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魔法学徒(全文字) -> 书目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切的终结、新的开始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切的终结、新的开始

    静静地躺在这冰冷的石台之上,恩莱科根本就不想爬起来,她此刻总算知道为什么,克丽丝和安其丽不想让她知道这具身体的存在,胸前那微微凸起的**解释了一切,恩莱科甚至用不着检查其余部分也知道,这具身体应该属于女性。

    她实在不知道此刻她应该算是什么?是恩莱科?还是费纳希雅。

    这种感觉很奇怪同样也有些槽糕,不过她绝对不会忘记,在远方的卡敖奇王国的领地,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战斗,她还不知道战斗是否已然结束,那个不死不灭的怪物是否已然被它自己所拥有的力量彻底吞噬。

    从石台之上爬起来,拂去身上的灰尘,她径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此刻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是换一件衣服,身上披着一条狭长的白布肯定不能够出去见人。

    将隐身魔法施展在自己的身上,她飞快地闯了出去,也许是因为更换了一幅女性的身体,久违的女性的羞却再一次回到了她的身上。

    仿佛是一阵风一般的刮进门去,她翻箱倒柜开始寻找适合她的衣服。

    翻动柜子的声音显然惊动了独自一个人在家中的小丫头,只见小丫头手持着那把自己亲手为她打制的锋利弯刀,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看她那个架式显然已然打定主意和闯入者进行一场殊死搏斗。

    恩莱科并不打算让小丫头砍上一刀,尽管以小丫头的实力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她连忙散去了笼罩在身上的隐身魔法。

    从小丫头那张大了嘴巴显得惊讶异常的神情,以及她立刻变得恭顺起来,并且乖乖垂下了那只持有弯刀的手,恩莱科绝对可以肯定,这个小丫头十有**曾经看到过这副被藏起来的身体。

    “您又复活了一次?

    您受到如此沉重的伤害?

    谁拥有那么强大的能力,能够令神情,不过在恩莱科看来己不至于笑出来。“小丫头立刻表现出无比关切的这个小丫头显然在努力令她自”战争恐怕已然结束了,你的部族和家人即将回到格兰特城。“恩莱科说道。

    这番话令小丫头的神情显得肃然起来,她确实无时无刻不再为部族和家人的平安而祈祷。

    “我得尽快赶回卡敖奇,有一个强大无比的对手还不知道是否已然被克丽丝收拾了?”恩莱科忧虑地说道。

    听到这样一说,小丫头连忙跑了过来,对于家里的一切,显然她远比恩莱科清楚得多。

    不过她翻了半天,找出来的全都是克丽丝的衣服,虽然自从小丫头和她们生活在一起之后,就从来不缺乏洗衣服的人,不过克丽丝所拥有的衣服的数量好像并没有减少。

    “或许,我到别人那里借一套。”小丫头诺诺地说道,她偷眼瞧了恩莱科一眼,立刻转过头去,因为她非常害怕自己会不由自主地笑出来,此刻她才真正相信,当初克丽丝说过的那些事情一点都没有错误。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小丫头飞也似地跑了出去,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抱着一堆衣服回到家中。

    恩莱科再一次感觉到挑选衣服是一种痛苦,特别是一大堆衣服里面根本就没有一套适合他的时侯。

    这些衣服不是太肥就是太大,挑了半天,恩莱科也没有找到一件适合此刻的她穿着的衣服。

    长叹了一声,恩莱科从柜子里面取出了一条原本属于克丽丝的长裙,克丽丝的尺寸她是知道的,虽然稍微大些不过至少能够穿上。

    她一边更换着衣服,一边偷眼观瞧,从小丫头那压抑着的笑容之中,恩莱科甚至有些怀疑,之所以挑选不出一件能够穿着的衣服,是这个小丫头刻意搞的兔,家里缝缝补补的工作全都由她完成,她绝对不会不知道自己所穿的衣服尺寸。

