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 -> 书目 -> 301.各异之人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301.各异之人

    在给战原熏家中还钱的这件事情上,蓝随很明显的错估两件事情。

    第一件,就是还钱之后熏可能要回家住的事情。

    第二件,熏,该如何解释这笔钱的由来。

    第三件,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件就是,当年她母亲在外借款其实是十个亿,这些年他父亲在外拼死拼活其实也就刚刚还了二个亿的样子,所以。。。蓝随这点钱虽够,不过还差了许多。

    这个事实让蓝随无语许久,只能说先把到账的五个亿转给她,其余的——等他回来再说。

    经此一役,也是让蓝随再一次知晓,事态总不会能够如他所愿。还存在着相当多的变数。

    不过,幸好的是,还有一些事情是他可以预料到的。

    就是,对于他即将要出战这件事情,在道观宣布以后也是如平地炸响惊雷般,把好几个还不知道这个情况的妖和人都缓了半天才适应过来。

    可能都习惯于这种生活了吧。

    每天悠然自得,就算是处理着一些鬼怪事件也只能算是生活之中的一些调剂品而已。

    毕竟,对手都不怎么强劲。

    但是忽然一会,就要去拼命算是怎么回事?

    座敷童子在蓝随的脑袋上敲了又敲,甚至于在最后都要拔他的头发了。吓得蓝随也是赶快把这个小祖宗给千哄万诺,才避免了自己去感受中年危机的脱发痛苦。

    米沛儿倒是还算好些,只是要蓝随别忘记带一点集京之都的美食就好。

    当然,蓝随还是看得出来她受到些影响的,平时她中午的时候可是要吃十大碗米饭的。但是,这次他只吃了九碗就没有吃了。

    好吧,这俩个都是喜欢添乱地,也幸好还有在这个时候冷静下来,并且保证会让道观的祈愿接待也好,还是道观之中的住客也好都保持着正常运转。

    这才是靠谱的女仆啊~

    再晚一点的时候,就是寺老与三女妖联袂而至。

    三妖说是说来吃饭,不过其眼神之中来看,应当是来送一下蓝随的。

    而,寺老的到来则是,有些隐晦的表示;需不需要自己帮忙。

    对于这话,蓝随十分坚定的摇了摇头。

    寺老的实力虽然足够,但是这次的事件纯属是官方的行动,能够召集蓝随这个民间人士已经是十分难见。更何况,寺老妖怪的身份同样敏感,还是别参与进来的好。

    况且,蓝随也想要有一老奸巨猾,咳,是老持稳重之人镇守自己的大本营,以防万一。

    把自己的担忧和思绪与寺老说过后,他也点了点把这件事情给应承下来,表示自己会把无尘山上的安宁守护下去。

    总之,经过纷纷扰扰,蓝随也终于在吃过晚饭后,准备朝着极东之京去开作战会议。

    一一与她们道别过后,他却是忍不住地朝着后山深处望去。

    敏锐地察觉到蓝随的动作,熏问道:

    “不去找她道别?”

    邪姐对于蓝随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妖,在老道死后,她就是蓝随在这个国家之中最为熟悉之物,更别说那孤单之时的陪伴对于一个异乡之人有多么的重要。

    可惜,直至现在邪姐的存在仍旧是一个谜团。

    像是妖,但是其妖力纯净地简直不像话,如终年积雪的念情唐古山上顶上的一抹雪白,也像是山脉之下纳木错湖,天空在她的辉映下都黯然失色。

    其行踪也是十分神秘,喜欢三天两头的失踪,特别是在蓝随长大之后,就更少在后山待着。

    再说她的身世,像是与郑道熟悉,可能是驻瀛办的妖。但是蓝随询问过后,她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蓝随问道;驻瀛办是什么。

    他随后也没有与邪姐解释什么是驻瀛办,既然她不知道。那么自己也不必强加她去知晓。蓝随只要知道她是自己的亲人就好。

    微微恍然,蓝随回过神来,听得战原熏的话语,摇了摇头说道:

    “不用了,邪姐不在后山,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邪姐总是如此。”

    熏如此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着蓝随。

    他也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转而朝着道观前的众人,还有早晨赶过来的寺老以及三妖说道:“那么,我出发了!”

