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书目 -> 第二十九章 交情还是生意?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十九章 交情还是生意?

    不论哪个国家的贵族,都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亲戚多。

    如果有人闲暇无事专门制作一张贵族谱系关系图,就会愕然发现这种亲戚关系,至少在欧洲,是不但贯穿古今,更是连接世界的。

    有时候很难说清楚一个家族与另一个家族之间究竟是从哪一代开始就成为了姻亲,更困难的是有时候根本分不清楚这些亲戚是从哪一代就乱了辈分。

    譬如乔安娜,做为短命的斐迪南的妻子,她是那不勒斯的王后,可随着费迪南的死,如果她再婚应该已经没有了对那不勒斯王位的诉求权力,但是这只是从她破甲的角度这么说而已。

    如果从乔安娜自己来说,因为她本人也是阿拉贡后裔,所以又被称为阿拉贡的乔安娜,论起辈分来她甚至还是比她大了几岁的丈夫姑姑,这么一来即便只是她本人对那不勒斯王位提出宣称,也是完全有这个正当权力的。

    而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对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依旧念念不忘的原因之一。

    而这种贵圈略乱的关系,在整个意大利不但普遍,甚至被视为一个家族是否有着足够傲人的历史和能够令人敬佩的地位的象征。

    所以当康斯坦丁说与亚历山大还是表亲的时候,亚历山大并不认为他说了假话,只是这个表亲究竟表出多远,他就有点怀疑了。

    而且就因为这样亲戚关系未免十分普遍,所以也就不那么太受重视了,所以亚历山大真正关心的是莫迪洛究竟给罗维雷家的信里写了些什么。

    见康斯坦丁并不介意,亚历山大打来信封,先是看了看下面莫迪洛的署名之后,他才开始认真看起了那封信。

    对莫迪洛的笔迹亚历山大并不熟悉,或者即便熟悉他也不认为自己有辨别真假的能力,不过从这份信上他倒是渐渐看出这应该的确是莫迪洛的真迹,因为在信里莫迪洛特意提到了一两件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事情,很显然莫迪洛在信里写这些不是给罗维雷家看,而是为了让他放心。

    伯爵很谨慎,在信中没有说任何可能引起旁人怀疑的话,除了说了几件自己的事情,就是回忆两个家族之间悠久的友谊和亲戚关系吗,这样这种纯粹联络感情的信件即便落在不相干甚至是敌人的手中,要想从其中找到攻讦他们的理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唯一可能会引起怀疑的,就是这两家都多少与法国人有着某种关系,特别是罗维雷家,是有名的意奸带路党。

    只有在信的最后,莫迪洛用很殷勤的语气向罗维雷家的人提到了他“那可怜的外甥”,说他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漂流在外,这早成了自己妹妹乔治安妮的一块心病。

    好在终于把这个“可怜孩子”找到了,而他现在因为要帮着自己照顾一份很重要的生意前往罗马,所以如果方便希望能得到在罗马的罗维雷家表亲们的帮助。

    “所以我说,我们是表亲,”康斯坦丁看着看完信后望着他的亚历山大“让我想想,好像这门亲戚是从我母亲那边论起来的,她的一个堂兄弟似乎与你的舅舅是连襟,这是他的第一任妻子,至于第二任妻子娘家那边似乎和我们两家都有点远,就不提了。”

    亚历山大很想大喊一声,这都哪门子的表亲啊。

    不过他也知道,康斯坦丁这么说的目的,只是为了想让明白,他们是“自己人”。

    而且亚历山大也能猜到,人家如此大费周章的说明这些关系,可不是真的只为了认亲来的。

    “那么,你这次帮伯爵做的生意,还算顺利吗?”康斯坦丁忽然问,他的目光也变得迥然有神起来。

    亚历山大略微恍悟的看着康斯坦丁,到了这时他已经了康斯坦丁真正关心的究竟是什么。

    很显然莫迪洛对他这次往北方运粮并不真的放心,所以他才会给在罗马的罗维雷家的人写信,虽然他未必能猜到恰恰这时候朱利安诺·德拉·罗维雷本人和他儿子会忽然回到罗马,但是很显然只要罗维雷家在罗马城的其他族人收到那份信,也会来和亚历山大联系的。

