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韩娱之王的游戏 -> 书目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红豆生南国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红豆生南国

    “你确定是出来采风而不是抽风?”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金泰妍临时起意却也早有准备的出走。【】

    单单看她换上的一身普普通通泯然与众人的伪装服饰,就很难想象泰妍只是简单盘算了一两天。借着午后大家的昏昏欲睡,和无法避免的放送警惕,她拉着金珉硕悄然出现在了停车场。

    “快开车快开车!”顾不得反驳金珉硕讽刺意味的话,泰妍兴奋地催促着,两眼里满是闪亮的光:“晚了敏京姐就该回来了。”

    “她和素英一定会杀了我。”无可奈何地发动汽车,金珉硕很是认真地肯定道:“对此我毫不怀疑。”

    “到时候我护着你!”泰妍很义气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大意凌然地道:“毕竟是我来着你出来的,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系好安全带!”因为这句话的引申含义太污而黑了脸的金珉硕提醒了一句,缓缓驶离了酒店。

    直到开出去好久,从后视镜里看着那幢建筑越来越远,泰妍才深吸了一口气,爆发般地大喊道:“自由了!”

    “这么开心吗?”金珉硕笑着瞥了她一眼::“就好像你是在坐牢一样。”

    “敏京姐对我好是很好的,”抓了抓从兜帽里调皮漏出的发丝,泰妍嘟囔地抱怨着:“但是到底是因为我的缘故而撤了东民欧巴总经纪人的位置,龙德欧巴接手以后,大家都战战兢兢保持着一种过分紧张的状态,那种气氛简直是……”

    回想着哆嗦了一下,她嫌恶地摇了摇头:“比起坐牢也差不了多少了。”

    “所以说还是托你的福啊珉硕,”讨好地看了过来笑着道:“都是有你帮忙,我们才能到新西兰避避风头。”

    “工作而已。”金珉硕不假辞色地道:“不是你自己说的吗?想要在新西兰拍MV。”

    “我说是说了。”挠了挠下巴,泰妍挑高了眉:“但是能够说服公司同意,我知道还是多亏了你。”

    亏你还有点良心……金珉硕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

    “现在去哪儿?”他打开了车载音响,动感的音乐立刻充斥着车厢内外:“总要说个目的地吧。”

    “走着看呗,”泰妍的脑袋不安分地左顾右盼,留意着街边经过的各种店铺:“买买,玩玩,吃吃,喝喝……”

    “呵呵。”金珉硕果断给予了最不屑的讽刺:“我希望你的脑容量足够让你意识到我们时间有限,并不可能消耗在你说的完全是浪费生命的无意义的事情上。”

    “呀!”不满地白了他一眼,泰妍鼓起了腮帮子:“是你出来玩还是我出来玩?”

    “是你拉着我出来陪你玩。”金珉硕觉得自己这句话已经把意思表露嘚不能更明显了,没想到泰妍还是振振有词:“错!”

    双臂交叉横在胸前,比出一个叉字,泰妍得意地挤眉弄眼道:“你只是我的司机,我的钱包,我的搬运工而已。”

    ……听着就好特么没前途。

    “那里那里!”飘在窗外的视线忽然聚在某个固定的位置,泰妍不住拍着金珉硕示意停车:“我要吃那个!”

    顺着她的目光焦点看去,街边停驻着的快餐车上,大大的冰激凌的标志很是夺人眼球。

    金珉硕的眼角抽动了一下。

    “待在车上别动。”按着泰妍做好,金珉硕解开了安全带:“我去买。你要什么口味的?”

    “每个味道各来一份!”泰妍相当真挚地眨了眨眼。

    ……老子要罢工!“给你三秒钟重新做个选择。”

    “抹茶红豆谢谢。”她老老实实地道。

    粗重地呼出一口气,顶着骄阳,金珉硕下车走了过去,不一会儿端着一大……盆?——对不起我确定那个容器已经可以达到盆的程度了,天可怜见它几乎真的有泰妍的脸那么大!——红绿相间的冰激凌走了回来。

