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诸神黄昏(全文字) -> 书目 -> 第二十五集 破灭后的开始(全书终) 第七章新的开始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十五集 破灭后的开始(全书终) 第七章新的开始

    耀眼的刹那、极端的女神光束,刺眼的巨大闪光,是两股毁灭的力量直接冲击,毁灭性的冲击余成往外肆虐而出,所到之处是一片破碎的虚无。

    最后瞬间施展“刹那”的雅典娜,身上圣焰若隐若现,脸上是耗费过多圣气的疲惫,抓准时机发动女神光束的露塔娜娜四肢粉碎,藉缆线连接于身上的女神炮,如今只成无数的碎片散落于崩碎的大地之上。

    “可恶!”没想到雅典娜除了无界外,竟还有如此恐怖的力量,露塔娜娜咬牙忍痛,虽想站起却己经无能为力。

    上头的雅典娜,看着露塔娜娜只剩最后一口气的惨状,向来总爱嘲弄对手的她,首次露出不舍的神情,这样的结果,虽是早在安排露塔娜娜成为最终兵器之时便己料到,然而亲眼所见仍是难掩心中的伤感,毕竟她是自己最得力、最信任的“手下”。

    “侬……”虽想说什么,却是怎样也说不出口,纵有满肚感伤的言语,然而在奥丁与波塞顿这两大对手面前,是怎样也开不了口,唯有把这无声的言语寄存于风中,让这火红的毁灭末日,纪录这有生命以来最伤感的一刻。

    微吸了一口气后,雅典娜目光再透射冷寒,回头看向独立于风中的鬼神、傲立于火海之中的恶魔,随着身上圣焰再起,雅典娜再现身为战神的气焰,“终于也来到这最后的时刻,你们这两个家伙,谁要先上!”

    天空,一片破碎的火红,在这碎裂的虚无中,炽热的风扭曲眼中火红色的景象,底下滚烫的融炎之海缓慢流动,吞噬战场上的无情,恍如呈现人性无止尽追求着满足**的贪婪。

    鹤立风中,魔剑半斜,白发的鬼神全身散发逼命的冷冽,冲动下的冷静,是掌握眼前敌人的动态,迟迟不出手的盘算,是捕捉眼下对峙的微妙。

    足踏红焰,圣焰延窜,金色的战神流露无敌的自信,把握时间的喘息,同是享受短暂片刻的战栗,更是等待将起的刹那、期待着杀敌的唯美瞬间,还有结束后的完美满足。

    狂立火海,魔气催涨,黑色的恶魔展露狂猛的霸道,饮血过后的兴奋,是毫不满足的贪婪、是更嗜血的饥渴,也是更凶残的变态。

    最终的一战、也是日后不被人知的过去,以破碎的虚无为背景、以灭绝的焰海为舞台,三分的对峙,是三样不同的心绪,对峙虽是持续,然而这最终的一战,早随着三人目光交会的瞬间己然展开。

    同时掠冲而出的三方身影,瞬间的交会、刹那的冲突,只见融炎之海高淹而起,只闻一声轰隆的巨响,不过两秒的短暂,冲突顷刻而止,再度退回原地的三人身上,各添伤痕。

    再下一秒,没有趁机调息,白发的鬼神托剑划焰攻势再出,虚空留迹的快绝,剑吐锋寒的冰冷,目标锁定,竟非力疲的雅典娜,而是己成为真正恶魔的波塞顿。

    波塞顿大喝一声,随以左手勾爪迎上奥丁魔剑,爪翻指扬之间,与奥丁手上魔剑交进点点星火,溅洒而出的黑色碎片,弯曲几近半折的魔剑,此时不退的交锋,是鬼神步步进逼的快剑连环,亦是恶魔退无可退之下的拼命一搏。

    奥丁虽是快剑点落,势如星雨直攻其要害所在,却也因为如此,反使得波塞顿得以轻易掌握,除了双手勾爪撕裂划出,身后长长的尾巴更如鞭般,从奥丁难以应付的角度刺入,就算奥丁手上快剑足以突破,然而一当波塞顿释放魔魇而出,纵是鬼神也不得不暂退避过。

    突然间,奥丁手中剑势猛然一变,不再是快欲奔电,而是势若斩日,久攻不下的攻势转变,不再是专注要害强攻,而是遇神杀神、逢魔斩魔的霸道,剑锋所到,波塞顿水银之体不再完整,剑落下的两半、剑走过的破碎,虽是很快重组完整躯体,然而不知为何,这时恐惧却是无声无息爬上心头。

