还出来。”

    纯虚者连忙应道,心道,“还好,此宝经自己炼化后再经过祭炼后,控制起来犹如自己手脚,实是厉害。困人困物,更是轻而易举。”

    “虚祖,这次你为何不出去。”纯虚者突然问道。

    江宏笑道,“我若插手,太上贡始必也要现身与我一斗,可是我现在的功力不如他,实是没必要寻这麻烦。不过,我总会出手的,地始肯定是我的,到时,太上贡始就是想说什么也无话可说,我与他可是大有因果啊。”

    “哦,难怪每次地始都能逃掉,却是注定要与虚祖再面对一次了。”纯虚者道。

    江宏点了点头道,“你还是潜修吧,这次的事你的确不应太过干涉,免得陷进里面去。”接着看了看虚空,道,“魔头,快点给我回来。”

    “找我有什么事?”魔头立即现身问道。

    “废话真多,明明知道我想要你做什么,还问。”江宏骂道。“好,这就去,不过这任务太无聊了。”

    不等江宏再骂,人已闪身离去。纯虚者见了,不知是何事,但也隐隐猜到了。一会,纯虚者问道,“虚祖,被收时天降芦中的始者何时能放?”

    “这个时机到时你自然知道,这却是你与他的因果,困他一段时间就是了。好了,你现在潜修去吧。若是,你不想潜修,很快大战就要来临,到时你能保住一些生灵就保拄一线吧。”江宏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纯虚者道,接着离开了。

    纯虚者刚离开,太上贡始居然出现在虚无中,很快就寻到了江宏。

    “你怎么把事闹成这样?”太上贡始刚见到了江宏就道,这些年,他一直不管事,就是想顺其自然,可是江宏的出现,不但插手,而且还弄出那么多变态的东西来,简直就是想狠狠打击始者,不得不提前回来。

    “这个什么意思?”江宏淡淡问道,他可不认为自己不管的话,自己的朋友有什么好结果。

    太上贡始知道江宏明白他说的意思,可却装傻,倒也无何奈何。

    “江宏,我知你的目标,就是让身边的人没事,还有就是寻那让江枫复活的办法,我可以告诉你,除非那人出现,否则后面的你不用寻了。”太上贡始道。

    江宏点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若他出现真能让江枫复活,倒也可以等,反正我现在最多的就剩下时间了。不过,我身边的朋友能不管吗?”

    “唉,难道你非要我和你斗一场吗?”太上贡始道。

    江宏:“好,你我便斗一场如何,分个高下。若是你胜了,我便不管,我若胜了,你便不管如何?”

    太上贡始听了,沉默半晌才道,“好,那我们到玄黄之外去斗如何,免得涉及到宇宙和玄黄变化。”

    “好。”江宏说着人已闪身到了玄黄之外。

    接着太上贡始也到了,两人面面相对。太上贡始知道,江宏的功力虽没有他强,可是境界已到,背后是无穷的力量支持。最生要的是,虚者化身为虚,却是守道之最,实是无法破之。

    江宏心中自是清楚两者间的差距,不过并不惧怕,手中拿出了青柳玄瓶。经过百年祭炼,威力更胜刚炼制出来时。

    太上贡始看到江宏手上之物,眼中光芒猛射,知道此物的厉害,道,“没想到,你居然能炼制如此宝贝。”

    “客气。”

    太上贡始不再废话,手中也拿出了一根竹杖,却是他刚证得始祖之初,在混沌中发现了唯一的一棵竹子,称为混元竹。

    “吃我一杖。”太上贡始道,手上轻轻一举,竹杖便已打到江宏面前。

    江宏冷笑一声,那妙树拿出来,轻轻一刷,便已把太上贡始的一击给御去,而且树上宝光之下,吸收了一丝那竹杖的精化为已有。

    太上贡始见了心中也是暗惊,怎么也想不到,江宏会把那宝贝成型时的天兆也炼制进去,简直是不得了。

    “贡始,你也吃我一刷。”江宏说道,手上妙树轻轻一刷,天兆独有的宝光冲天而起,宝光刚起,便已刷到了太上贡始面前。

    太上贡始知道天兆的宝光厉害,本想避开,但绝不能避,可又硬挡不得,只得用竹杖轻轻一划,道道青光挡住了那宝光。

    只是,天兆的光芒可是能挡能容万物,青光虽然强盛,可也正在慢慢被那万道宝光给容纳而去。

    “哼,太上贡始,你已经老了。”此话一出,宝光中,天女散花一般,无数珠露从中洒开,居然是江宏把妙树拿出来时,从中带出了一丝溺水,此刻洒出的正是此溺水。此水的厉害,太上贡始自知道厉害,也不敢让其粘到,身上只得发出光芒,将溺水挡了下来。