    虽然有所怀疑,不过她却没有丝毫证据,更何况此刻她也没有丝毫精力来管这些事情。

    穿着停当,她径直走出房门,出门就可以看到一堆残破的废墟,云中之城至今没有重新修整,到处是战争留下的痕迹。

    虽然没有克丽丝的大地战车和传送魔法那样方便迅疾,不过以恩莱科此刻的实力,远距离飞行也并非是什么难题。

    仿佛闪电一般划过天际,一道无形的风的屏障阻挡在她的前方,将那迎面而来的狂风逼开,电的能量被召唤到她的身边,它们是最迅疾的马匹同样也是最好的驾御者。

    当夜色渐渐笼罩大地,当大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广阔的卡敖奇大地显得异常苍凉,这里原本是无比繁荣热闹的所在,而此刻却完全笼罩在一片死亡一般的寂静之中。

    一路之上她已然飞过了好几个曾经十分繁华的城市,但是此刻她所看到的确实一片漆黑以及那倒塌在这片漆黑之中的残垣断壁。

    这些城市看不到一丝有生命存在的迹象,甚至连一裸树木一片草丛都看不到,这显然正是那不死不灭的怪物所造成的毁灭。

    看着眼前这一切,飞行在云层下端的她暗自猜想,经过这场浩劫,无论是卡敖奇还是蒙提塔,都应该不再拥有继续战斗的能力和意愿了吧。

    也许和平将因此而真正降临到这个世界,不过只要想到为了得到和平而花费的巨大代价,她便感到无比悲哀。

    正当飞翔在天空之中的她感到无奈和仿徨的时侯,突然间她看到远处的天空之中闪烁着几点亮光。

    对于这种微弱黯淡的灯光,她一点都不陌生,那是卡敖奇空中战舰之上的灯光。

    从那片灯光看来,这已然是卡敖奇王国所剩下的仅有的一支空中舰队,出动如此规模的空中舰队,倒底意味着什么,对此她无从猜测。

    唯一可以肯定的便是,她没有感受到丝毫紧张的气氛,如果这支舰队想要偷袭某个目标,它们就绝对不会亮着灯前进。

    无数怀疑和猜测令她朝着最前方那艘最为庞大同样也是最为气派的空中战舰飞去。

    在那艘空中战舰的上方,在船头的位置,她愕然看到一个她所熟悉的人正站立在那里。

    和已往任何时侯一样,米琳达总是显得丰姿卓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她显得和往常有些与众不同。

    “真是意外,竟然在这里遇上你,费纳希雅小姐。

    米琳达叹了口气说道。

    从空中飘落下来,同样站立在船头之上,此刻即便不想承认自己是费纳希雅也根本不可能。

    “战争是否已然结束?”费纳希雅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是否需要我签署一份投降协议?此刻的我已然拥有了这样的权力。”米琳达淡然地说道,看到费纳希雅的脸上再一次显露出那略带迷糊的神情,她再一次长长地叹了口气解释道:“我恐怕已然和希茜莉亚一样,那个曾经爱着我,并且给予我皇后称号的人恐怕已然死去,他在临死之前将一切权力移交到了我的手里。

    这显然大大出乎费纳希雅的预料之外,不过她立刻想起另外一件事情。

    “如果你同意令战争结束,你的哥哥和海格埃洛是否同样会答应?”费纳希雅满怀忧虑地问道。

    “对于这件事情,你绝对可以放心,无论是我的哥哥还是海格埃洛都将再也无法提出反对的意见,因为他们俩恐怕同样也已然死去。

    说到这里这位坚强并且怪异的女人突然间停顿了下来,两行眼泪悄悄地顺着她的脸颊流淌了下来。

    “也许是奇迹降临人间,在临死之前,我那个冷酷无I清的哥哥居然显露出一丝温情,正是他将活下来的希望交换给了我,而他自己则留下来面对他当年最为信赖和仰仗的人物。

    听到这番话,费纳希雅已然明白了一切。

    “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去看看那个埋葬他们的坟墓?”

