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霸皇纪 -> 书目 -> 第一卷 第882章 反击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一卷 第882章 反击

    中年男人不想杀人,至少不是现在杀人。【】

    高中生街头斗殴被刺伤,和高中生街头被杀,这完全是两回事。虽然高正阳是个孤儿,几乎没有亲戚朋友,但一个中学生横死街头还是很麻烦。

    所以,中年人带来的手下,都是经验丰富专门捅人的刀手。

    人身体很脆弱,脏器,大动脉等等,用刀子捅人一不小心就会捅死。所以,专业捅人也是技术活。

    先把高正阳重伤,让他无法参加高考,也没力气和孙洋争夺房产。等高正阳伤好了,也从中学生变成社会闲散人员了。

    到时候,不论是杀了吃肉,还是切掉器官卖掉,或者是送到某个矿场当劳工,完全看他喜欢。

    中年男人盯上高正阳,也不是简单为了出口气。更重要的原因还是那座价值几百万的武馆。虽然这不是公司正业,但既然发现机会了,就不能错过。

    先收拾了高正阳,把房子拿到手。等拿到钱,再收拾孙洋。钱就稳稳进入自己兜里。

    中年男人想的很好,他也不觉得会出什么问题。

    在人来人往街道上,一个少年不可能会时刻提放后面。高正阳再能打,也就是个十七岁少年,哪知道江湖险恶。

    几个刀手也很沉稳,下车后加快了脚步,却并不显得急促,更没有满脸凶色。

    最前面的瘦小汉子走到高正阳身后时,才不紧不慢一翻手腕,把倒握的匕首正过来,对着高正阳后背猛刺过去。

    雪亮的匕首,在暮色中闪过一抹寒光。

    前面的高正阳却突然一扭身,匕首就擦着他背后闪过去。没等刀手收手,高正阳左肘已经借着扭身的动作发力,正轰在刀手鼻梁上。

    人的肘部的骨头极其坚硬,格斗时肘部也是极其凶猛的武器。高正阳十七岁的身体算不上强壮,可这几年日夜练武可不是白练的。高正阳现在身体力量远超普通成年壮汉。

    猛然转身出肘,身体如弓,肘部如枪。这个发力动作既有太极老辣又有八极凶狠。正是高正阳依据环境做出的最适合的反击。

    肘尖的力量,至少有二百多公斤。要注意,这力量全部集中在肘尖的一个点上。这可比二百公斤一拳的杀伤力要大许多。

    人的鼻子也是很脆弱的器官,鼻骨下面就是一个空腔,而且密布着各种神经血管。

    高正阳一肘下去,那人鼻骨顿时碎裂塌陷。就如同被一个大铁锤迎面砸中,人甚至来不及惨叫,眼睛一翻就直挺挺向后摔倒。

    另外三个刀手都已经拿出刀来,正要围上高正阳,见状都吓了一跳。

    但他们很快反应过来,各个面露凶光,拿刀向着高正阳冲上来。

    高正阳也没犹豫,一转身就迈开大长腿狂奔出去。

    几个刀手很精悍,但身材照着高正阳就矮了一截,灵活敏捷就差的更远了。至于说爆发力,更没有人能和经过严格训练的高正阳相比。

    高正阳一起步,就把后面刀手远远甩开。几个刀手试着追了几步,就立即明智的放弃了追逐的想法。

    坐在面包车上的中年男人三哥,也一脸发懵。司机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三哥,要不要开车去追?”

    三哥想了下摇头:“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不用追了。”

    几个刀手一脸沮丧抬着那个受伤昏迷的男人,回到车上。

    三哥没好气的道:“死了没?”

    “没,没死,就是昏过去了。鼻骨也碎了。”

    一个刀手急忙答道。

    “他么的,没用的玩意。”

    三哥骂了一句,又道:“快点抬上来吧,在街上挺尸还不够丢人啊!”