    说完,他缓缓转身,渡步而下。

    他如同过去一般,在绿林白石组成的山道之中悠然而行,像是去买点酱油面条,也似去渡过校园生活,或是无聊地单纯走走。

    虽说,这次他会走的稍稍远点就是。

    。。。。。。。。

    如果说,在东瀛最为方便的事情,可能就是贯穿全国的电车路线。

    除非是去到冲绳这类海上陆地,其余地你皆是可以通过电车到达任何一个地方。这也是有时候电车会如此拥挤的缘由,也是那么多,电车什么狼啊,电车什么的,作品能够深入人心的原因。

    在一脸失望地的下了电车之后,蓝随也是正式来到这个国家的权利中心,极东之京。

    走出站,随手打了个出租车,到顶峰大厦。

    路程不长,大概也就是20分钟左右。

    递过纸币过后,蓝随下车,抬眼望去眼前的大厦几乎是高耸入云。

    390米,共61层,虽说还未达到世界十大高楼之列,不过也是可以排名世界前30名高楼以内了。

    话说,这次开会还只是到50层嘛~

    看来这次的事件果然还差的远,不过这也算是第一步了。

    心中如此想着,蓝随也是渡步进入到这栋高楼。

    “叮咚~~”

    刚刚踏入大门口,蓝随就感觉到自己怀中手机一震。

    心有所感的把手机拿出来。显示有新的信息,点开信息一看,是银行告知自己有五亿东瀛币汇入自己的账户之中。

    蓝随眉头一挑,显得有些意外,却有在情理之中一般。

    抬起头来,却是见得昨天的水手服大叔已经是站在自己的面前。这次的他没有上传所见穿着那般随意,而是十分正式的穿着黑色的西服西裤,白色的衬衫与黑色领结让他看起来显得精神许多。

    “欢迎您的到来蓝随先生。”水手服大叔弯腰恭迎道。

    “多谢你的迎接。”

    蓝随双手执子午印,弯腰回礼。

    双方起身后,蓝随才向他说道:“可能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但说无妨。”

    “帮个忙,把我女友熏的账户升级一下,至少能够汇入大笔金额。”

    水手服大叔的神情明显呆愣一下,随即才转换成正常的表情后,说道:

    “这只是个小事而已。”

    十分钟以后,道观的沙发上坐着的熏接到一个短信。

    上面有着五亿东瀛币的汇入消息。

    “随君。。。。。”

    微微念叨着这两个字,熏缓缓地靠入沙发之中。这是蓝随平时最为喜欢靠入的位置。

    。。。。。。。。

    同时,在看着手机上面短信汇款成功的消息后,蓝随已经微微一笑,朝着水手服大叔说道:

    “走吧,我的事情已然完成。”

    “请!”

    水手服大叔躬身后开始带路,不同于一般人士的大众电梯,他们走的是一个小门的电梯。还需要这个大叔的手指纹才能进入到小门之中。

    按下电梯中的50数字,俩人一路中默然无语。

    直至电梯门开,水手服大叔请蓝随先行。

    他耸耸肩后,直接进入这一层楼,这层楼好似就是专门的会议室大厅一般,没有多余的房间。能看到的就是一个巨大的房门。

    还有的就是,门口的小桌以及守在门口的俩人。

    蓝随眼神微微成缝,门口的这俩人虽说实力还不到对城级别,不过也是对军级别的高手了。

    以微知著,看来特殊事物处理室这次是势在必得的态度啊!

    蓝随心下感慨地同时,身边的水手服大叔也是出言说道:“请大人把您身上的通行产品拿出来。这些是不能带进去的,甚至于这次行动之中都不能使用。

    等下,我们会专门发放一套最新科技的手机,上面有这次大人您一起行动的电话,还有最高长官的通信号码。

    初次之外,其余任何电话都大不了。”

    听得这话,蓝随挑了挑眉头,却没有说什么。只不过拿出手机来之后,当着水手服大叔和守门俩人的面快速的编辑一条短信。

    信息内容无非是,这次手机将会被收缴上去,所以暂时不会与她们联系,也联系不了。

    发送完毕以后,蓝随也是把手机交由给水手服大叔。

    而他们也是把手机放入专门的箱子之中去。

    到这,水手服大叔也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而他却没有进入大门的意思。看来这次的会议都只能由内部人士参与。

    点点头,蓝随也是准备进去。

    不过,也是突然想到什么,回过身子来,问着那位大叔:“虽说知道你是因为害怕言灵手段才不使用自己的真名。

    但是,假名用久了,万一你自己都习惯于这个名字的话该怎么办?”