    米琳达用极为低沉的语气问道。

    费纳希雅眺望了一下远方,就和她复活过来所看到的一模一样,那片平原此刻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深达数百米的坑洞,这个坑洞的半径几乎有一百七十公里,但是在那里却丝毫看不到克丽丝和那个怪物的踪迹。

    费纳希雅又匆匆扫视了一眼其他地方,她同样毫无发找寻不到克丽丝,这还好理解,但是那个怪物却是如此庞大,丝毫看不到它的踪迹,恐怕只能够认为,将混沌晶壁印刻在它的生命印记之上的策略已然成功。

    “好吧,我跟你一起去,无论是海格埃洛还是你的丈夫,我对于他们都不存在任何怨恨,也许令我们成为仇敌是宿命的安排。

    对于费纳希雅的话,米琳达只能够用沉默作为回答。

    两个人仍旧站立在船头,对于武技达到了她们这般境界的人来说,这里并不比那狭窄的舱室之中,更难以忍受。

    看着远处那苍茫的大地,看着天地间毫无生气的漆黑一片,费纳希雅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如果从来没有发生过这场战争,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米琳达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也许这场战争并非全都是坏事,事实上,无论是卡敖奇还是莱丁,甚至包括你的故乡索菲恩王国,都已然走到了穷尽的时侯,如果没有任何变化,最终我们都将走向毁灭和消亡,只不过那将是一场无声无息的死亡,没有太多的痛苦,就像是窒息。

    “真是你和那几个来到卡敖奇的魔法学徒,将一切彻底改变,所有的一切,无论是古老的索菲恩,高傲的卡敖奇,还是阴险狡诈的莱丁,一切都已然发生了改变,我不知道卡敖奇是否仍旧能够存在,这已然不是我们所能够决定的事情。

    “就在刚才我已然得知,卡敖奇王国的西线兵团已然向你的祖国索菲恩全线投降。索菲恩大军将毫无阻挡地顺利开进维德斯克,卡敖奇的陷落已然只是时间问题,我坐在皇帝宝座之上的日子恐怕所剩无几。

    “不过对于我来说,那已然是最好的选择,和蒙提塔人比起来,索菲恩人恐怕是更好的征服者,我情愿向那位女王陛下鞠躬投降,也不想面对愤怒而又悲伤的寡妇王后。

    米琳达淡然地说道。

    “索菲恩绝对不会想要吞并卡敖奇,事实上是卡敖奇王国的野心毁灭了你们自己。”费纳希雅说道。

    “也许你说得一点都不错,不过只要有地位的差距,有高地上下的分别就会有纷争出现,强权和争端必将随之而来,对于国家和国家来说,那便是战争。”米琳达说道“你能够消去人们心中的贪婪和**吗?也许身为灵魂之神的降神者的你确实能够做到这一点。

    “也许可以找到另外一个途径,去发泄贪婪和**。

    费纳希雅叹道。

    “就像恩莱科当初在斯崔尔郡所作的那样?也许这确实可行,反正这个世界已然掌握在你们两个人的手里,随便你们任意塑造,我相信以你们两个人的名望和实力也许是唯一能够做到这一切的人选。

    说到这里米琳达稍微思索了片刻,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不过谁又能够保证你们所设想的一切随着漫长时间的推移不会变成另外一幅模样,当年建立卡敖奇王国的那四位英雄恐怕绝对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这个王国将以这样一番凄惨的景象落下帷幕。

    “更何况在此之前,还有另外一座辉煌壮丽的高峰,古代魔法帝国的光辉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度能够超越,但是那个帝国不是同样在战火之中化为灰烬?”