    波塞顿紧张下的反应是急忙鼓提魔魇而出,但这时奥丁剑势再变,轻削、薄砍,不与勾爪硬拼,而是看准魔魇之隙的进击,攻势下的决心,是不给子喘息的持续逼杀。

    虽有不死不灭的水银之体,然而切肤碎体之痛,却仍是毫无止尽的痛苦折磨,怒极之下的全力反扑,是波塞顿掌起怒涛魔浪推出。

    未料奥丁竟是不退不闪,以身体硬接这狂猛的一掌,一掌击实的感觉鲜明,但波塞顿脸上非但没有得意,反是从错愕中变为惊恐,因为这日才额间剧痛己然传来。

    炽热的浓烟淹起不息,激战后的回归平静,风中这时只闻鲜血滴落的细微声响,随着烟消,砰然倒落的巨大身躯,脸上是不愿接受事实的愕然,渐停的喘息、渐止的心跳,不完美的最强恶魔,终于饮恨于鬼神剑下。

    击败波塞顿,鬼神也终压抑不下体内沉重的伤势,这一瞬间完全爆发而出,痛的感觉随着化身鬼神的意念瞬间中断,正完完全全的沿着体内神经清楚传递。

    此时奥丁身上止不住的鲜血,不断从身上数不清的伤口涌出,啪搭啪搭,鲜血滴落脚下碎石的声响,就如生命即将走至终点的旅程,做出最后的倒数计时,奥丁紧咬着牙不哼一声,任鲜血从牙跟流出滑落,正是强忍骨碎的痛,肉裂的苦。

    曾面临过无数生死关头,却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般的感到疲惫,想要就此放弃挣扎,想就此直接躺落大地,任体内鲜血流尽的同时,好好欣赏着红色的破碎天空,然后静静迎接死亡的到来。

    过去曾好几次不甘心的折返地狱之门,但这时却是真正渴望死亡,盼望踏入死亡的世界,也许死亡的世界就如想像中的黑暗、冰冷,但想到那里有自己的战友,有自己的兄弟,还有一生的挚爱,突然间不再觉得死亡恐怖,反而认为比起这只有自己孤独存在的世界,地狱还来得美丽、温暖。

    可是心里虽这么想,脑海中却有另外的声音催促着自己,怂恿着自己再开一次修罗之门,再入鬼神之道。

    “若非道仙灵体为你挡那一下,你早跟这家伙死在一块,不过承受间接的冲击还能站起,侬倒看看鬼神的意念还能支撑多久!”

    话说之际的出手,是调息完毕的雅典如时旨凝圣芒,运行枪式隔空刺出,只见强猛的螺旋指劲带起身前红炎火石,形成一条火焰长龙张牙噬出。

    伤重的奥丁原是透露着疲惫的目光,猛然一变冰冷,再度涌起的力量,让奥丁在逼命一瞬之间提剑一挡而下。

    “啧啧,只为现在而存的鬼神意念真让人激赏,可惜……”

    嘲弄眼神,一声可惜,圣焰再提的战神,指气轻扫一旁无边的破碎虚空,只见指劲到,圣芒快速隐没,粉碎的大地、碎裂的苍弯,尽消尽灭于瞬息一闪的金色光芒中。

    奥丁强撑精神,咬牙挺起有如千斤重的身体,看着雅典娜这对空发出的一指,奥丁一边喘息一边说:“刻意释放力量,是你认为这样才公平吗?”

    “侬只是觉得圣气积压太久有点变质,难道你不觉得变得暗沉的金焰,破坏了侬一身的美感吗?”

    自嘲的笑语、刻意的舍弃部分力量,眼下最终的最后一战,因为无需再有保留,而进择对等的公平一战。

    奥丁拄剑撑着满身是血的身体,承受着奥丁体重的魔剑,剑脊微微半弯,经过连番激战后,原本锋利的魔剑早是满布缺口,随着剑上光华一一剥落,正是剑上再增添数道裂痕。

    当奥丁把剑从地上抽出,发自剑上的一声清脆剑鸣,似乎正告知主人,它将与主人共进退,迎战当世最强的战神。

    “好!就让侬看看鬼神的最后意念,能否超越傲红池那疯子的偏执!”

