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魔王是如何玩坏勇者的 -> 书目 -> 前世情人(杀戮炼金兵器)芙蕾雅(树雨)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前世情人(杀戮炼金兵器)芙蕾雅(树雨)

    “知道,知道。【】这前世的事情,鬼晓得是不是真的?我看更像是中了幻术后,产生的幻觉。别把它当真了。你以为我喜欢卷入这种事件?会长反复交待我们的都是见机行事,更甭提以身犯险了。”

    布兰闻言,小声答复卡莉。卡莉遂放下了手中的弯刀。于是,他们俩人骑的蓝色飞龙始终和南南保持着,五十米以上的距离,从未有靠近过。雷德修斯也晓得布兰这个家不好当,没有强求这二人的协助。

    “舒蕾妮娅殿下。哈杰特老师是怎么到下界之巅的?怎么成为了你们国家的贤者的?”和舒蕾妮娅并肩坐在南南身上的缇雅,密切注视着下方天壁城的情况,问翼人公主。

    “据传,哈杰特老师几百年前,就已经是国立皇家学园的专职教授了;谁也不知道他来自于哪里,只知道他是前任校长推荐的,一位非常有本事的贤人。

    老师曾经还担任过我父皇的家庭教师,前任国立皇家学园的校长逝世后,便继任成为了现任校长。因为,他不喜欢校长这个头衔,所以从来不自称校长,也不喜欢别人称呼自己为校长。

    导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被老师和同学们尊称为贤者;久而久之,便获得了贤者这一称号。”舒蕾妮娅耐心的解释了,哈杰特那下界之颠遗留的事迹。

    “哈杰特老师、哈杰特老师、请回话。沙罗曼蛇现在跑到哪里去了?”缇雅这个时候,已经取出了舒蕾妮娅背包内的水晶球;开始施展联系法术,呼叫哈杰特。

    “因为你们飞得太高。那畜生觉得自己够不到你们,正在蓄力呢。一定小小心啊。”哈杰特老师的脸孔出现在了水晶球上。

    “还有,老师,您是怎么从新月大陆,来到下界之巅的呢?而且,怎么长了一对翅膀,变成了翼人呢?”缇雅继续疑惑不解的询问哈杰特。

    “这还不是多亏了西鲁菲,也就是依莉丝殿下您啊。当菲里德复活的巨人王——歌利亚,也就是加曼毁灭新月大陆时。您使世界从某种程度的重生了,这其中就包括老朽。

    因为,老朽身上背负着特殊的使命,又距离菲里德较远;没有被他身上携带的邪气,也就是禁咒所污染;才得以保持了原貌,直接穿越到了五千年后的下界之巅。

    来到下界之巅后,为了行动方便;我于是模仿当地翼人的外观,用法术给自己身后变了一对法术翅膀,看起来就和真的一模一样。接着,我为了混口饭吃,应聘国立皇家学院的教师职位,被校长赏识;最终,阴差阳错的变成了这个国家的贤者。

    还有,请您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背后的这对翅膀是假的。”哈杰特使自己身后的一对洁白羽翼,瞬间消失之后,又重现的解答了缇雅的疑惑。

    “那么,哈杰特贤者。在你们学园避难的民众,现在还都能飞吗?”雷德修斯见状,插嘴进来,神情肃穆的提问。

    “修阁下,您的意思飞离天壁城,对吧?现在,教师和学生们都能飞。大多数民众飞下山,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还有少量伤员存在,我们不能扔下他们不管呐。老朽认为,先解决沙罗曼蛇才是正确的。”哈杰特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但这孽畜的实力尚不明朗。我们并没有解决它的十足把握。所以,我认为先掩护你们撤退,能撤出多少人算多少人。剩下的伤员由飞龙运出。先把一但开打可能出现的伤亡,降低到最低限度。再来想办法一步步来对付它。”

    雷德修斯言辞谨慎的道出了自己设想的方案。由于,在空中瞅见了沙罗曼蛇天灾等级的力量;大剑士深知,自己又遇见了一个腐化巨龙等级的对手,稍有不慎便有可能万劫不复。

    “不除掉它,掩护绝对会伤亡惨重的。沙罗曼蛇可是会喷射岩浆的。要能逃离这里,我们这里的人不早就逃脱了?并且不杀了它。它绝对会纠缠不放。那么山下的人便也有危险了。

    阁下若实在是没有把握的话。曾经有个叫神秘商人的人…”哈杰特老师像老学究一样,说了一大堆话,才总算意识到要进入正题了。

    “呲嘎!——呐命来!——”就在这时,潜伏在天池湖沸腾、翻滚的熔岩中的沙罗曼蛇;突然像射水鱼一样,嘴中朝南南喷射出了一股桔红色的灼热岩浆流;