    费纳希雅看着远方的天空,看着那闪烁的星辰,悠然说道:“也许得有人守护这个世界,也许有的时侯,水恒的生命并非毫无用处。

    米琳达轻笑道:“以你们几个人的力量倒是完全有力量追求那古代魔法帝国最辉煌的成就,这样一来你们岂不是就成为了新的神灵,也许我现在就应该变成你的信徒。

    对于米琳达的嘲讽,费纳希雅只能够淡然处之,她很清楚米琳达的性格,能够开始嘲讽,便意味着她已然渐渐忘却了悲伤。

    正当这个时侯,空中战舰渐渐降落了下来,拥有窥探之眼的她丝毫不受黑夜的影响,她能够清楚地看见那连忙起伏的山脉,同样也能够看清那巨大的开阔的矿坑。

    看着眼前这一切,费纳希雅这才明白,为什么拥有着窥探之眼,她们仍旧无法看透卡敖奇人的部署。

    也许强大无比的魔法力量并非能够决定一切。

    从空中战舰之上下来,她们俩并肩走在最前方,这深邃无比的矿坑之中一片寂静,如果说它是一个巨大的坟墓绝对不会有人怀疑。

    那拖拽众人上下矿井的吊索仍旧在原来的地方,不过看守吊索的侍卫已然倒下,他们的身上没有丝毫的伤痕,那吐出的眼球和布满额头的道道青筋证明他们的死因是精神衰竭。

    费纳希雅径直朝着矿井底部飘落下去,在她的身后紧紧跟随着米琳达。

    数百米R的矿井底部,对于两个拥有施展魔法的能力的人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不过越往下矿井里面的空气越发显得稀薄,想必管理鼓风机的人同样已然死亡。

    对于常人来说,如此稀薄的空气足以令人窒息而死,但无论是费纳希雅还是米琳达都并非是普通人。

    向前走去,一路之上到处能够看到横七竖八的尸体,这些人毫无例外全都死于精神衰竭。

    那魔法的灯盏仍旧照亮前方的通道,在灯光最辉煌灿烂的所在,她们俩看到了两具尸体和一个奄奄一息的人。

    看着那两个已然死去的人,米琳达的脸领之上再一次挂上了一道泪痕。

    和那些因为精神衰竭而死去的人比起来,荷科尔斯三世显得安详而又平静,显然他的伤势令他没有承受过多的痛苦和折磨。

    更令米琳达感到悲伤的是她的哥哥,一生处心竭虑,一辈子谋划着各种计策,以智慧和谋略着称的这位卡敖奇宰相,他的脸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血筋,显然他那卓越的头脑,同样也令他在临死之前饱受远比常人更多的痛苦。

    米琳达静静地看着她的哥哥,在她的记忆之中,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哥哥所表现出来的亲情,而这唯一的一次,却已然成为了和她的7]C别。

    那唯一还活着的人正是海格埃洛,也许是因为他那坚韧的意志力和强大无比的圣骑士的意志令他得以存活至今,不过看他那茫然失神的样子,显然这已然是他的极限了。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活到现在,也许是强烈的求生**,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不过此刻的海格埃洛早已经不是当年那幅意气风发的样子,他那头金色的头发此刻无力地贴在他的额头之上,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血色,就连那原本犀利锋锐的目光此时也变得异常涣散。

    费纳希雅静静地站立在这个人眼前,往昔的那一连串经历再一次在她的记忆之中翻腾起来,虽然那只是一个大大的玩笑,不过却令她感到一丝淡淡的愧疚。

    她不知道那个怪物是否已然被克丽丝所封印,也不知道那个古老的诅咒是否因此而终结,不过此时此刻她却清楚地知道,那个拥有着悠远的历史,令海格埃洛世世代代的先祖痛苦忧愁的诅咒即将完结,因为那位古代英雄的最后一道血脉即将断绝,从此之后这受到恶毒诅咒的家族将再也没有继承人。

    费纳希雅清楚地感觉到海格埃洛的灵魂即将飞散,怀着那一丝歉疚,她将手掌轻轻地贴在了海格埃洛的额头之上。

    当年那两个小妖精能够在别人的意识之中创造出幻觉,这对于此刻已然精通所有精神魔法的她来说,更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费纳希雅仿佛在缓缓地浏览着海格埃洛的记忆一般,她终于找到了她想要寻找的东西一一那个没有完成最终成为了一场闹剧的订婚典礼。

    费纳希雅在那最辉煌灿烂的一刻停了下来,她缓缓地操纵着海格埃洛的记忆,让这些记忆再一次流淌过他那已然即将消散的意识。

    令费纳希雅感到惊诧的是,她居然从海格埃洛的神情之中看到了一丝忧伤,对于一个即将死去的人来说,这几乎难以想象,她只能够将这一切认为是当初那场打击对于这位太阳之子来说太过沉重和致命。