    随话而出暴窜起的圣焰,金黄色的光辉快速掩盖一地的破碎,灿烂的金色空间内,充斥不散的圣芒是战神无尽战意的升华,指尖透射的圣芒,快如电光瞬闪,急如流星奔驰,是当世最刁钻的一指,也是纵横三界的无界七式中,最极端的狠辣。

    面对雅典娜刁钻的攻势,奥丁一声沉喝,足下轻点,身如风行冲入重重指影之中,魔剑刺出,血红剑芒在身前画下一道道锐利的血红,连削带刺是以快制快,毫不退缩的迎上雅典娜手上如浪滔般的无尽攻势。

    瞬间的快速交锋,引爆的冲击粉碎两人脚下的大地,而留下不到五明的方圆,正是指芒与剑影交织的冲击空间。

    延续当年未完的一战,此时眼中的彼此是不再保留的全力出手,快绝的指气,一指接着一指就如劲射的飞箭,不但快而且重,奥丁运剑迎上,化身鬼神的意志,让他再忘伤口的痛,同时不容许败亡的意志升华,剑之速全然跨越了**极限。

    雅典娜的指运枪式、奥丁的魔剑奇招,紧凑的交击,是持续不减的激烈,转瞬间铺掩而下的圣芒,与逆芒而上的剑光,同时吞没眼中的彼此,在这破碎的天空下,清楚留下这最终决战的激烈篇章。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交手多少招,互不退让的两人,同时感受到手的感觉正逐渐剥离,纵然彼此战意无穷,然而当身体逐渐跟不上脑中支撑的意念,几乎是同时的分开,两人不约而同拉开了与彼此间的距离。

    分开后,奥丁把握时间调息体内急喘的呼吸,低头看着握剑的手,进裂的虎口正不断涌出鲜红的血液,奥丁很快撕了一块长布条把虎口与剑紧紧缠住,再开口是由心的赞叹说:“好沉好重的指劲!”

    “你的力道也不差。”

    虽然不像奥丁虎口整个进裂,然而此时雅典娜发麻的双手,至今仍气力难提。

    短暂的调息过后,目光再度交会的瞬间,又是不约而同的催式再出,雅典娜再出手,指劲运行再出,再发的指气圣芒竟是快到不闻声,不见影,不到半秒,金色圣芒己如暴雨漫天袭落。

    惊讶着雅典娜此招的快,刹那间整个变色的空间内,奥丁连忙脚点身退,避开急刺来到心口半寸的指气圣芒,步移身旋,是挟魔剑锋芒带起剑流划开金色的气焰,对准再度来到的指气圣芒一剑刺出。

    瞬间圣芒、魔剑刹那交会,冲击随声而起,应声给震飞的鬼神,握剑之手再落鲜红,崩裂的魔剑再增缺口,而弹身正欲追击的战神,却因身上圣洁的战甲当场粉碎,不禁停下追击的动作,反是奥丁一个回气,弹身再上,剑如织电,反击再出。

    “哼!”雅典娜冷哼一声,指气再出,是无界六式连环施展,再会抢攻来到的奥丁。

    顿时,只见虚空指影、剑芒纷纷,伴随着清脆的弹剑声不断传出,是一**撼动天地的冲击,是一道道撕裂空间的冷冽,更是互不相让的生死之争。

    此时战圈内己是仅存毁灭的空间,战圈外则是正走向灭亡的世界,不远处破碎的天空逐渐变色,像是急促敲击的无声战鼓,鼓动战圈内两人的意念,燃生更强烈、更狂猛的战意,升华成眼中对彼此的无尽杀意。

    这时的雅典娜,原本圣洁的身体,早己沾染奥丁身上豁稠的红色鲜血,奥丁手中的魔剑,则遭圣焰纹烙驱之不散,这互相交换的颜色,是意味着战况的激烈程度,更是毫不退让的勇者风采。

    如今的战斗与其说是强者的对决,不如说是两头猛兽缠咬斗狠,因为这两人脸上,此时仅有的是击杀眼前对手的执念,仅存的是扑杀眼中对手的杀意,谁也不退,谁也不让,恍若正立足于退无可退的峭仍方寸之间,稍一后退,便是失足坠落无底的死亡深渊。

    不约而同轰出的一掌,不约而同印上彼此的胸膛,被掌劲击退的两人,各自撞入后方积堆的碎石泥块之中,方才交手的胜负,两人心中有数,沾上腥血尘埃的战神率先爬起,不再干净的脸上虽少了几分出尘的气质,却是多了几分真实的美感。

