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前世怨灵 -> 书目 -> 第二十七章 血活人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十七章 血活人

    这间房子从她们进来的时候,压根就没去仔细观察过。只知道是一间错层式的阁楼房,每一扇窗户都是敞开的,四面的墙壁上有不少花花绿绿的照片,上面全都是小人照,没有一张山水风景照。

    而且这些小人照几乎都是二十至三十多岁的中年女性,男的也有不过很少,年龄几乎都相似。

    直至阁楼上的咳嗽声连连响起,铃铛走到梯子的倒数第五层,不得已停了下来,靠在侧墙上,同时用胳膊把小男孩的脖子给挽住,暗示着楼层有动静,不要发出声音。

    这小鬼男孩也是个机灵人,虽然谈不上有多聪明,但至少脑子反应很快,在冥府时就戏耍过不少鬼差人。他侧靠在铃铛的身后,把头架在了其肩上,来回转动了他那明朗的小眼珠子,

    问道:“铛铛姐,要不咱还是先下去吧,这房子里有人家呢,听这声音好像是个老婆婆!”

    铃铛顺着声音把头靠墙延伸到梯子口,透着半边脸,用一只眼睛观察了下阁楼里面的情况。

    阁楼里很黑很暗,只能隐约瞧见两扇玻璃窗户边闪起了一缕淡光。

    “你说谁是老婆婆呢?俩小毛贼,没大没小的,咳咳……”

    黑压压的阁楼里乍然发出了一个三四十岁中年女性的沙哑声,但隔着几米远在听又像是个老婆婆的声音,总之声音很怪,极难形容。

    这时候,最为感到惊讶的就是小鬼男孩,因他之前的声音小到完全是用齿风在说话,嘴靠在铃铛耳前,也就勉强能听个模模糊糊。可阁楼里面那沙哑女子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而且这沙哑女子隔着一层厚墙,居然能感觉到是两个人隐藏在梯层间,就跟张着双透视眼一样。

    铃铛惊慌下,急的把半边脸从墙头给收了回来,一扭头对小男孩细声说:“小鬼,有蜡烛吗?灯笼也行,这实在太黑了。”

    小鬼一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黑色手电筒,用拇指往按钮上轻轻一撮,顶端便完全照亮了。抬头笑着说:“姐姐,我之前在‘还阳’的路上,水沟里捡到了这根黑铁棒子,侧面设置了机关按钮,顶部会亮,疑是上古时期先祖遗留下来的神器。”

    铃铛接过来一看,傻了几秒,光对着自己小脸照了下,就跟张白脸鬼一样,表情很严肃的说道:“的确是稀有之宝,形状独特,价值应该不菲,就是有些笨重,咱们走吧!”

    “非上去不可吗?咱们还是下去躲吧,毕竟这不是咱家。”

    “你这小鬼说什么呢?下面都是死灵军,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们不伤害她就好了。”铃铛语气很重,将小鬼的地主帽子往下一压,帽檐盖住了他的眼睛。

    又转过身爬上了梯子,靠着墙面来到了梯子口。小男孩别无选择,只得跟了上去,俩人一同手搭着手轻踏着脚步来到了漆黑的阁楼中。

    阁楼里没有灯光,没有蜡烛。抬头看不见房板,低眼望不清毛毯。鞋跟踩在上面凉乎乎的,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往下沉,卷入了沼泽里。

    铃铛手举着电筒,忽灭忽明,电量似乎非常薄弱。靠着那渺不可及的暗光,向周边的四角照射。

    地板上面很干净,没有一丝灰尘。电筒里照射出来的光圈反映在各处角落没有看到任何家具摆放在里面,空落落的阁楼都能听见脚步的回音。

    阁楼本身就不大,前后迈个七八步便能走到头。而且空间会随着脚步向前的移动变得越来越窄小,铃铛挪动几步后停下,手电筒照着前方那空荡荡的地板,开口问道:“有人吗?”

    “抓贼!抓贼啊!!!有小偷。”

    还是那中年女子的声音,听着感觉就在附近。

    小鬼紧跟在后,缩着头,卷着手脚左右看了看,上前轻扯了下铃铛衣袖,说道:“咱们还是赶紧下去吧,这真有人,而且什么也看不见,挺吓人的。”

    铃铛似乎一点都不害怕,上去就问:“老婆婆,我们不是贼,是来避难的。”