    “不顺利,我正为这个事情发愁。”

    想到这个,亚历山大就决定不再隐瞒,说起来他也正在为如何把留在城外的那些粮食送到法国人手里发愁,虽然已经见过了法国占领罗马的将领,但是那个德·夏尔仑显然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不说能不能顺利的从手里赚上一笔,大概那个法国人还会以为他的粮食里有毒呢。

    另外从伦巴第传来的消息也让亚历山大觉得,即便这个时候能为罗马的法国人提供足够过冬的补给也已经没有多大意义,毕竟只要法军主力溃败,罗马的法国人自然不战而降。

    “的确是不顺利啊,”康斯坦丁也略显感慨的轻叹一声,他显然也明白了亚历山大话里的含义,在看着亚历山大犹豫了一下后,他用稍带试探的语气轻声说“如果,那些粮食能送到伦巴第……”

    “那是不可能的,”亚历山大甚至有些不礼貌的打断了康斯坦丁“联军已经把法国人包围了,这时候还有谁能把粮食给他们送过去。”

    “但是如果法国人失败了,这对我们大家都没有任何好处不是吗?”见亚历山大把话挑明,康斯坦丁也变得干脆起来“波吉亚家的人正准备看着我们罗维雷倒霉,而据我所知那不勒斯的腓特烈和你们莫迪洛家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吧。”

    看到亚历山大听到这个面露无奈,康斯坦丁心中暗暗喜悦,然后他才继续说:“也许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而且毕竟这是法国人的事情,总是他们自己的更着急,所以我觉得不如把这些事交给法国人去办也许更好。”

    亚历山大脸上露出了沉思,似是在琢磨康斯坦丁这话的用意,可他心里却闪过个念头:果然如此。

    从康斯坦丁流露出对亚历山大带来的那些粮食的兴趣时,亚历山大就在想他要干什么。

    很显然,康斯坦丁是受了法国人的委托在他的运粮队的主意了,只是他应该也很清楚这么冒险的事也不可能会得到亚历山大轻易许诺。

    现在看来,被困在皮埃蒙特远郊的法国人处境大概真的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否则他们也不会直接向罗维雷家求援了。

    毕竟尽管是带路党,可为了能侧身枢机的高位,总是不能做的太过分。

    可现在法国人似乎已经是不惜一切也要罗维雷家出手帮忙了。

    只是罗维雷家的人显然不想因为法国人断送了自己在罗马的大好前程,所以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法国人自己想办法把那些粮食运到伦巴第。

    这倒是让亚历山大觉得暗合心意,随着进入罗马,他如今关注的已经是如何在这座城市趁机有所作为,至于那些粮食,反而成了个不大不小的累赘。

    而且随着战局变化,亚历山大也开始怀疑如果莫迪洛知道了现在法国人的处境是否还会坚持要暗中帮助他们。

    毕竟如今法国人的形势太过不妙,搞不好把自己也搭进去的买卖,是没什么人愿意做的。

    只是如果要在这里就把粮食扔给法国人,难免会多少有些损失,而且即便这么想,也一定要对方先主动提出来才好。

    “你有这样的人选吗,可以让我们与法国人联系而又不会受到怀疑?”亚历山大露出犹豫不决的神色“要知道这批粮食太重要了,伯爵对这件事很重视,如果我把事情办砸了伯爵可不会在乎我是不是他的外甥。”

    “当然有合适的人选,而且还是你很熟悉的一个人,”康斯坦丁稍微放低声音“你认为菲歇老师合适做这个中间人吗?”

    亚历山大有点意外,他倒是没想到康斯坦丁会提到那位有名的菲歇大师。

    在他印象中,哪怕是直到很多年后成为了巴黎大学建校史上最值得纪念的一位校长,这位对法国人来说在艺术和哲学上有着深远影响的学者,也和买空卖空的掮客或是到处挑起动乱的间谍搭不上关系。