    不曾败北的传说战神,此时周身袅袅烟雾弥漫,是因伤口炽热的金色血液滴落大地烧灼而起,而冷寒的脸上,冰冷的金色双眸不再只有战意杀念,而是随着伤口的金色鲜血不断流出,露出力尽的疲态。

    “你的韧性,着实出乎侬的意料之外,可是这也只是你临死前的最后挣扎,再来的一招,将为这一战划下完美的句点。”

    疲累下勉强挤出的话语,字里仍是不改一贯的轻蔑,雅典娜强力再提圣气,随着周身金色光点散出,覆盖天地的耀眼极光,正是禁招“刹那”发动前奏。

    眼看雅典娜将起禁招,奥丁提聚体内的最后力量,勉强抬起己经满布缺口的魔剑,剑上再起的黑色气焰,是奥丁鼓尽体内最后的力量,人再冲出,是以剑为这战划下最后的句点。

    就在这时,一道霸气十足的身影,手持魔战枪冲入即将冲击的战圈,霸道的枪尖锁定奥丁刺出,突来的不速之客,让雅典娜、奥丁脸上同时变色,想收式却己来不及。

    最后的冲击,也是为这“最终”划下句点的一击,指起“刹那”的雅典娜、枪出意外的亚瑟,与豁尽全力劈出最后一剑的奥丁,三人身影交错而过,乍然沉默的空间,动也不动的三人,瞬间的一切平息,恍若是天地也屏息注视这场恶战的胜负瞬间。

    乍闻锵然一响,随之四射的暗红色光华,来自难逃碎断命运的魔剑,这时贯穿心口的指气引爆,一直挺立不倒的鬼神,终于倒落自己的血泊之中,目光不再冰冷,没有丝毫悔恨,而是坦然的接受败亡的命运。

    对他而言,他己经完全尽了力,也彻底忠于自己的信念,如今他能坦然的死去,去死亡的世界无愧的面对为自己而死的战友、伙伴,以及永远紧握挚受的手再不放开。

    逐渐模糊的视线中,隐约可见身旁驻足不动不言的战神,缓缓放下最后没把“刹那”用尽的指头,天空逐渐黯淡的火红余晖下,隐约可见战神的脸没有半分胜利的喜悦,没有辉煌战绩再添一胜的得意,反是出乎意料的露出哀伤。

    “心碎的滋味痛吗?”

    冷惜的一句话,出自向来只懂冷潮热讽的战神口中,也许是当击败了奥丁,驻足最强顶峰、再无目标的不败战神,再次感受到了孤独的空虚。

    “**上的碎心之痛,远不如失去挚爱、挚友的心碎之痛,如果你有感情,相信你也会认同。”

    “如果没有这家伙,也许败的会是侬。”

    说话之时,带着哀伤的眼眸看向给一剑拦腰斩断的亚瑟,这最终的结局,对写下自认完美剧本的她而言,是意外下最可笑的结果。

    “如果没有他,结果只是两败俱亡,因为你最后不也进择了放弃。”平淡且老实的回答,是明白雅典娜手中的禁招到最后并未用尽。

    “你……觉得侬该给这世界再一个万年吗?”

    “如果你觉得这世界仍存在着希望,就让它继续,若是你对这世界己然痛心,那么放任毁灭未尝不是好的结果。”

    说完最后一段话后,沉重的眼皮慢慢阖上,模糊的视线中,仿佛见到向来高傲的雅典娜脸上变得哀伤,隐隐之间,更似乎见到在她的脸上挂着两行金色的泪痕。

    是幻觉吧!

    奥丁这样对自己说着,随着意识逐渐迷离,随着原本沉重的身体突然轻了起来,感觉就像是给一双温柔的双手托浮着,然后四周一片原本变得黑暗的空间,闪耀金色的光华,那一瞬间,过去的回忆片段开始在眼前一一重现流走。

    昔日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今日回顾觉得好笑,过去心碎泪尽的情景,如今看来只是心中再一次的感动,画面走到了最后,是仅存一片褪去金色包装的空白,接着陆陆续续出现了自己所熟悉的每个朋友。

    只曾在意识里交流过的年轻克雷姆,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俊美无瑕的特亚修,脸上洋溢着自己从未见过的满足笑容,凌方仍旧一身傲气,月舞天仍是一贯冰冷,而当兰妮雅任性的强牵着自己的手,走向眼前空白的深处,迎接着自己的是,一脸淘气笑容的苏芸,还有娇羞的、低着头一身洁白如雪的苏菲……