    当记忆流淌到那最为灿烂辉煌的时刻,费纳希雅曾经有一丝犹豫想要将那一刻从海格埃洛的记忆之中抹去,但是海格埃洛脸上那黯然神伤的表情令她无法这样做。

    那最为辉煌的一幕缓缓从海格埃洛的记忆之中再次流淌而过,再一次令费纳希雅感到惊讶的是,她居然从海格埃洛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丝沉醉和迷惘,看到那幅眼神,费纳希雅已然清楚,那一幕对于海格埃洛来说是多么珍贵。

    操纵着海格埃洛的记忆,费纳希雅改变了那最为灿烂辉煌一刻之后的所有记忆,不再有那段仿佛是闹剧一般的舞会,更没有舞会当中那突如其来的逃亡。

    一切都在平静和淡然之中继续着,奢华热闹的宫廷舞,优美的音乐回响在那广阔的大斤之中,没有那对皇帝夫妻的打扰,所有的旁人都变成了陪衬,虽然费纳希雅并不打算令这被改变的记忆之中显露出任何温馨美妙的感觉,不过她却从海格埃洛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笑容,那是异常温柔和满足的微笑。

    费纳希雅清楚地知道这种无比满足的感觉来自海格埃洛的灵魂深处,这种强烈的满足感甚至令他的意识加快了飞散的速度。

    正是因为这令费纳希雅感到彻底迷惘起来,她突然间感到,也许当初海格埃洛所希望的,正是这种感觉,也许他仅仅只是想要静静地站在那里,只要那恬静而又温馨的感觉,也许对于经历过诸多激情和拥有太多太过泛滥的爱I清游戏的他来说,这种淡淡的平和的感觉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舞会仍在继续着,在一个即将死去的人的记忆之中持续着,周围的一切渐渐淡去,那些陪衬一个接着一个消失,海格埃洛的意识显然已经无法支撑住如此众多如此复杂的景象。

    奢华的大斤消失了,就连那美妙的音乐也在不知道什么时侯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对于此时此刻来说,音乐早已经失去了作用。

    剩下的就只有那两个翩翩起舞的人,在一片空空荡荡之中,只有这两个人在那里跳着优美的宫廷舞蹈。

    虽然音乐已然消失,但是这两个人仿佛仍旧能够听到音乐一般,那优美的物资没有丝毫凌乱。

    任何舞曲都有结束的时刻,虽然没有音乐不过,这两个人也知道此刻舞曲已然结束,只见海格埃洛用那优雅的动作行了个礼,那仿佛是一种答谢,又仿佛是他已然知道I决要到了谢幕的时刻。

    当他行完最后这个礼,他的手臂开始消散。

    仿佛变成了一缕缕烟雾一般,海格埃洛开始渐渐化散开去,唯一没有散去的就只有费纳希雅。

    当其他的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费纳希雅一个人的形象留在那空空荡荡的记忆之中。

    海格埃洛的最后一丝意识也已然消散,费纳希雅看着已然死去的海格埃洛,这位太阳之子仿佛再一次焕发出了光彩,他的嘴角边挂着一丝幸福的微笑,那种充满了幸福和满足的微笑,对于费纳希雅来说是如此的熟悉,她突然间想起当初她在那片荒漠之中逃亡的时刻,海格埃洛那位同血脉的兄弟在死去的时侯同样带着这样一丝微笑。

    至今她仍旧清清楚楚地记得,她将那紧紧拥抱在一起的这对生死与共的情侣埋葬在泥土之中的时侯,她曾经被这对情侣那深情脉脉同样温馨同样充满了满足的幸福表情所震撼。

    看着已然死去的海格埃洛,费纳希雅若有所恩。

    ……

    离开了那座令人忧伤和黯然的大斤,在另外一座大斤之中,费纳希雅和米琳达看到了一幅凄惨的景象。

    在一座巨大的魔法阵之中横七竖八地躺倒了十二具尸体。

    看着这些人,费纳希雅同样感慨万分,她对这些人同样了解甚深,这些人曾经是她的好友,那个时侯他们全都竭尽全力为索菲恩和卡敖奇之间的和平而奔忙。

    和刚才她所看到的其他人比起来,这些实力超绝的宫廷法师在临死之前所遭受的痛苦显然更加强烈得多,他们不仅仅浑身布满了隆起的血筋,甚至连皮肤下面那细微的血管也全部爆裂开来,鲜血从他们的皮肤之中渗透出来,将他们的浑身上下染成通红。