    面包车空间够大,把昏迷的男人硬塞进来,到也能放得下。

    几个刀手坐在后面,大气也不敢出。这次行动太丢人了,连对方衣角都没摸着,反而被打昏了一个。

    三哥宋云峰可是飞龙会社这个分区主管,在会社也算的上是有实权的中层。几个人都归宋云峰管,这次办事丢了大脸,哪敢吭声。

    三哥回头看了几个人一眼,见他们一脸的丧气更是不耐:“先送会这玩意去医院。别说三哥不讲义气,办事无能,这个医药费让他自己掏。”

    几个人心里暗骂宋云峰刻薄,嘴上都连连应是。

    司机插话道:“三哥,那小崽子怎么办?”

    宋云峰冷笑:“不急,一个小崽子,我就不信能翻天!”

    面包车过了街口,就一路向着医院驶去。

    等面包车的尾灯融入车流,高正阳从街口大树后面转出来,看着远去面包车,眼神幽深冰冷。

    刚才几个刀手一下车,高正阳就感觉出来不对了。先天不灭神躯没有了,翻江倒海的圣阶力量也没了。

    但是,强大神识、心灵还在。

    神识虽然不能离开身体,却能让高正阳感官异常敏锐。尤其是受到外界刺激的时候,就变得超乎极限的敏锐。

    只是通过耳膜感应空气震荡,高正阳就能感应到方圆几十米内的各种细节。所以,他不用回头就能知道几个刀手的每个动作,每个呼吸。

    更奇妙的是,刚才的危险激发了他的心灵感应。十方心佛界是不能用了,但无瑕圣心却还保留着。

    事实上,是三哥他们还在后面尾随的时候,高正阳就感应到了有恶意的目光在打量他。

    圆满无暇心灵,立即就倒映出三哥的样子。高正阳这才醒觉,原来他强大心灵力量也保留下来。而且,比神识更加的好用。

    按照邪神的说法,不同能量就是不同维度层次。

    神识,就是强大阳神散发的无形电波。心灵力量,其实也是同样道理。只是心灵力量独立在另一个维度,和神识、元气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在蓝星上,心灵力量虽然也受到了严重压制,却是高正阳现有的最强力量。

    心灵能提前预感危险,这比什么能力都好用。更适合高正阳现在的状态。

    高正阳击倒一个转身跑开,只是不想惹得太多注意。有必要的话,他能把轻易解决所有人。但这可是蓝星,是蓝星上治安最强的联邦。

    当街杀人,在任何正常国家都不会被允许。这是挑战整个社会秩序。

    高正阳想解决三哥这群人,有许多办法。没必要扩大矛盾,去挑衅联邦治安机构。

    三哥这群人下手狠辣,做事很有行动力。拖下去,肯定会变成个麻烦。

    高正阳到不是害怕,他本来就计划着要找飞龙会社。对方这么不依不饶,只是坚定了他动手的决心。

    不过,如何动手却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高正阳回到家里,又给自己弄了一大锅肉。吃饱之后,他坐在那开始考虑起行动计划。

    作为不死金刚,高正阳经常在城市里进行各种任务。动手不难,难的是不留下痕迹。

    不死金刚的时候,他有钛极合金,能随意改变身体样貌特征。也正是仗着这种能力,他才能全世界到处横行,根本不怕被别人抓主。

    高正阳现在却没有这种本事。想要做的不露痕迹,这很难。

    现在科技很发达,现场留下根头发丝就会暴露身份。更关键的是,高正阳和孙洋、三哥有了直接关联。他们出事,很可能会找到他头上。

    到时候,高正阳就很难经得起严密的调查。早晚会露出马脚。

    当然,这只是最坏的情况。高正阳可不觉警察都是神探。一下就会找到他头上。

    高正阳吃饱喝足,突然异想天开,凝聚心神想要挪动桌子上的盘子。努力半天,盘子纹丝不动,他脸都憋红了。

    又试着挪碗,挪筷子,挪火柴。最后,高正阳拔下来一根头发丝,这下有用了。

    头发丝缓缓飘飞起来,但飞起没有两米,高正阳就失去了控制能力。又接着试验了一会,最多还是只能玩玩头发丝。

    没有半个小时,高正阳累的头昏眼花,差点再次昏过去。

    这不是他没有分寸,而是他要试验自己的极限。

    从试验的效果看,心灵力量想要干涉现实难度太大了。吹起头发丝那股力量,还不如普通人用力呼一口气来的有力。

    不过,心灵力量显然也是能够提升的。高正阳通过反复试验,就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丝的提升。