    “抓贼!抓贼啊!”女子不知躲在哪个角落撕着嗓门用力一吼。

    这时板上的四面灯光忽然一亮,漆黑瞬间转变成通明,铃铛与小鬼二人身体均暴露在了光线之下。

    二人下意识的往后一退,四只眼睛纷纷看向墙角,可见一张凹凸不平的木质板床横放在下,上面躺着一个服装怪异的女子,身体上缠绕着无数根细小的红线,绑在了手和腿上。

    床边有木盆,木碗,木桌,木凳,木筷。盆里装着血,碗中放着肉,桌面染着灰,凳上积着泥,筷间浸着水。血是人血,肉是生肉,灰是棺灰,泥是黑泥,水是浑水。

    就在木桌的正中间,耸立着一尊雕像,旁边放了台陈旧的照相机,其面部充满着针孔般大小的黑点,一张女人的脸庞。

    看起来格外沧桑,泥瞳边有一滴眼泪挂在鼻角上,让一眼望去像是副活脸在哭泣。

    躺在木床上刚刚还在大喊抓贼的红衣女子,这会就跟个死人一样,四肢一下僵硬了起来,那张青皮般的白脸鹄形鸟面仰视着天板,眼珠丝毫不转。

    铃铛看傻了眼,扭头慢慢走到了桌前,观察了桌面上那副泥人雕像好一阵子,正当伸手过去拾起,站在一旁的小鬼上前双手推开了她,急道:“别动!那很危险,会死人的!”

    铃铛半身被推翻在桌面上,头都被砸起了一个泡,两眼发黑的回头看着那小鬼郁闷道:“你搞什么啊?一惊一乍的,能提前打个招呼吗?”

    小鬼急的一上前捡起那尊雕像,捧在怀里,举过头往地板上猛力一砸,那尊泥人雕像瞬间在地被摔得支离破碎。

    泥人“四肢”破碎成渣后,残缺的腹部里慢慢爬出来了一只又一只血色的小虫,大约有七八只左右,稀稀拉拉的向地板四面爬蹿。

    小鬼奋不顾身的直接上去用脚一个一个踩死,倒霉一点的直接被踩碎,运气好一点的爬到了墙壁上,又被小鬼用脱下来的衣服狂扇不止。

    铃铛在一旁看楞住了,半响后自己也跟上去帮忙,拖下了自己的西装与小鬼一块在墙下弄死那些残留的怪虫。

    很快,剩余的怪虫都被全部除光,这些黑虫虽然看起来很小,不过爬得到挺快,如果不是及时的去消灭,可能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爬到了身体上。

    铃铛用脚踩死最后一只怪虫后,拖着汗水直接坐到了地上,手里拿的西装也染红的血水,是之前那些虫子里体内流散出来的,闻起来感觉就是人血的味道。

    小鬼也跟着坐在了地上,随手把衣服扔在了一边,头一仰背靠在了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说道:“哎,可累死我了,刚真是危险。”

    铃铛休息了会后,一坐起来回头看着那小鬼,用手轻轻掐了掐他的双颊,憨笑道:“刚多亏了你救我,你怎么知道那尊泥人里包裹着虫子呢?”

    说完又回头看着地上那些零碎成渣的黑虫,疑惑道:“这些到底是什么虫子啊?见都没见过,特别是头,又小又园,看着像蜱虫啊?”

    小鬼这时也从地板上坐了起来,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回道:“其实我也不明白,我只是无意中看见那尊泥人的耳朵里钻出来了一只怪虫,就感觉到很危险,没去多想,上去就把它砸了。”

    铃铛回过头看向身后那尊被摔烂的泥人,拾起一块残片到手里,用鼻子细细的闻了一番,眼睛一瞪,便说道:“这……这不是泥,是白面。”

    “白面?白面是什么?”小鬼把头一扭,好奇的问道。

    “咱们平时吃的馒头都是用白面做的啊,这是用墨水把白面染黑之后,在用火烤干,然后捏出来的雕像。”铃铛手一紧握,把掌心里的残片捏成了粉末,又道:“看见了吧,很软,如果是泥人雕像轻捏是捏不碎的,更不要说是捏成粉了。”

    小鬼用手挠了挠后脑,似乎感到有些匪夷所思,自己也跟着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形状相同的残片,用手轻轻地一捏,果然便捏成了粉末,跟着拿在鼻子里一闻,怪笑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好高超的手艺啊!”

    “这我倒没有试过,不过这人这么做一定是有目的性的。”铃铛随手把粉末往墙壁上一扔,粉末洒在墙壁上就像泼了一层油漆,形成了一道人形图案。

    铃铛站起来后,低头拍了拍裤脚灰尘,好像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墙壁上发生的事情,只是随口说道:“小鬼,窗户边看看,那些死灵军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小鬼应了一声之后,正回头,刚好看见墙面上有一副图画,是一个人头像,惊慌后,他用手往墙面上一指,惊声道:“姐,姐你快看,有张脸在上面。”

    铃铛转身后又回头,望着那层墙:“什么?”