    随后怪叫一声,犹如鲤鱼跳龙门般的左右摇摆着尾巴,在死火山顶腾空高高的跃起;紧随岩浆流,张开布满带倒勾森白利齿的血喷大口,吐出分叉燃烧着火焰的信子,直扑赤红色的双足飞龙——南南咬来。

    对此突发事态,早有心理准备的南南见状;迅速一个右旋转,在已成一片废墟的天壁城高空,成功躲避了沙罗曼蛇岩浆流的袭击。【】

    紧跟着,脱去了外套棉袄,露出了一身漆黑动力甲的雷德修斯,身后背包喷射出了一大股灼热的气流;飞窜旋转着,怀里抱起一挺M249外形魔弹连发器(从漆黑六翼组织缴获),就扣动扳机;瞄准直扑上来的沙罗曼蛇,倾泻出了六毫米口径的魔弹头弹幕雨。啪啪啪啪!…

    “穿着这身盔甲还真TM方便,怪不得菲里德那么牛逼!”雷德修斯一边紧握M249魔弹连发器,飞舞转圈的围着沙罗曼蛇扫射,一边感慨。

    此刻,身着银白动力甲的缇雅,也脱下了棉袄;像火箭兵一样,背包喷气的飞离了南南的脊背;握举红蓝两颗宝石镶嵌于杖头之上,套着银白动力杖套的皇家礼制法杖;瞄准沙罗曼蛇的头部,就喷射出了一大颗钻石星辰般的冰冻结晶球。

    嘭轰!“嘶嘎!——”

    本想伸脖子去咬南南的沙罗曼蛇,顿时被雷德修斯M249魔弹连发器射出的魔弹头,打得眼皮附近火花飙溅,根本不敢睁开眼睛;脖子上(向上跳跃的惯性,又使它飞高了一点)又挨了缇雅冰球的重重一击,失去平衡的惨叫了一声。

    唰——啪!唰——啪!...炎风魔刃也在空中飞舞旋转着,来回反复穿刺着沙罗曼蛇的躯体,火星直冒。但是,雷德修斯、缇雅、炎风魔刃的攻击,均未能穿透巨蛇坦克装甲般坚韧厚实的皮肤。

    “呲嘎!——吾在下面等着你们。不下来受死,皇家学院里面的翼人就死定了!——”明白自己跳到空中,只能被动挨打的沙罗曼蛇,大声发出了威胁;径直落回了,天池湖滚烫灼热、蒸汽袅、,冒鼓着岩浆泡的熔岩“湖水”中。哗啦!——

    “雷德修斯先生!——哈杰特老师,还有话要告诉你。”沙罗曼蛇掉回天池湖后。舒蕾妮娅骑在南南背上,双手捧举水晶球的飞到了雷特修斯眼前,通知。

    “咳嗯…修阁下。数个月前(正是菲里德杀孟菲斯后,抵达旧王都.伽利亚休息的时间)。有个叫神秘商人的人,曾经到老朽这里来,告诉老朽。

    如果有哪一天,漆黑六翼组织的人作乱,召唤出了所有人都对付不了的怪物;就请一位前世名字叫修的人,念诵咒语召唤炼金兵器,击杀之。老朽问他,怎么知道有修这个人的,还是前世?他回答,天机不可泄露尔。

    然后,他就告诉我了召唤咒语,离开了。还说,非得修阁下您亲自念诵,才能见效。要老朽现在,告诉您咒语吗?”哈杰特的脸孔,随即在水晶球中,近距离的告诉雷德修斯。

    “当然。”雷德修斯却紧张的鸟瞰、注视着,已成一片废墟,天壁城——国立皇家学院所在位置的附近,头也不回的答应。

    “快让本学者下去!——用电击枪牵制沙罗曼蛇,否者咒语还没念完,人就死光了!——”此刻南南背上,雷德修斯脱掉的棉袄附近。李明从碧绿的水晶匣子——圣启水晶内探出了上半身,也密切注视着下方的大声呼唤同伴帮忙。

    “呲嘎!——呐命来!——”就在这时,潜伏在天池湖沸腾、翻滚的熔岩中的沙罗曼蛇;突然像射水鱼一样,嘴中朝南南喷射出了一股桔红色的灼热岩浆流;

