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窃运仙途 -> 书目 -> 第二百二十七章:一拳轰碎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百二十七章:一拳轰碎

    两枚血焰锥升腾起森寒血焰,冰凉彻骨,被张元昊拿捏在掌心之中,倏地朝着速度最快二人轰去。

    血焰锥在空中划过一道妖艳光泽,将面前拦路的两堵雅致石墙轰倒,然后威势不减,继续朝着两道灵力光晕轰去。

    当头两人正是易衍剑宗驻守于启源城的镇守修士,分别是筑基中期与筑基初期的修为。两人身着易衍剑宗长老袍,眉目似剑般锐利,浑身剑意勃发,好似两柄出鞘的利剑。

    易衍剑宗合击剑术——两仪净光剑法。

    一剑阴,一剑阳,阴阳合圆,是为两仪,既主防御,又主杀伐。

    一对阴阳鱼浮现在两人身前,首尾相衔,疾速旋圆,形成一个偌大的阴阳磨盘,气浪翻滚着排开。

    轰!

    两枚熊熊燃烧着的血焰锥撞击在阴阳磨盘上,炸开滔天血焰,剧烈的冲力瞬间将小半边剑阁轰塌,烟尘弥漫,巨大的动静让整个坊市都能听见。

    阴阳磨盘应声炸裂,化作黑白光点消散,两名易衍剑宗的修士倒飞而出,口中鲜血狂喷,气息萎靡。

    “大成术法!”

    黑暗之中,有筑基存在低语道,语气既有惊疑也有畏惧。

    与此同时,稍慢的两道灵力匹练也已经到了。

    两人都是依附于易衍剑宗的修士,平日里唯易衍剑宗马首是瞻,但此刻见两名易衍剑宗筑基合击被那来势汹汹的魔修一招破掉,竟是吓得掉头就走。【】

    张元昊没去理他们,赤色匹练直直地朝着剑阁宝库所在射去。

    渐渐地,汇聚的修士越来越多,大部分是看热闹的,不过也有不小一部分全是易衍剑宗分布在启源城内的弟子门徒,此刻尽数聚集起来,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易衍剑宗弟子,结九九天宫剑阵,随我诛杀此僚!”

    随着那名筑基中期剑阁镇守修士的一声怒喝,足有近百名身着易衍剑宗弟子服饰的练气修士聚集起来,九人成阵,阵又化阵,足足八十一人结成一个剑阵,灵力疯狂凝聚,化作八十一柄纯白色的罡剑,朝着剑阁内部攒射而去。

    易衍剑宗这帮修士也是气昏了头,竟然不惜让个偌大的剑阁毁于一旦,也誓要将张元昊诛杀于此。

    原本还驻留在剑阁内隔岸观火的几名筑基存在纷纷飞身逃走,这个剑阵的威力给他们一种心悸的感觉,对他们产生了莫大的威胁。

    与此同时,那两个被张元昊一招轰伤的镇守修士也提起一口气,手持灵器长剑,演绎出惊人剑芒,朝着张元昊的灵力波动劈斩过去。

    一时间,剑气纵横,木屑飞溅,占地足有数十里的剑阁一层轰然坍塌,烟尘弥漫,上面数层建筑如泰山压顶一般碾压而下,发出一声巨响,碎石簌簌,烟尘滚滚,让远处观战的一干修士啧啧惊叹。

    “易衍剑宗所属,受我气机牵引,剑往此处!”

    感应到张元昊的灵力波动依旧,两名镇守修士脸色阴沉如水,其中一人高喝出声,一马当先,持剑朝着坍塌成废墟的剑阁之中冲去,而另一人则是跪伏在半空之中,手掌猛拍胸口,喷射出一口心头之血,化作精血之火在半空之中灼烧着。

    “不好,快散开!”

    一名筑基存在见此,脸色大变,好像想起了什么,也不管其他人,孤身一人往外飞出数百米远。

    嗡嗡!

    偌大的启源城之中,所有生灵都仿佛听到了一丝剑鸣之音在耳边传响,紧接着就是一抹锋锐无匹的出鞘之音,一道纯白灵光自城中央的城主府劲射而出,贯穿天地,在夜色之中格外显眼。

    “是易衍道剑!”

    有识货的筑基存在惊呼出声,也学着最初那人往战场外围逃去,生怕慢了一丝一毫而被波及。

    易衍道剑乃易衍剑宗镇宗法宝,一共七七四十九柄,其中四十八柄皆是下品法宝级别的子剑,而唯有一柄乃是上品法宝的母剑,镇守在易衍剑宗山门之中。

    竟然被逼得动用易衍道剑,这下有趣了!

    这是在场观战修士脑海之中同时冒出来的一个念头。

    易衍道剑之中的子剑一动用,母剑立刻有所感知,也就是说,镇压了沧丰国数百年的那位结丹真人就在刚才已经知晓了易衍道剑被使用的情况。

    而此时此刻,张元昊身处剑阁废墟底部,双眸正绽发出两道金光,四处寻找着剑阁宝库外的阵法破绽。

    让他皱眉的是,剑阁宝库上的阵法乃是货真价实的防御灵阵,由领悟了阵道真意的阵道大师出手布下的,非结丹之力绝难破开。

    “好,正愁没机会看看这血脉的极限在哪里,就让我瞧瞧到底是你这灵阵禁制硬,还是我这血脉强!”

    外界劲射而来一柄柄纯白色的灵力罡剑,被张元昊撑开的灵力光罩和体表浮现着的一层灰暗色石质肌肤挡了下来,没有对其造成丝毫的伤害,但很快,他眼底倒映出一对小巧的金蝎虚影,体魄生生壮大一圈,连带着灰暗色的石质肌肤上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辉。

    在汲取了奇宝妖灵血核之中的全部力量之中,神秘莫测的金蝎血脉再一次爆发出其所有力量。

    砰——

    张元昊足足粗了一圈的右臂泛着金辉,猛然轰砸在废墟底部那道金属宝库墙上,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响,音浪扩散,轰起一圈烟尘。

    唰唰唰!

    张元昊一拳下去,金属禁制墙上被砸出一个深深的拳印,无数细微的阵纹崩坏,正当他准备蓄力再度轰出一拳时,耳畔突然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剑啸之音。

    只见刚开始那名被他一道血焰锥轰得喷血的易衍剑宗筑基初期手中持剑,身后闪烁着无数道纯白色的剑罡,朝着张元昊猛冲,他双眼通红,好像恨不得吃了张元昊一样。

    “不好!”

    与此同时,张元昊也感应到了易衍道剑的波动,那一股凛锐的剑意让其心颤,这是剑道真意的波动,有结丹境的存在封存了其剑道真意于此。

    “简直在找死!”

    张元昊心中怒意冲霄,双眼一眯,右臂再度鼓起一圈,磅礴劲力涌出,如雪崩之势,与迎面而来的一柄灵器长剑轰然对撞。

    嘭!

    在场观战的筑基存在在这一刻全部都瞪大了眼睛,有的甚至嘴唇都在哆嗦,似乎是见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事情。

    此刻,张元昊身前血雾飘散,一枚储物戒被他抓在手中,满地的废墟上,是淋漓的血水,他任由无数剑罡轰在其身上,眉头都不皱一下,反而是露出了一个森寒的笑意。

    一拳!将汇聚了剑阵之力的易衍剑宗筑基轰成漫天血水!。

    a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二百二十七章:一拳轰碎-仙侠武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窃运仙途》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诳飙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