    太上贡始刚挡下溺水,发现竹杖上的青光已暗淡了下来,却是那宝光化去了其中精化,再看宝光反而更盛。更有甚至就要刷到他脸面上。

    现在,太上贡始若不是靠着变态的功力支持,早就被宝光刷到脸面上了。不过,现在若再这样下去,刷到也是迟早的事。

    太上贡始见此,另一手中多了一件玉玺般的玉印,轻轻一抛,就朝江宏砸来,不等砸到。江宏手上的妙树可是没有停下来,发出宝光后,宝光便已自动攻击,此刻那玉印砸来,拿着妙树轻轻一挡,便已将玉印给挡到了一边,上面原来光华流动也暗淡下来。

    江宏道,“太上贡始,我看你也是有力不会用之辈。”说着另一手上的玄瓶收了起来,拿出一个小塔来,正是那玄黄宝塔。轻轻一抛,似已压在了太上贡始的头顶上。

    太上贡始为了抵抗,只得用上全力,头顶上显出了一片混沌的花朵,这才挡下了玄黄宝塔的镇压。不过,宝塔也是光芒大盛,下面的混沌花朵也发出万道混沌气流死死的挡住宝塔。

    那玉印也没有停下来,仍不停地朝江宏砸去,可都被江宏的妙树轻松的给挡下来,而且每挡一次,刚才树中发出的宝光便强多一分,那竹杖的精化更是快速的往宝光中流去。

    如此僵持一会后,太上贡始道,“算了,我认输便是。毕竟,我境界与你境界相差无几,可是一身功力却是你的百倍,仍被你死死压制住,便算我输了。”

    江宏听了,淡淡一笑,手轻轻一招,所有宝贝便已回到手中。妙树也插在了玄瓶内,宝塔却已被收进体内。太上贡始也是收起了头上混沌花朵,接着手也是轻招,玉印和竹杖便收回到手中。

    太上贡始拿着竹杖摸了一会,道,“便宜你了。”说完,人已闪而离去。却不知前往何方。

    江宏见太上贡始离去,心中暗叫侥幸,这次若不是当初一个古怪的决定,收了那天兆,今天必输无疑。

    刚才太上贡始走时说便宜你了,指的便是江宏刚才靠着那天兆发出的宝光,化去竹杖的精化便已容进了妙树中,现在威力比之前更是强多一倍不止。

    想了想也闪身回到虚无中。

    刚回到大殿中,宏天和魔头早已在那里等待多时了,刚到江宏回来,魔头立即上前道,“嘿嘿,没想到靠着宝贝让那太上贡始认输。”

    “就是,这次看来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宏天道。

    江宏点了点头道,魔头前去帮一下龙虚者他们,宏天你便去帮下纯虚者吧,因为,纯虚者硬要插足其间,所以从始者对她大有意见,特别是她收了其中一名始者,现在简直是打得要生要死了。

    两人点头立即闪身去。

    其实,江宏和太上贡始打斗的时间里,天金虚者和龙虚者,还有极乐世界的佛祖,三人与那四名始者也争斗得厉害,也不知毁去了多少个空间,更是无数生灵被涉及,进入了轮回之中。

    纯虚者也一样,不过她那里好一点,虽然几位始者对她大为不满,都叫着她将那名被收了的始者放了。动手间,却是不敢过份逼纯虚者,因为从他们寻到纯虚者,都是纯虚者让着他们。

    在他们心中明白,能收了一名始者,并且困住,那是什么概念,知道其实他们根本不是纯虚者的对手,只是想着凭人多,好叫她将那名始者放了。

    很快,宏天便已找到了正在打斗的纯虚者,闪身过去,大声道,“你们给我住手,不然我便不客气了。纯虚者,你不用对他们客气,若是再乱来,便把他们收了也无防放。”

    “好啊。”纯虚者的修养虽好,可是老被一群大男人给这样缠住,也是很不爽,现在听到宏天的话,手中立即拿出了天降芦。

    宏天也拿出了万物轮回芦。两人手中拿着的东西几乎一样,而且都在手中把玩,那五名始者,其中隐始也在里面,地始反而不敢前来。他们见到两人手中拿出那东西,都停了下来。

    隐始上前道,“阁下究竟是谁?为何要干涉我等事。”

