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难择路 -> 书目 -> 五百五十章 纵有天地王佐才,不过循环一死局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五百五十章 纵有天地王佐才,不过循环一死局

    “你去外面准备个削尖的木桩子,就是俺以前串突辽狼畜生那种。???  ”李得一朗声对着进来的站岗兵卒吩咐道。

    “是!”这名兵卒高声答应,领命而去。

    兵卒走后,李得一蹲在王猛身边,仔细打量着他。刚才让那碗茶水一泼,王猛脸上的油泥被抹去大半,顿时露出其本来的好样貌。

    要说这王猛,长得真是堂堂正正,一表人才。虽然他此刻破衣烂衫,且被李得一拿住,显得狼狈不堪,但仍能依稀看出其却是一名雄姿魁伟的壮男子。

    此时此刻,王猛被捕缚绳捆得死死,躺在地上,使劲儿挣扎,将脖子憋得通红,扭头看着李得一,满脸不解。先前还好好地,这李副团长怎么说翻脸就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李得一瞅着王猛这样,心道:罢了,俺今天让他死个明白。想到这儿,李得一就想开口说点什么,可等嘴一张开,忽然就想到另一个经天纬地之才,范国师的种种所作所为,想起那些无辜惨死百姓的累累尸骨。话到嘴边,却变了味道。

    “让你整天想着什么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让你整天想着什么寻找明主,一展胸中抱负,扶持一代圣君,一统天下。俺让你整天想着什么封王封侯,功名富贵。这天下,这平周百姓亿万生灵,就是被你们这类能人给祸害咯!”李得一说着,气不打一处来,每说一句,就狠抽王猛一个嘴巴子。

    啪、啪、啪,三个嘴巴子下来,王猛已经彻底被打懵。

    他再是没想到,这位李副团长,真如外界传闻那样,抬手就宰人,瞪眼就要杀人,而且杀人似乎还喜欢动用酷刑。王猛游历天下时,曾见过被定北守备团活活穿死在木桩上,立了一路的那些突辽狼畜生。

    那些突辽狼畜生,无不是惨嚎几天几夜之后,才慢慢流干体内的污血,痛苦万分的死去。

    想到这儿,王猛吓出一身冷汗,开始奋力挣扎。

    连打王猛三个嘴巴子,李得一的情绪似乎重新平稳下来。

    “呦呵,还想挣扎?俺看你是不甘心就这么死?行,俺今天就跟你说道说道,让你死也死个明白。”李得一脸上露出一丝狞笑,阴测测道。

    “俺来问你,你是不是觉着你如今满腹经纶,浑身经天纬地之才,故此一心想要寻找一位明主,匡扶天下,结束这乱世?”李得一朗声问道。

    “不错!大丈夫生逢乱世,自当拼尽一身本事,择明主而忠侍之。施展腹中良谋,襄助明君再合寰宇,重造太平!如此,方不负平生所学,方能救天下万民于水火之中。如今李副团长空有统一天下之能,却弃而不用,惜哉!这天下苍生,还不知要经受多少年战火,痛哉!当今百姓惨遭涂炭,天下到处一片狼藉,我王猛岂能袖手旁观。既然身逢此乱世,必当一展平生所学,上扶明主,下安黎庶。唯有如此,得偿夙愿,问心无愧。”王猛此刻虽然身临绝境,但仍旧头脑清晰,思维敏捷,几乎不假思索,就喊出这番话。

    王猛这番话说的,慷慨激昂,句句都很有道理。只可惜这道理,只是他自己的道理。既不是灭国亡种的平周朝的道理,也不是那亿万惨死的平周百姓的道理,更不是李得一的道理。

    “呦呵,死到临头,你还一套一套的。”李得一把王猛使劲儿摁住,恶狠狠道:“你今天既然自投罗网,俺就好心劝你不要再挣扎,免得待会儿死前多受罪。你也不打听打听,俺定北守备团要杀的人,谁能跑了?强似那范国师,还不是被俺守备团留下一条臂膀。”

    听到这话,王猛拼尽力气又挣扎一番,现自己仍旧无法挣脱。王猛似是已经绝望,泄了最后这口气,颓然放弃挣扎,被捆在地上,一动也不再动。

    王猛常年游历天下,仅靠编畚箕换些钱财度日,哪里能吃得饱。由于经常挨饿,身体羸弱,这次被李得一制住,也是他命中有此一劫。

    见王猛认命不再挣扎,李得一这才伸手把他扶正,道:“你们这些能人异士,整天就想着匡扶明君,一统天下那一套。你知不知道,你要踏着多少兵卒和百姓的尸骨,才能一统天下?俺攻打突辽国,杀突辽狼畜生。就是因为突辽国暴虐无道,以虐杀平周百姓为乐,若是让突辽国继续肆虐下去,还不知要死多少无辜百姓。故此俺定北守备团这才兴兵攻伐突辽国,救下这天下。俺定北守备团,可不会为了什么狗屁皇帝一统天下,就随意兴起战乱。”

    王猛靠在门框上,嘴里喘着粗气,静静听着,双目紧闭,也不答话。

    李得一继续道:“你是不是觉着俺杀你杀的冤枉?想来你学成这一身本事也是不易,好不容易出来遍游天下,自以为找到明主,未曾想却惹来一场杀身之祸。”

    王猛依旧紧闭双目,不肯再接话。他自忖该说的皆以说完,再开口亦是无用,凭白显得自己贪生怕死。“我已无话可说,要杀要剐随你。”王猛心中暗道。

    “你不开口,俺也知道你死的不甘心,还觉着自己死的冤枉。是也不是?”李得一道。

    “报告!副团长,木桩已经备好!”兵卒匆匆品跑了进来。

    李得一伸手拽起王猛,押着他往门外就走。

    王猛好似真死心了一般,踉跄着脚步,亦步亦趋跟着李得一往外走去。

    李得一把王猛押到木桩下,将王猛架起来,准备待会儿用木桩将其串成肉串。

    “你这是要干啥?”一道声音忽然响起,小刘团长刚好从外面走过,正看到这幕。

    “师哥,俺准备穿死这个王猛。”

    “哦?他犯了啥事?居然需要动用如此惨烈的刑罚?”