    虽然提升的量极其微小,但要是能顺利提升,假以时日用心灵力量扔个飞镖什么的绝对没有问题。

    最关键的是,心灵力量并不是拿来这么用的。

    心灵力量,当然是用来干涉别人的心灵,这才是正确的用法。高正阳在诸天万界的时候,可没没少用心灵力量装神弄鬼。

    对于如何使用心灵力量,他有着丰富经验。

    高正阳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决定出去找人试试。

    他找了件套头衫,穿在身上,把脑袋一套,半边脸就挡住了。夜色又深了,他这副打扮,就是和别人走个碰面,对方也看不清他的样子。

    高正阳走到院子里才要出门,却突然心生感应,外面有人正在盯着这里。

    孙洋猥琐厌恶的脸,也同时在高正阳心底浮现出来。

    这种源自心灵的直觉,清晰明确,没有任何含糊。

    “是这家伙……”高正阳不惊反喜,他本来就想找孙洋,对方还送上门来了。

    高正阳想到这里,回到房间取出了一双御寒皮手套,拿了一双旧的平底运动鞋,拿出速干胶在鞋底均匀到涂抹了一遍。

    等胶水干了,才换上鞋。检查了一下全身,没有任何疏漏后,从旁边的墙壁轻盈翻出去,在隔壁邻居家后墙跳出去。

    高正阳绕了一圈,又绕到正门外,远远就看一个人鬼鬼祟祟蹲在街角,打量着武馆大门。

    这人蹲在那还一个劲的摇头晃脑,嘴里叼着通红的烟头。正是昨天被高正阳痛揍的孙洋。

    五月的夜晚,十分凉爽。尤其是夜风那么一吹,孙洋小身板就哆嗦起来。

    孙洋又等了半个小时,实在是忍不住了,嘴里嘀咕道:“就这小子一人,有什么好看的!”

    他说着起身,双手插兜,摇晃着走了。孙洋走的是大路,街边很多摄像头,高正阳要跟上去很难不被拍到。

    但高正阳不怕,他绕到另一条街上。虽然隔着一条街,彼此绝对看不到对方。但是,高正阳的心灵能锁定孙洋。

    事实上,哪怕不用心灵锁定,高正阳只是通过观察,就能通过孙洋的情绪、身体细微动作,判断出他要去哪。

    这条长街并不复杂,去向只有几处。高正阳的心灵锁定,只是加了一重保险,也让他的行动更加精密。

    一个路灯昏暗的拐角,孙洋才转过来,就被高正阳从身后勒住脖子。

    身高力量上的悬殊差距,让孙洋的脚完全离地。别说喊,就是气都喘不过来。

    没用半分钟,孙洋就完全感受到了窒息的可怕。他脸憋的紫红,头上绿毛都炸起来,一对白多黑少的眼珠子差点从眼眶蹦出去。

    看火候差不多了,高正阳才放下孙洋。

    孙洋躺在地上,捂着咽喉咳起来。

    “站起来,去你家。”高正阳命令道。

    被窒息折磨后,孙洋怕的要死,老实的像个孙子。加上高正阳使用了心灵力量,更让孙洋完全没有了抵抗的勇气。

    孙洋头都没回,就这么领着高正阳回了他家。

    孙洋住在一间简陋的出租房里面,房间里到处都是垃圾,包括一些没吃完的食物,换了没洗的衣物,整个房间充斥着一股让人恶心的怪味。

    “跪下。”高正阳关好房门,命令孙洋跪下。

    孙洋乖乖的服从,低着脑袋,连头都不敢抬。

    高正阳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只找到了一对短刀。这大概是孙洋用来装逼,短刀本来就难用,一对短刀就更难了。