    可这个人偏偏就真做了这些事,先是在西西里险些因为一个染血之夜把巴勒莫搅得天翻地覆,接着居然又要在罗马干起投机倒把买空卖空的生意来了。

    而当他看到得到康斯坦丁暗示,从别墅一个房间里走出来,脸上依旧挂着那熟悉微笑的菲歇时,亚历山大倒也就释然了。

    想想也是,连今后注定伟大非凡的米开朗基罗都能为了他提供的30个弗洛林对他感恩戴德,未来的巴黎大学校长做点买卖似乎也就没什么了。

    而且他也相信,菲歇应该不只是为了从法**队那里大赚上一笔才会如此大费周章的。

    果然,菲歇很快就用虽然带着歉意,却十分明白态度告诉亚历山大:“很抱歉,我们没钱。”

    “能够为将近3万军队提供面包的数量,请原谅我无法向你支付这么一笔巨大的费用。”

    虽然这么说,可菲歇丝毫没有为自己手头窘迫感到为难的意思,他满是皱纹的脸上甚至还挂着丝笑容,那神态倒似乎像是手里捏着一副别人没有的好牌。

    “那么尊敬的大师,您准备用什么支付这笔款项呢。”亚历山大平静的问,他这个时候扮演的是个真正的生意人,所以哪怕站在面前的是奥尔良公爵或者干脆就是查理八世,他也会毫无顾忌的讨价还价。

    甚至亚历山大心里琢磨,如果面前的真是查理八世,鉴于他之前有说话不算数的劣迹,说不定还得让他先付款后提货呢。

    “我以国王的名义向您保证。”菲歇微笑着说,他的神态慈祥而又真诚,很容易让人产生信赖感,至少亚历山大觉得这位大师在说这些话时候的确是真心实意没准备赖账的。

    只是,查理的名声太臭了!

    “抱歉大师,我可以感觉到您的诚意,而且也相信以您的德望不可能做出任何有损良心和契约的勾当。但是,”亚历山大坚定的摇摇头“请原谅我无法相信您的国王,毕竟米兰的斯福尔扎的遭遇让我们都很清楚您的君主并不是个能让人相信的人,请原谅我的无礼,但是查理国王实在不能信任。”

    康斯坦丁错愕的看着亚历山大,他这时候真想吼着问亚历山大:“你发疯了吗,居然敢这么质疑法国国王?”

    连始终一脸笑容的菲歇都稍显意外,他也没想到面前的年轻人这么毫无顾忌的当面评论一位君主。

    不过亚历山大显然不在乎他们的眼神,因为只有他知道,如今正是风华正茂看上去多福多寿的查理八世,已经没有多久好活,最多也就一年半之后,这位野心勃勃让整个意大利都视为灾星的法国国王就要去见上帝了。

    所以即便他这么公开质疑那个人的品行,查理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样。

    只要这一两年期间自己不没事找事的主动跑到法国去找死,难道他还会因为被骂了几句,就兴师动众大老远的派人到意大利来刺杀自己?

    要知道自己的阿格里也是大大小小不少张嘴要吃饭,虽说得了笔很丰厚的外财,可如果精打细算下来,手头还是很拮据的。

    一定不能小富即安,要会过日子,亚历山大反复叮嘱自己。

    这么想着,亚历山大更加坚定了信念。

    “或者您可以找罗马城里的犹太人,他们肯定愿意为您贷款。”

    在亚历山大‘热心’的提出建议时,菲歇已经从最初的意外中清醒过来,他用略带有趣的目光打量着亚历山大,琢磨一下后,他微笑着说:

    “如果,我以奥尔良公爵的信誉保证呢?我保证绝对不会拖欠您应得的那份货款,而且我们可以付给您足够满意的利息。您刚才提到了犹太人,我们都知道他们是些放高利贷的,相信我们大家都知道但丁是如何描述这些高利贷者在地狱里的惨相,我可以保证您能够得到不比犹太人放贷低的利息,但是这绝对不是高利贷,而是您应该得到的。另外,”菲歇的目光中露出一丝深意“除了这些,我还可以保证您能够得到来自奥尔良公爵的友谊,鉴于您之前与公爵之间的‘交往’,我想这份友谊也许在将来对您会变得很重要呢。”

    看着菲歇那笑容满面的样子,再看看旁边康斯坦丁不由露出的急切神情,亚历山大二话没说一点头:“成交!”

    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二十九章 交情还是生意?-网游竞技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实心熊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