    一望无际的蔚蓝晴空,耀眼的日光,温柔的洒落在辽阔不见边际的大雪原上,微隆的雪堆旁,一头全身毛绒的雪兔,睁着大大的眼睛,像是在找寻什么似的左右张望,突然间远方平缓的脚步声传来,给惊动的雪兔急忙的跳离,躲入一旁的小洞。

    不久后,雪原的另一头,缓缓走来一对同是身穿银白雪裘的男女,女子脸上泛着温柔的微笑,眼中闪耀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身旁男子的脸上,是一副幸福的小女人姿态。

    男子脸上表情显露不知何故的紧张,雪帽下露出的发丝,折射着日光的银白,他的手紧紧牵着身旁的女子,恍若是深怕一放手就会失去般。

    “呵,瞧你紧张的,那里又没有会吃人的猛兽。”

    雪帽下的轻笑,好听的恍若天籁一般,手中温柔的动作,是替眼中深爱的男子拭去因紧张而冒出的汗珠。

    “我……”

    看着男子的欲言又止,她索性拉着男子停下脚步,然后不在乎的说:“眼看只要通过这大雪原就到达香格里拉,如果你改变主意了,我们就立即回头。”

    “不是……只是……”

    “你啊!放轻松点!就算是近乡情怯,你的反应也未免太夸张了,是不是给那慢吞吞的小丑传染的啊?”

    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她一边调侃,更忍不住笑了出来,而她美丽的笑屠,让他一时着迷。

    好一会后,他才不舍的抽离目光,然后看着远方雪白的尽头叹息说:“唉!真没想到,我真有回到香格里拉的一天。”

    “是啊!圣战之后,算算日子也过了三年,当日若不是兰姐姐跟路西弗,菲菲也没办法如此幸福的陪伴在你身边。

    “要不是雅典娜用尽一身的圣气,把你从鬼门关带回来,菲菲就算活了过来,也要再自杀一次。”脱下了雪帽,露出了让人惊艳的容貌,是圣战后,与苏梦并列为云梦最富影响力的两大美女之中的苏菲。

    “我常在想,她为何要救我?为何当日说要毁灭这世界的她,最终却反而阻止了自己导演的一切?”

    “也许她被你所感动,或许她最后认为这世界还是存在着希望。”

    “老实说对她,我心里仍矛盾得很,毕竟凌少是丧命在她手下。”

    “事情都己经过去了不是?介怀着过去的仇恨而选择复仇之路,只是让自己再一次被束缚。再说,当她与仅剩的神再次苏醒也是万年之后,到时候你跟菲菲早己沦为历史的一部分。”

    “是啊!希望万年之后的世界,会是她所期望看到的和平世界。”

    “呵,管他未来的世界如何,那都己经不关我们的事,眼下最重要的是,在天黑之前赶快通过这大雪原,然后好好泡个热水澡。”

    “对了,那时我记得你不是曾说,香格里拉有你留下的风中讯息,现在可以跟我说吗?我己经是个平凡人,根本就没能力听风的言语。”

    醒来过后,赫然发现体内的力量早己不再,昔日曾轰动整个云梦大陆的白发魔剑士,如今只是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

    苏菲脸上一红,然后说:“就算菲菲脸皮再厚,那种话也不可能当着你的面前说的出口,谁叫你傻,在要出发之前,没去跟希特借可以倾听风中讯息的‘风锣’。”

    “说到希特,我们不去参加他跟苏梦的世纪婚礼可以吗?”

    “傻瓜,我们都己经走到这边了,你再说这些有啥用,再说人家希特现在身为云梦两大帝国之一的王者,他跟梦妹的婚礼不知有几万人会去参加,就算少了我们,也不会有人注意。”

    “是啊,就是因为我傻,所以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开你这全云梦最聪明的风之女神。”

    “少恶心了!快走吧!如果你对菲菲再好一点也许哪天菲菲会教你听风中讯息的诀窍唷。”

    就在奥丁与苏菲离开后不久,后头又缓缓走来一道身影,是身披着厚重斗篷、吃力的扛着半个人高行李的魔术师杨。

    只见他苦着一张脸,看着越走越远的奥丁与苏菲,己经累垮的他扯开喉咙抱怨叫:“喂,我的好主人还有大姐头,你们也走慢一点啊!”——

    全书完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第二十五集 破灭后的开始(全书终) 第七章新的开始-玄幻奇幻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诸神黄昏(全文字)》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月下狂想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