    “给你。”塞在了泰妍迫不及待伸出的双手上,金珉硕继续开动。

    近视眼小姐这才看清,绿色的是冰激凌本身的眼色,红色的却是后浇上的粘稠的红豆酱。

    “谢谢了。”嘿嘿一笑,她大大地挖出一勺填进嘴里,立刻闭上眼睛,整张脸上呈现出一种沉浸其中的享受。

    “好好吃!”感叹着异域风情的可口冰激凌,泰妍的身子也跟着音乐的律动摇晃了起来。

    此刻的伴奏是被粉丝戏称为少时专属BGM的《mi mi mi》,配合着火热而激情的天气,相得益彰。

    “你没给自己买?”好半天才注意到金珉硕双手空空专注开车,泰妍疑惑地皱起了眉。

    “哦,你吃就好了。我对这些不感兴趣。”金珉硕懒散地应道。

    “那怎么行?”泰妍撅起嘴来:“说出去好像我金泰妍欺负人似的!”

    “张嘴!”不给金珉硕留下辩解的机会,她举着一勺凑到了金珉硕嘴边。

    “别闹。”很无奈地偏头看了她一眼,金珉硕劝着:“我开车呢。”

    然而泰妍出乎意料地固执,认了真的眸子盯着金珉硕不放,勺子顶了顶让他已经感受到了那冰凉的触感。

    无声地叹了口气,金珉硕张开了嘴。

    “这才对吗?”笑意浮上嘴角,泰妍又靠过来送了送,总算是让金珉硕吃下了买给她的冰激凌。

    她倒也没嫌弃,就这样自己又吃了起来,偶尔又给金珉硕喂一点,满满一大盆到底不够两个人的分量,不一会儿就空了个底掉。

    “嗝。”满足地打了个嗝,泰妍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我感觉我都快饱了。”

    “万幸你说得是快而不是已经,”金珉硕打着方向盘:“要知道咱俩中午可都没吃呢。”

    “空着肚子就是为了留到现在吗。”泰妍笑了笑:“你不能否认酒店的饭菜实在不怎么样。”

    “得了吧。”金珉硕嗤笑一声,戳穿了她的谎言:“你牙根就没动筷子!”

    “人艰不拆啊亲故!”泰妍哀怨地白了金珉硕一眼:“我不要面子的吗?”

    在这样你来我往,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金珉硕占据优势,然而泰妍也不厌其烦的吵吵闹闹中,两个人走过了三个街区,先后品尝了巧克力曲奇,Lamingtons海绵蛋糕,Sausage sizzles热狗。

    最后,在远离市中心的城镇边缘,远远瞭望着海湾外高高屹立着的灯塔,坐在车前的引擎盖上,在清新而略带咸腥的海风之中,泰妍抱着Tua Tua贝滋滋儿啃着,金珉硕则负责消灭被她尝了一口就弃之敝履的鲨鱼肉配炸薯条。

    “它真的很硬不是吗?”看着金珉硕艰难地咀嚼着,泰妍不好意思地给自己找着借口:“我感觉我的牙都快崩碎了。”

    “那你需要尽快看牙医,而不是浪费粮食。”金珉硕的声音含含糊糊:“而且这种肉质也并不是硬,而是相当的坚韧有嚼劲。”

    撇了撇嘴,泰妍把备课以一个高抛球的姿势扔向了大海。

    “本垒!”“没中!”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怕是不知道棒球的规则吧。”金珉硕汗颜道:“这就跑垒了?”

    “呀,我哥可是狂热的棒球爱好者好吗?”泰妍不满地白了他一眼,挺胸答道:“而且我们也不止一次被邀请在职棒联盟的比赛里开球了。”

    拍了拍双手,她放松地向后一趟,整个人与引擎盖完全平行。

    “真美啊!”天空呈现出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出的蓝色,在金珉硕看来是任何后天调配都难以达到的纯粹天然的效果。

    “在首尔可是看不到这么干净的天空了。”泰妍低声呢喃着,不知是在跟金珉硕说话还是在一个人自言自语。

    看了一眼她脸上不加掩饰的痴迷沉醉,金珉硕勾了下嘴角,学着泰妍的姿势躺了下来。

    支撑许久的老腰等到了放松,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尽管马上忍了下来,但转头过去,还是对上了泰妍噙着笑意的眸子。

    “珉硕你也要注意身体啊。”泰妍眨了眨眼,没有费劲遮掩自己的调皮:“工作固然重要,健康也不容忽视啊。”

    “我认为每天坐家的宅女没有资格在这一点上批评我,“金珉硕不甘示弱地还口道:”而且我这么辛苦工作也不知道是为了哪个没良心的混蛋!“

    “谁啊?”故作不知地左顾右盼,金珉硕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泰妍即使演技再尴尬,还是可爱得紧。

    “就是你!”金珉硕扬着下巴道:“金泰妍xi?”