    柳叶状的刀刃长足有二十厘米,加上十公分刀柄,看上去很锋锐。高正阳在桌子上砍了一下,刀刃的钢口不错。

    高正阳把系着刀鞘的腰带扣在身上,又找了一套肥大衣裤套在身上。这种米国嘻哈风格的服装,他穿起来都显得很宽松。

    最后,高正阳找了干净围巾,围住自己脸。

    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没发现有任何问题。这才走到孙洋前面床上坐下,问道:“说说吧,你们想怎么对付高正阳?”

    孙洋犹豫了一下,这种事情关系到人命,可是大事。他虽然意志被高正阳打垮了,这种心里秘密可不会随便透漏。

    “嗯!”高正阳冷哼了一声,加强的心灵压力。

    浓烈的杀气,直透入孙洋心灵深处。

    孙洋可不是什么好汉,被高正阳杀气一吓,身体软成一团,趴在地上眼泪鼻涕都冒出来了:“我说,我说……”

    “三哥说了,先监视高正阳,找到他亲朋好友。然后威胁他叫出房产。不听话,就找机会撞死他,不行就毒死,反正总要想办法弄死他……”

    孙洋老老实实把计划都说了一遍。实际上,这个计划也没有具体实质内容,极其粗糙简单。

    高正阳也不生气,对方招数狠毒,肯定是不想让他活。现在,他也不会有任何客气。

    “走,去找三哥。”高正阳命令道。

    孙洋犹豫了下,没敢反对。带着高正阳出了门,骑着电瓶车上了路。

    高正阳就缩在孙洋背后,头都不抬。

    按照高正阳的要求,孙洋走的都是小路。路况不好,很多地方都没有路灯。更不可能有摄像头。

    有摄像头的地方,高正阳强大的心灵,都能提前生出感应,带着孙洋巧妙避开。

    这么绕路走起来就慢了,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地方。

    这是一条烧烤街,街道上到处都摆着桌椅。不少人还在冷风中大呼小叫,酒瓶子扔的乱响。

    对面有几家发廊也在营业,粉红灯管在夜色中很有种迷幻气息。不知哪家的音响还在放着迪曲。整条长街都有种混乱的热闹。

    孙洋指着中间一个二楼窗户道:“三哥就住哪,楼里平时还住着七八个兄弟。”

    高正阳打量了一番,这地方一看就乱七八糟。不说没好人吧,普通人是不会往这凑。

    “进去。”

    高正阳跟着孙洋身后,一起向前面走去。路上烧烤摊上,居然有人认识孙洋,还和他打招呼。

    孙洋现在胆都吓破了,哪有心思应酬。一声不吭的带着高正阳,来到三哥楼下。

    一楼是个大卷帘门,锁的严严实实。孙洋上去用力敲了几声,里面传来不耐的大骂:“谁他么的找死啊!”

    “老九,是我,洋子,找三哥有事……”

    “你他么的能有***事……”

    对方虽然骂骂咧咧,还是给开门了。卷帘门拉开后,一个秃头大汉探出脑袋,扫了孙洋一眼:“你这孙子,不他么早点!”

    秃头大汉骂了一句,突然扫到孙洋身后的高正阳,他眼睛不由一横:“你是哪来的?”

    孙洋怕的要死,急忙道:“三哥要见他,我们进去说……”

    秃头大汉也没多想,阴沉着脸把孙洋和高正阳让进来。

    随手关上卷帘门后,他道:“你他么到底是谁,脸怎么还、”

    秃头大汉发现高正阳脸蒙上了,正觉得不对,高正阳一记直拳正轰在大汉咽喉上。

    凶猛的炮拳透力,直透进去,把大汉喉骨轰碎。。

    a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第一卷 第882章 反击-玄幻奇幻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霸皇纪》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踏雪真人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