    “快看,快看啊!”

    铃铛点头后,把眼睛睁到最亮,目不转睛的直视那层墙面,晃着脑袋似乎什么都没有看见。在往前走近几步时,墙面上的确隐约出现了一张用白粉铺就的人脸图案。

    “这是什么?”

    “刚刚你把白面往墙壁上一洒,就变成这样了,我也不知道。”小鬼瘫坐在地,手指着都有些颤抖。

    铃铛又往前移动了一步,盯着看了好一会,面色一下变得有些紧张,同惊道:“这张脸……不就是木床上……”

    “抓贼!抓贼啊!!!”

    这熟悉的声音顿时从二人身后传来,铃铛迅速把头扭转到墙角那张木床上,放眼看去,床上躺着那具中年女尸四肢依然僵硬,并没有任何动静,嘴唇都是发干的。

    同时,小鬼也从地板上手扶着墙壁站了起来。铃铛又回头问道:“刚刚那声音你听到了吗?从哪传过来的?”

    小鬼直摇头,道:“没听清楚,但确实有声音!”

    铃铛看着墙角处,发现那张木床摆放的位置很奇怪,木桌木凳都是放在正中间,而唯独那张木床放在一个非常不显眼的死角里,走进这层阁楼推开大门如果不仔细的去观察,还真一不留神以为是具没染色的黄棺材放在那地方。

    铃铛走到那女尸的身前,看着她身体,那手掌都已经干成空壳了,皱皱巴巴的一点水分都没有。脸上也是一样,那皱纹堆积得满目苍夷,头发都白了。

    特别是这女尸手脚上缠绕的红线条,看起来就像是自己捆绑上去的,膝盖两侧来来回回缠绕了十几圈,却没有系结带,绑的结结实实,垂直平躺在上面胳膊直挺挺的一字拉开像个木桩。

    这时,后面的小鬼也跟了上来,问道:“姐,这好像是个活人!”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鼻子里都还在喘气呢,我耳朵可尖锐了。”

    铃铛看似有些不太相信,又转眼活脸对着木床上那张死脸,就在还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的时候,那女尸突然间睁开了眼睛,嘴唇隐隐挪动,眼珠子很生硬的左右扫了扫。

    忽然,脖子一抬,腿一收,打直了腰杆慢慢从木床板子上坐了起来。

    小鬼和铃铛二人在此一刻都被吓了一条,身体一致协调的把臀部往下一翘,翻到在了地上,眼睛都还不忘死死的盯着那张木床。

    女尸坐起来之后,身体根本就没有在继续动弹,就这样坐在木床上,双手平放在膝盖,就像是在打坐一样。

    铃铛把手往地一撑,又站了起来,盯着那女尸的脸,问道:“你好啊?能听见我说话吗?”

    女尸没有回应,也许根本就没有听到,两眼笔直的注视着眼前那张木桌。

    小鬼起来后,看着那女尸,心中好像明白了什么,急的道:“姐,这女活人心脏还在跳动。”

    “你怎么又知道?”

    “我听见了呀,就在耳膜里回荡,而且每连跳三下,就会停止一下,跳得很不自然。”

    小鬼灵机一转,笑看着眼前的铃铛,说道:“姐,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知可行不可行。”

    “什么想法?”

    小鬼很不自然的笑了笑,两手一上去就抓到了那女尸的膝盖上,手指并拢,试着解开上面缠绕的红色绳子。

    铃铛看到这一幕,惊得急忙上去打了一下他的手腕,说道:“你干什么呢?很危险的啊,你真的就不怕诈尸啊?”

    小鬼又把手往前一伸,侧脸说道:“没关系的姐姐,你放心吧,这女尸是个活死人,她能听见我们说的来的话,但却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

    小鬼说着把系在那女尸膝盖上的两条绳子给解了下来,又把胳膊上缠绕的一根扯到手里。

    这时,那女尸整个身体突然挪动了起来,缓缓抬着头看着那小鬼,发出很生硬的嗓门说道:“谢谢你!”女尸虽然是这么说,可面部根本就没有任何表情,就是一张死脸。

    铃铛又被吓了一跳,两眼一直盯着那女尸的脸不放,好一会后,道:“这是什么啊!”