    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金珉硕很欣慰地注意到,这一次并不是大妈笑。

    “谢谢了。”忽然的道谢让金珉硕皱了一下眉头,陡然转向宁静的气氛也让他一时有些不适。

    “谢谢你帮我写歌,谢谢你为我录音,谢谢你努力争取做我的制作人,谢谢你和公司要求来新西兰……”一一列举着,仿佛想要把所有憋在心底良久的感谢一股脑倾倒出来,泰妍认真地看着金珉硕:“谢谢你。”

    “呃……你这么说事后分红会多给我一些?”金珉硕怀疑地看着她道。

    “呀!”多么感人的氛围,这家伙就会说一些大煞风景的话来破坏气氛!泰妍踢腾着悬空的腿吼了一声。

    “变脸变得真快啊。”用一种谁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的声音“嘀咕”着,金珉硕叹气道:“刚刚还谢谢呢,这就开始骂人了。果然少女时代都是骗子啊!”

    咬着牙荡过腿去照着金珉硕的小腿狠狠来了一脚,随着一声压抑的吸气声,泰妍满意地注意到金珉硕老老实实闭上了嘴。

    天上有一架飞机飞过,在湛蓝的天空中滑过一道白色的痕迹。

    伸出手来顺着那道痕迹比划着,泰妍眯起了眼睛一个人玩得开心。

    ————

    快乐总是短暂的,作为一个有自制力的艺人,泰妍很清楚自己任性的界限在哪里。

    在一个适当的时间提出她玩够了,可以打道回府了,泰妍留意到背对自己的金珉硕着实松了一口气的轻松白表现。

    刚刚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看来这孩子也的确是担惊受怕的啊。

    满意地点点头,泰妍决定以后对金珉硕更好一点也就是了。反正现在欠这个后辈的人情已经快要还不清了。

    车子在街道上疾驰着,仿佛在追着西沉的落日。伸出手去探在温暖的阳光里,握紧手心,仿佛这样就可以挽留下那些可爱的光线精灵。

    “原来南半球太阳也是东升西落啊。”泰妍怅然道:“我还以为会和首尔不一样呢。”

    “你的地理知识可能学到狗身上了。”金珉硕吐槽着道:“南半球的太阳当然也是东升西落啊。”

    “我只是觉得,”没理会金珉硕的讽刺,泰妍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时间可能就会停留在此刻更长时间了。”

    “时间永远是向前流动,无法暂停更无法后退。”金珉硕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这是唐诗吧?”泰妍怀疑地看了过来:“你还懂这个?”

    “大意就是,离开我的人,已经不可能,也不值得去挽留了。”金珉硕解释着:“中国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诗。”

    “李白我知道!”举起手来抢答着,泰妍笑着道:“韩国课本里也有教《静夜思》的。“

    “那是你们那个时代的课本,现在早就没有了。”处于作为国人的自尊,金珉硕提醒着她道。

    “可惜了。”吧咂了一下嘴,泰妍表示着自己的遗憾。

    “你可能会喜欢另外一句诗,”金珉硕又吟诵了起来:“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唐代王维,相思。”

    “相思……白天你跟老板说的那种酒,好像也是叫这个名字?”泰妍回忆着。

    “长相思,新西兰特产白葡萄酒。”金珉硕瞅了她一眼。

    “我们去买几瓶吧,我打算带回国。”泰妍说着舔了舔嘴唇:“白葡萄酒?他听起来比红酒更有意思啊。”

    再一次,金珉硕为自己招惹出这个个不省心的玩意儿而悲鸣。

    ——————

    相思红豆生南国,自古南国长相思。。

    a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四百九十九章 红豆生南国-玄幻奇幻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韩娱之王的游戏》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泰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