    随后怪叫一声,犹如鲤鱼跳龙门般的左右摇摆着尾巴,在死火山顶腾空高高的跃起;紧随岩浆流,张开布满带倒勾森白利齿的血喷大口,吐出分叉燃烧着火焰的信子,直扑赤红色的双足飞龙——南南咬来。

    对此突发事态,早有心理准备的南南见状;迅速一个右旋转,在已成一片废墟的天壁城高空,成功躲避了沙罗曼蛇岩浆流的袭击。

    紧跟着,脱去了外套棉袄,露出了一身漆黑动力甲的雷德修斯,身后背包喷射出了一大股灼热的气流;飞窜旋转着,怀里抱起一挺M249外形魔弹连发器(从漆黑六翼组织缴获),就扣动扳机;瞄准直扑上来的沙罗曼蛇,倾泻出了六毫米口径的魔弹头弹幕雨。啪啪啪啪!…

    “穿着这身盔甲还真TM方便,怪不得菲里德那么牛逼!”雷德修斯一边紧握M249魔弹连发器,飞舞转圈的围着沙罗曼蛇扫射,一边感慨。

    此刻,身着银白动力甲的缇雅,也脱下了棉袄;像火箭兵一样,背包喷气的飞离了南南的脊背;握举红蓝两颗宝石镶嵌于杖头之上,套着银白动力杖套的皇家礼制法杖;瞄准沙罗曼蛇的头部,就喷射出了一大颗钻石星辰般的冰冻结晶球。

    嘭轰!“嘶嘎!——”

    本想伸脖子去咬南南的沙罗曼蛇,顿时被雷德修斯M249魔弹连发器射出的魔弹头,打得眼皮附近火花飙溅,根本不敢睁开眼睛;脖子上(向上跳跃的惯性,又使它飞高了一点)又挨了缇雅冰球的重重一击,失去平衡的惨叫了一声。

    唰——啪!唰——啪!...炎风魔刃也在空中飞舞旋转着,来回反复穿刺着沙罗曼蛇的躯体,火星直冒。但是,雷德修斯、缇雅、炎风魔刃的攻击,均未能穿透巨蛇坦克装甲般坚韧厚实的皮肤。

    “呲嘎!——吾在下面等着你们。不下来受死,皇家学院里面的翼人就死定了!——”明白自己跳到空中,只能被动挨打的沙罗曼蛇,大声发出了威胁;径直落回了,天池湖滚烫灼热、蒸汽袅、,冒鼓着岩浆泡的熔岩“湖水”中。哗啦!——

    “雷德修斯先生!——哈杰特老师,还有话要告诉你。”沙罗曼蛇掉回天池湖后。舒蕾妮娅骑在南南背上,双手捧举水晶球的飞到了雷特修斯眼前,通知。

    “咳嗯…修阁下。数个月前(正是菲里德杀孟菲斯后,抵达旧王都.伽利亚休息的时间)。有个叫神秘商人的人,曾经到老朽这里来,告诉老朽。

    如果有哪一天,漆黑六翼组织的人作乱,召唤出了所有人都对付不了的怪物;就请一位前世名字叫修的人,念诵咒语召唤炼金兵器,击杀之。老朽问他,怎么知道有修这个人的,还是前世?他回答,天机不可泄露尔。

    然后,他就告诉我了召唤咒语,离开了。还说,非得修阁下您亲自念诵,才能见效。要老朽现在,告诉您咒语吗?”哈杰特的脸孔,随即在水晶球中,近距离的告诉雷德修斯。

    “当然。”雷德修斯却紧张的鸟瞰、注视着,已成一片废墟,天壁城——国立皇家学院所在位置的附近,头也不回的答应。

    “咳嗯…修阁下。数个月前(正是菲里德杀孟菲斯后,抵达旧王都.伽利亚休息的时间)。有个叫神秘商人的人,曾经到老朽这里来,告诉老朽。

    如果有哪一天,漆黑六翼组织的人作乱,召唤出了所有人都对付不了的怪物;就请一位前世名字叫修的人,念诵咒语召唤炼金兵器,击杀之。老朽问他,怎么知道有修这个人的,还是前世?他回答,天机不可泄露尔。

    然后,他就告诉我了召唤咒语,离开了。还说,非得修阁下您亲自念诵,才能见效。要老朽现在,告诉您咒语吗?”哈杰特的脸孔,随即在水晶球中,近距离的告诉雷德修斯。。

    a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前世情人(杀戮炼金兵器)芙蕾雅(树雨)-玄幻奇幻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魔王是如何玩坏勇者的》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单机玩家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