    “别害怕,我有办法的,你相信我,这女尸我看着不像是个坏人。”小鬼说着说着,把绳子直接扔在了地上。

    床上的那女尸身体还在继续挪动,挪动得很慢很慢,也不知道那红色绳子绑在那女尸的腿上多少日子了,膝盖已经完全变了样儿,慢慢的磨蹭下床后,突然脸色一转,跳到了床下。

    女尸一直往前走动,来到了桌子前,坐下之后又开口说道:“血,盆里的血,给我盆里的血。”

    小鬼在一旁很快就听明白的那女尸的意思,走到桌子下拾起了那装满了血水的盆,直接搬在了桌面上。

    女尸缓缓伸开了两只手,把桌子上的盆捧在手里,嘴凑到了盆边,开始咕咚咕咚喝了起来。这一口接着一口,将那装满了血水的脸盆直接全部灌进了肚子里。

    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看见她喘气,连呼吸都没有,喝东西就跟灌酱油一样,一口的猛吞。

    铃铛站在一边看得头皮都发麻,一声也吭不出来。

    这时,稳坐在桌前的女尸,又开口说道:“碗……碗……碗里的肉,肉……”

    小鬼犹豫了会,回头看了看放在木床下的那只木碗,里面装着一块生呼呼的血肉,都有些发臭了。

    小鬼上去之后,捡起了木床下的肉,拿到手里之后,便往桌子方向跑了过去,把整碗的肉都放在了桌面上。

    “筷子……筷子……还有筷子,给我一双筷子!”

    小鬼这时候,对着那女尸说道:“如果用筷子吃的话,那就一点血味都没有了,要不还是直接用手抓吧。”

    女尸僵硬而轻缓的点了下头颅,伸出一只手直接往那碗里的肉抓了过去,抓起后,递送到嘴边,把嘴唇张开,直接就塞了进去,一口吞进了肚子里,上下两排牙齿根本就没有去嚼动。

    女尸吃完肉后,嘴唇边都是血,拍了下桌子,说:“照相机,我的照相机。”

    而女士嘴里所说的照相机就摆放在桌子前,小鬼只是把手推动了一下相机,送到了女尸眼前,说道:“给!”

    女尸拿起相机,一直用着那双四眼,左右看了好一会儿,又道:“照片,我的照片,照片给我!”

    小鬼应了一声,说道:“嗯,您在这等我一下,我刚刚在一层楼下墙壁上看见了不少照片,我去帮你拿几张来。”

    话说到这里,小鬼把腿一拔开,转身便冲到了楼下,大约过了十几秒后,小鬼再次回到了楼层上,手里捧着好几张褪色的黑白照片,笑着看向那女尸,跑到了她身边。

    小鬼把照片又摆放在了她眼前,女尸把拿起其中一张照片看了一眼后,随手扔在了一边,又拿起第二张照片,看了一会后,又把第二张照片撕成两半,捏成一个小纸团,甩到一旁。

    紧接着,女尸又手拿起第三张照片,这时她突然说道:“不是这张,也不是这张,更不是这张。”来来回回折腾了好一会,女尸把桌面上的七八张照片都撕成了碎片。

    小鬼站一边,看着那女尸的一举一动,又上去说道:“伯娘,您别着急,我在去楼下帮你找找!”

    女尸眼睛里全是泪水,哭哭泣泣的说道:“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不用谢!”小鬼声落之后,又跑回了楼下,等他上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大堆的照片,数下来大约有一百多张左右。

    小鬼把照片全部放在了桌子上,扭头笑着对女尸说:“伯娘,您在仔细看看,这里有没有你要的照片啊?”

    站在床边的铃铛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去就揪着那小鬼的耳朵,教训道:“你这小鬼头在干什么呢?你认识她吗?你就这样帮她,而且你知道她是人是鬼吗?“

    小鬼耳朵都被揪红了,不得已惨叫了一声,直到铃铛松开了手,小鬼便捂着耳朵难过说道:“姐,你干什么呀,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吗?”

    “我相信你,当然相信你了,我要是不相信你,会跟你在一块吗?”

    “那就好呀!”

    也不知道这小鬼为什么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变得这么开心,每说一句话脸都会笑开花,好像真的遇见了什么非常愉快的事情一样。

    哭泣声再一次从桌旁传来,是那女尸的哭泣声。小鬼回头看向那女尸,发现桌前那一百多张找片都被她撕碎了,嘴里一直在咕咕叽叽的泪说着:“不是这张,也不是这样,更不是这张,没有,没有,都没有,怎么都没有。”

    这一说着,女尸左手半张碎片,右手一团纸团,都被她折腾得不成型了,最后直接两脚把桌子一踹,大哭道:“都不是,这里都没有,照片呢?我的照片呢?”

    小鬼看着那女尸哭得泪流满面,慢走上去用手轻轻拍了拍她那脏兮兮的后背,安慰道:“伯娘,你在仔细的想一想,说不定能想起来呢?”

    这回女尸听到这话便不哭了,用食中二指抹掉了角上的眼泪。

    (未完待续)。

    a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二十七章 血活人-科幻灵异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前世怨灵》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贪吃的狗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