    微微诧异,蓝随会问这个问题,稍稍一愣后,这位水手服大叔才笑着说道:

    “那,我觉着水手服赛高这个名字也不错样子。”

    看来这特殊事物处理室也不全然是无趣之人啊~

    心中如是想着。

    他没有再多言些,只是转过背朝着门口走去的时候,伸出单手来摆了摆。仿佛是在向这位大叔道别。

    下一刻,蓝随伸出手来,推开了大门。

    里面是三面墙壁,一面巨大的落地窗,此时阳光透过玻璃进来,连灯光都不需要整个会议室已然照到的通透。

    可容下将近百来人坐下的会议室中显得空空荡荡,只有零散的几人正错落在各个方位之中。

    稍稍一数,加上自己刚好九人。

    其中只有两个女的,余者皆是男人。

    在这其中,有着慈眉善目白色长须整齐的垂在胸口,看起来年岁颇高的僧人。

    还有,有着一头银色长发,从身高来看还是面容都像是只有十几岁的小男孩。

    另外有一,垂耳的长发男子,泛着青色的面容,双眼之中带着倦怠,不断在咳嗽着。且这人在咳嗽之中,还在编制着一个稻草制作的小人。

    最后一打眼之人。看起来双腿不便,正坐在轮椅之上的老者,正在闭目养神。而前面所提俩女之中其一正在他的身后,把着轮椅的把手。

    她利落的短发,黑色的修身西装,武士长刀正挂在腰间看起来颇有那么回事。

    在这个女子身边则是有着长相颇为英俊的男子。不过眉宇间显得颇为轻佻,黑色的西服穿在身上也是显得皱皱巴巴地样子。

    在这会议室之中,这五男一女人最为打眼。

    没有别的缘由,而是这六人中前五人加起来,正好可以组“老弱病残”组合。再加一个“孕”就是公交车上的礼让组合。

    搞得蓝随都有点不敢坐下。

    当然,这些都只是玩笑而,蓝随可不会小看这五人。

    其中六人,除开那残腿老人以外,光说其引而不发的气势就在周身流淌,就说他们不是什么好惹之人。

    而,让蓝随最为警惕地却也是那残疾老人。

    如果不是过细去看,他仿佛都不存在那里一般,其境界很明显比之蓝随还要高出小半。

    没有轻易的上前去打招呼,而且这五人站位随是各自落错,不过仔细一看却能发现他们都是隐隐以那残疾老人为中心坐立。

    很明显,这六人是一个小团体。

    那么,暂且也不用急于加入进去。

    这般想着的蓝随也是再看向另外一男一女。其中男居然也有些小帅,但是气质却是沉稳许多的样子,眼神中透露的阅历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的人。

    而女人。。。。。她居然在吃寿喜烧火锅?!

    喂!这些东西你从哪里掏出来的啊?

    女人看着锅中煮着的各种食物正流着口水,黑长的头发直垂到鞋跟处,穿着慵懒味道的红色浴衣,精致的面容带着成熟的风韵。不过此时却是用着一脸稚气的笑容看着火锅,正等待着火锅中食材煮到最为合适的时间。

    仿佛是看到蓝随打量她的目光,这位大姐姐也是转头看向蓝随。

    “一起来吃点吗?”

    “额,现在还没到吃饭的时间吧。”

    说是这么说着,蓝随却已经是走到她的身边。

    或许这人与人之间住久了,就容易相互影响。据说女人之间住在一起久了,有时候大姨妈来得时间都会差不多。

    所以,蓝随深信自己这种吃货属性也一定是被米沛儿给影响了!

    “来,给你碗筷。”

    看着蓝随坐在自己的身边,这女子颇为兴奋的样子掏出一副碗筷来。

    “好,谢谢。”

    蓝随把碗筷放入手中,感受着瓷碗的重量和触感,还有筷子的韧性。

    这是一副真正的碗筷。

    但是,蓝随却没有发现这个女子从哪里把这套碗筷给拿出来的。而最为惊奇的是,法术也好,还是灵气之息或是空间波动都未感觉到。

    看着寿喜烧火锅之中升腾的氤氲,蓝随也是不由得在心中想道:

    “果然这次所来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啊!”

    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301.各异之人-都市娱乐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我在东瀛有座道观》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向往的青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