    “哼,你又干涉我的事干什么?”纯虚者冷哼道,接着对宏天道,“呵呵,我们是不是把他们都收了,待大劫过后再把他们放出来吧。

    “这注意倒不错。”宏天笑答道。两人说着居然真的把那葫芦口对准了他们,就要发动,吓得他们都闪身离去,隐始也不例外。

    “哈哈,全是一群软蛋,还以为很讲义气的呢。纯虚者,我看现在的情况你也帮不了什么忙去救那些生灵的,不如前去帮龙虚者他们一把,把大劫压制得提前结束却是最好的。”宏天笑道。

    纯虚者点了点头,道,“嗯,这就去。”

    “一起。”宏天说道,两人接着一起前往,以两人的实力不过眨眼间,便已寻到了他们打斗的地方。

    除了佛祖仍在混沌中外,龙虚者他们和那些始者几乎跑遍了宇宙,现在整个宇宙都被他们打法而涉及到,脱去了得亿万生灵的性命。

    在纯虚者,还有宏天与魔头的相助下,很快就结束了打斗。毕竟,他们手中所拿之物,简直能克万物。便是天始和那青年也进入了轮回中。

    江宏见差不多了,立即闪身到了混沌中,很快就寻到了地始,冷冷道,“当初,我说过,你必得要为江枫的事给我结果,现在是时候了。”

    地始大惊,想不到自己特意在暗中弄的这洞府也被寻到,不过并不是很惧怕江宏,他现在最怕的就是那几个让人又惧又怕的葫芦。

    “你想如何?”

    江宏淡淡道,“既然,江枫是形神俱灭,你也得形神俱灭便何。”

    “不可能,你不可能杀得了我。”地始大始道,毁地鞭毫无声息的就朝江宏打去,结果被江宏用妙树一刷,立即失去了功用掉落在地。

    心神一动,魔头手中的炼虚赤芦便已到了江宏手中,道,“你看这能不能杀你。”

    地始大惊,“这,那两人是你的人,你怎么会有此物?”惊恐的问道,地始便想闪身遁去,可是他惊恐的发现,他根本动弹不了。

    却是玄黄宝塔不知何时已把他镇压住。

    江宏把炼虚赤芦轻轻一抛,地始根本无法抵抗那股吸力,便已吸了进去。只心念一动,里面的无极阵一发动,生命之泉与溺水转动化成无极炼太极。

    结果,地始就这样被弄得形神俱灭。

    此人刚灭,魔头便已到江宏身边,江宏立即道,“此物虽是不能再增强威力了,但却过于霸道,你还是用玄黄宝塔吧,此物我收起来。”

    的确,炼虚赤芦连始都能灭得形俱灭的,实是霸道之极。不同宏天与纯虚者两人所用的,威力虽也是奇大,可却只是进入轮回。

    魔头听了也不客气,接过玄黄宝塔,便和江宏一起前往他们停止打斗谈判的地方。见到江宏和魔头前来。

    众虚者还有宏天和魔头都退到了江宏身后,只有江宏在前面。

    仅留下来的始者见到江宏,心中暗惊,想不到这次的事全在江宏手掌中,隐始倒也没事,不由上前道,“虚祖,现在已有一个结果,下界虽仍在杀戮,但却已没几个空间有生灵,却是我等之争造成。现在,希望你能把收取的始者放了。”

    “放他们倒也不是难事,但其中有三人放不得。一是地始,我已让他形神俱灭。”此话一出,从始者和身后的虚者心中发寒,见江宏看了他们一眼才继续道,“还有就是天始,与焚始,两人当年之事,今天得有个交待,所以他们必得进入轮回。”

    隐始听了脸色变幻不停,半晌后才沉重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简单了,江宏把人放了后,便领着众虚者回去,之前说的三人也受到了应受之劫。过后,便是江宏用青柳玄瓶前往宇内重新开辟空间,降甘露滋润万物。如此一来,江宏现在是不死不灭,只等那一人出现,便何。从此以后,虚者和始者也不再干涉宇内之事,太上贡始也想不到会是这样。

    (全书终)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第三十二集 第十章 始起劫末(大结局)-仙侠武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不灭之旅(全文字)》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麦天龙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