    在这十二具尸体的正中央,还躺着一个庞大的身躯,虽然鲜血同样布满了他的身体,不过大魔导士科比李奥居然活了下来。

    飞快地跑回刚才那座大斤之中,将那巨大的水槽里面注满的生命圣水小心翼翼地浇在大魔导士科比李奥的身上,米琳达和费纳希雅只能够为这个无论是**还是意志都无比强大的人而祈祷。

    仿佛在天堂之中的诸神听到了那虔诚的祈祷声,大魔导士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而且丝毫没有神采,不过他的意识显然已经清醒过来,虽然他无法说话,不过他看着费纳希雅的眼神之中仿佛是在询问。

    “放心好了,那个怪物已然消灭,它是被它自己所拥有的吞噬的力量所灭亡,就像冥神的规则是毁灭和消亡,而他最终同样要遵从这个规则一样,那个能够吞噬万物的家伙,最终同样也将被自己所吞噬,我们只不过加快了它进入到最后终结的步伐而已。”费纳希雅非常清楚此时此刻大魔导士想要询问的是什么,她连忙安慰道。

    从大魔导士的眼神之中,费纳希雅看到了一丝悲伤和歉意,她缓缓地摇了摇头轻声安慰道:“一切已然结束,让时间来平复曾经有过的创伤。

    无法言语的大魔导士微微颤动了一下嘴唇,用这来代替点头的作为表达。

    小心翼翼地将漂浮术施展在大魔导士科比李奥的身上,推着科比李奥那庞大却异常虚弱的身躯,众人朝着地面走去,那里有新的一天正在等待着她们,已往的一切已然被她们抛在了身后。

    春天的暖风吹拂大地,夏季的暴雨侵袭草原,秋天大地奉献出丰硕的礼物,冬季人们围坐在火炉旁边显得异常悠闲。

    一年又是一年,时间飞快地流逝着,对于那些在战争之中幸存下来的人来说,他们已然渐渐淡忘了曾经有过的悲伤,虽然仇恨并没有彻底泯灭,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仇恨也已然淡漠了许多,特别是很多蒙提塔部族来到了卡敖奇王国那已然变得颇为渺无人烟的土地,当他们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之上扎下根来,他们很快便爱上了这块土地。

    而另外一些蒙提塔人则不愿意离开那片广阔无际的大草原,事实上他们已然发现,他们深爱着草原上的一切,甚至包括那可怕的风暴。

    不过最大的变化并非是众多蒙提塔部族迁徙到原来属于卡敖奇王国的领地,而是,联盟的成立,甚至有无数人期待着联盟能够最终变成一个统一的王国,对于所有人来说唯一感到不满的便是那个领导和协调联盟的家伙。

    几乎在所有人的心目之中,这个位置应该属于那位索菲恩小禁咒法师,提名他出任这个职位的至少有三个国家五十个郡省。

    但是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是,这位受人尊敬和敬仰的伟人拒绝了这个职位,他甚至离开了他的祖国,在接下来的几年之中很多人宣称那位伟人拜访了他们那里,他的足迹遍布了这个世界的每一寸土地。

    当众人退而求其次想要推选第二人选一一索菲恩王国的魔法骑士,那位伟人最为亲密的好友的时侯,更令人感到惊诧的事情发生了。

    不但这位同样受人尊敬的最后的骑士拒绝了这个职位,甚至连他的妻子索菲恩王国的王后陛下,也宣布放弃王位,她居然将王位传给了她的弟弟,而那位王子殿下,在众人看来可一点都没有王者的尊严和责任感。

    不过和这位索菲恩国王陛下比起来,显然那位联盟枢机卿更令人访病,虽然他同样拥有四贤者之一的头衔,不过在所有人看来,这个家伙能够得到这个位置显然是因为他的两位三位同伴的原因。

    正因为如此,“你将来一定要做得比联盟枢机卿更好”

    很快成为了一句名言,没有人知道这句话最初出自谁的口中,不过却被整个世界所传烦。

    在索菲恩王国,在首都兼第一大城市新拿有一片非常奇特的地方,那里是新拿城最为繁荣的所在,那里的土地远比黄金更为值钱,那块小小的地方四周布满了豪华的别墅,还有四条最为繁华热闹的商业街就象是一口方井一般将那里团团围拢住。