    “也没犯啥事,就是来劝俺起兵征战天下,当皇帝。”李得一道。

    “他就说了这个,你就要杀他?你怎可如此嗜杀?”小刘团长皱着眉头不悦道。其实有时小刘团长颇为反感师弟动用酷刑,但那些突辽狼畜生残忍暴虐与野兽无异,杀也就杀了。此刻师弟手里拎着的,可是个平周人。

    王猛听了这话,终于睁开眼睛,上下打量着面前来人。

    王猛见面前这人三十多岁,短,颌下无须,面相刚肃端方,不怒自威。穿一身浅色便服,衣着并无特异之处。

    心忖这必然是传闻当中的那位定北守备团刘团长,王猛于是开口道:“在下王猛,见过刘团长。”

    “你这人倒是修养不错,死到临头,居然还如此淡然。”小刘团长看了王猛一眼,说道。

    “在下死何足惜,奈何从此天下将战乱不休,永无宁日矣!汝定北守备团以为打垮突辽国就能使天下重归安定,独不见如今三国鼎足之势已成。此后三国必将相互攻伐不休,不久这战火必将焚遍天下,百姓何安之有?汝定北守备团济世安民的一番作为,到那时必将化为一场笑谈。”王猛高声喝问。

    “呦呵,死到临头,你还来劲了。”李得一抬手又要打王猛。

    “行了,我大概已有些明白你为何要杀他。”小刘团长止住师弟,说道。

    王猛顿时愣住,他原以为,自己吼出这番话,会激得这位团长与他辩说。只要能继续说下去,就有可能向这位团长说清自己的抱负,使之接纳自己。却没想到,面前这位,也不买他的帐。

    “那如你所说,还非得有位大一统的皇帝出现,才能终结这乱世,让天下重归安定太平?”小刘团长问道。

    “然也!如今定北守备团坐拥一统天下之强兵,此天赐之能也,两位团长却弃天下如无物,弃而不用。如今三国新立,尚且不稳,定北守备团打垮暴虐突辽,已得天下民心。此乃天赐之时也!两位团长贪这片刻安宁,弃时不动。我曾闻:天予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望两位团长慎思之。”王猛继续滔滔不绝说道。

    其实他说的确实不错,夺取这天下,以定北守备团如今的战力与财力来说,确实如探囊取物一般。

    至于时机,早在定北守备团打下邺城之时,若是有心攻取天下,就该占据邺城。更别提后来在攻伐突辽国时,占据的那一座座城池。

    如今整个天下群雄,皆以定北守备团马是瞻。早些时候,若是定北守备团撕毁合约,强行据有那些城池,天下谁也不敢说什么。部分如王猛这类有志于天下一统的能人异士,甚至会拍手叫好。

    王猛当时看到定北守备团最后居然如约履行盟约,将城池平分出去。看到定北守备团最后不惜甘冒奇险,千里袭杀突辽皇帝,就此将突辽国在关内的统治土崩瓦解。他当时甚至还大为摇头,心道定北守备团此举固然壮烈,却不是英雄所为。突辽国此时瓦解,定北守备团将坐失一统天下的最好时机。

    在王猛心目中,大英雄就该心怀天下,时时处处以统一天下为最终目的,最终坐北朝南,登皇帝高位,御极四海才是。

    只是他却不知道,定北守备团的两位团长,对于皇帝,皆没什么好感,甚至痛恨至极。

    “你从哪儿学来的这些话,简直可笑之极。教你的老师,就不曾跟你说过平周末代窦家皇帝种种所作所为?什么只有一统天下,当皇帝才能终结这乱世,才能安定百姓?你难道就不知道,这乱世之所以出现,亿万平周百姓之所以惨遭涂炭,皆是因为平周朝的几位末代昏君所致?”李得一大声斥问王猛道。

    “这……”王猛刚要答话,忽然外面传来一个不着调的声音。

    “呦。两位团长都在这儿,干啥?开会呢?”三叔背着手,晃晃悠悠溜达了过来。

    三叔上下打量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王猛几眼,开口问道:“这人咋了?为啥被捆着?”

    李得一道:“这人叫王猛,今天来劝俺当皇帝。俺打算待会儿把他穿死。这不,木桩子都准备好了。”

    “啥?你为啥要穿死他。”三叔面色一惊,失声问道。

    “他劝俺攻取天下,当皇帝。”李得一道。

    “这不是好事么?你居然不想当皇帝?这天下还有不想当皇帝的?”三叔惊讶道。

    “俺就不想当皇帝。”李得一正色道。

    “那你杀他作甚?他纵然有过,也罪不至死。”三叔居然为王猛辩解一句。

    (未完待续。)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五百五十章 纵有天地王佐才,不过循环一死局-历史军事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难择路》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搞笑的我来了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