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纵兵夺鼎 -> 书目 -> 第三十章 度辽战败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三十章 度辽战败

    增设将军部,是燕北早就想要做的事情。尽管因朝廷迁都留下的阵痛令他不能及时发兵向南,但南方以曹操、袁绍为首,还有异军突起的孙策飞速扩张都令燕北感到心惊肉跳。哪怕他们目下均对朝廷态度暧昧,甚至在年前都遣来使者上贡,却不能让燕北对他们打消疑虑,反而愈加忌惮。

    都做过诸侯,燕北从他们上贡的物品中很容易看出他们隐晦的寓意,也清楚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朝贡,多是些金玉制品与些许过去的宝物。就像燕北从前向朝廷上贡孔子履一般……只有在这个时候,燕北才知道自己过去上贡孔子履的做法是多么好笑。

    孔子履对他没用,所以他交给朝廷。而曹操、袁绍等人的心中想来也是一般,这些金玉对他们无甚用处,所以交给朝廷。

    其实说白了都是在拿皇帝和朝臣当二傻子。

    偏偏啊,皇帝和朝臣就吃这套,有时候人就是欠。过去李傕郭汜饿着他们,恐吓着他们,所以当燕北给他们平时达官贵人都不屑去吃那些有腥臊味的猪肉时,各个感动的痛哭流涕。可现在他们吃饱了,燕北敬重着他们,倒也没什么感觉了。

    这是人之常情,燕北理解。

    可他娘的曹孟德袁本初送来些金玉器物,一个个侍御史议郎百般夸赞笑得合不拢嘴是怎么回事!

    实在是入冬了,就算大殿里烧着地龙也让燕北冻得嘴唇发紫,否则早青着脸把那些坟地里刨出来的破烂玩意丢出去了。

    没错,就是坟地里刨的。

    过去姜晋做过那些勾当,燕北粗略地扫上一眼就知道,当那些重溶的金饼和琉璃放在一起的时候,他不但看出这些东西是从地下挖出来的酎金,还知道琉璃多而金少。

    挖了刘氏祖宗的墓,还把琉璃送回来,金自己留下……一群傻子还在朝堂上为他们说好话。

    可燕北偏偏不能站出来说这些东西是地里挖出来的,处在风口浪尖的他并不像让人知道他过去也干过掘坟盗墓的事情。

    ‘曹孟德啊曹孟德,发丘中郎将与摸金校尉就是做这事的吧?’

    前些时候,燕北得到兖豫消息,曹操新募能人异士立一个中郎将与几个校尉,名字诡异员额不多,并非摘选精悍战将,显然不是为了征战而用,当时还让他狠狠地忧心了一段时间,不过转眼便在朝堂上知晓了这些人的用处。

    筹措军费。

    这也不难想象,各路诸侯虽然富有天下,纷纷裂土行称王之事,但因战争这头吞金巨兽,他们也同样贫穷不堪。可以说,现在还未死掉的这些诸侯,没有谁是穷奢极欲的,哪怕他们能够拿出百金千金来赏赐立下战功的部下,可对于他们自己,却是一个赛着一个抠门。

    因为没钱。

    燕北在天下诸侯中算富有的了,现今他当之无愧地是整个天下最富有的人。这不单单是因为他坐拥幽冀二州,也因为他的商队在无关卡的二州自由通行之外,还可以与塞外东夷北虏通商,亦能平安穿越战乱的并州与相对安定的关中,与凉州、益州、荆州进行买卖。

    只是连他所掌握的朝廷都因钱粮之事焦头烂额,更不必说旁人了。

    这不是个好时代,对所有人来说。愈加激烈的军争致使诸侯与百姓的关系更像义务,一切为了战争。

    种田、赚钱、挖矿、冶铁,甚至读书养马,都是为了战争。

    当然也并非没有桃园,比方说偏远的益州、交州,还有相对风雅的荆州,百姓的生活状态便要比哪怕幽冀都要好多的。除了凉州并州是自己和自己闹,关东地区一直是军争与冲突最为激烈的地带。

    这种时候,南方诸侯不向朝廷上缴赋税,便是有不臣之心。

    说实在的,掘坟盗墓的确是快速扩充军费的好方法,只是燕北不能用。

    不过相较而言,就算是不盗墓的燕北,也要比掘坟后的曹操富裕太多。

    他不扩充军费,他要扩充的是军队!

    不出意料,光禄勋扩四个校尉部的提议在朝中没有造成太大影响,裁撤北军也超乎燕北想象的顺利,甚至仅有大司农孔融提出异议,他认为光禄勋扩四个校尉部是可以的,但每个校尉部最好只增设员额七百……因为朝廷没钱。

    而裁撤北军五校那么顺利的原因也是一样,公卿的悟性还是很高的,既然现在朝廷的运行并未因缺少官职而受到影响,那为什么还要用那么多两千石呢?

    事急从简,这种时候人们反而认识到像燕北这样诸侯的军府官职较少而处事灵活的好处,官职也并非只能悬而不能改。

    在这一点上,种辑率军北走也是有好事情的。至少当初他在皇宫那样说燕北的坏话,不少人都在心里替他揪了一把冷汗,虽然在现今看来公卿也同样不认为前往辽东是多好的差事,至少他们认为燕北不像李郭那么野蛮。

    要知道,在孔融当着皇帝讥讽种辑之后,不少人都觉得燕北到现在还未杀人,种辑个了。

    但这场风波就像没发生过一样,种辑家小仍在邺都安好,他自己带兵前往辽东,甚至后来从太尉府上还传出燕北让他去安定高句丽的风声。

    这让朝中原本就正直的公卿松了口气,至少燕北不像传闻中那么暴戾;同时也让那些居心叵测的人狠狠地清醒了一下,燕北不像董卓,更不像李傕……这个大司马比他们狠多了。

    人们怕死吗?敢去对抗权贵的人通常都是不怕死的,利欲熏心早就让他们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那他们怕什么?怕无声无息地就死了。

    被董卓杀死,被李傕杀死,能让原本不闻一名的人突然便名声鹊起,甚至子孙后人都会在将来得到重用。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他们变得不怕死,可燕北呢?

    一声不吭就把人扔到北疆去了,就是死……也是死于外族作战,自己本事不精上,能留下什么善名?

    这可不是死得其所。

    燕北没空理会公卿是怎么想的,他正在大司马府看着书信,极力压抑着心头的怒火。

    度辽部在并州因西河、五原等地之事与南匈奴王庭交恶,双方交战,度辽部战败退回雁门,度辽将军姜晋负伤,希望燕北能让左贤王刘豹回匈奴王庭,弥合与朝廷的关系!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三十章 度辽战败-网游竞技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纵兵夺鼎》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夺鹿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