    但是在这片异常繁华热闹的地方正中央,却只有一座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小镇。

    每天来到这里的人都络绎不绝,这些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游客总是聚拢在一个小小的杂货铺前面。

    几乎所有人都会在这个小杂货铺里面买上一把小刀,一根绳索,一件小玩意儿当作纪念品,杂货铺的老板水远显得那样和善,不过没有人会将这位老板当作普通人来看待,毕竟他是一位受世人敬仰的传说中的伟人的父亲。

    在小镇的另一边还有一座两层楼的楼房,这里的门水远都是敞开着,总是有许多小孩穿来穿去,他们之中最大的一个只有五六岁左右,那是个令所有人都感到害怕和担I比的小女孩。

    几乎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游客都被告诫一旦看到那个女孩靠近就赶快逃离,因为她很有可能是在寻找试验对象。

    没有人敢于教训这个小女孩,因为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在这个小女孩身后有个如同破坏神一般的人物撑腰,和这个小女孩的脾气比起来,那位破坏神大人更可怕和恐I沛得多。

    和往常一样,在大街上转了一圈没有拉到一个人当作试验材料,那个小女孩气鼓鼓地往回走去,她一眼看到自己的弟弟正拿着四瓶紧紧地扎在一起的酒。

    “现在别胡闹,如果我将瓶子打碎了,老爷爷,黑爷爷和胖爷爷是不会饶过你的。”那个小男孩鼓起腮帮子说道,不过他的眼神却游移不定显得闪烁不安,显然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姐姐所拥有的性格,她的脾气显然完全继承自他的母亲。

    一旦姐姐发起疯来,恐怕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住,小家伙还曾经记得,几个月以前凯特叔叔来探望他们,姐姐就想要用凯特叔叔作实验品,就连那样威猛实力高强的凯特叔叔也不得不慌不择路地逃跑,可想而知姐姐的厉害。

    正如那个小家伙担心的那样,小女孩突然间显露出一幅刁蛮r,14悍的模样。

    “如果你不愿意配合的话,我就用它剃光你的头发,你恐怕忘记了上一次光头的模样。”说着小女孩摘下挂在脖子上面的一串项链,项链底下缀着一颗黑色的圆球。

    对于这个东西小家伙充满了恐惧,因为他曾经听自己的父亲说过,那个东西里面关着一个可怕的能够吞噬一切的恶魔。

    不过更令他们父子俩感到害怕的是,他的母亲竟然在姐姐的软求硬磨之下,将那个极度危险的东西送给了姐姐当作玩具。

    自从那天开始,小家伙便对自己的母亲和姐姐更加感到恐I嗅和害怕,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再可怕的魔兔也远远比不上母亲大人和姐姐。

    小家伙轻轻地叹了口气乖乖地走了过去。

    在远处,二楼的窗台之上,那个干瘦的魔族无比欣赏地看着眼前着一切,他非常满意这些小女孩的蛮横和恶霸脾气。

    “但愿我们晚上能够喝到酒。”旁边那个醉兔睡眼朦胧地说道,在床榻上还有一个家伙在不停地点头,他那巨大的块头占据了整个床榻。

    “我真是想象不出,难道性格随着性别而继承,为什么洛维象了他的父亲,而另外一个却简直就是她母亲的翻版。”大魔导士科比李奥乐呵呵地笑着说道,虽然他已然无法动弹只能够整天躺在床上,不过此刻的他却感到心情舒坦极了,现在也许是他一生之中最为平静安详地时刻,他再也用不着费尽心机再也用不着为政局而操劳。

    “那个这个又象是什么呢?”不良中年魔法师瞥了一眼,那个不停在大魔导士那如同山一般巨大的身体上爬来爬去的小家伙,这个小家伙连一岁都不到,根本不会走路只会爬行。

    “我觉得她象是猴子。”科比李奥说道:“—只有趣的猴子。”

    -全书完-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切的终结、新的开始-玄幻奇幻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魔法学徒(全文字)》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蓝晶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