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召唤七龙珠 -> 书目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吴空的“报复”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吴空的“报复”

    两女面面相觑。

    方雅道:“十太子吴空,不会根本没想着在这场测试之中获得胜利吧?干脆抽取此州的气运为己用?”

    沈芸道:“不大可能吧?这测试可是事关帝位”

    “可也没说只是一关测试啊,此关失利下一关有利,也未尝不可。陛下可没说此关不过则直接淘汰。”方雅道。

    沈芸道:“就算如此,吴空也没必要祸害此州,完全可以跑到别州去抽取气运。更何况,如果他抽取此州气运,所为何事?及早提升到永生三境三段吗?但之前他的实力可没比情报之中强大多少。”

    “嗯,或许是别的缘故”方雅打量着下方的大地,道:“即便我们不来,这东菱州也不可能取得什么好成绩的了。不过,既然来了,不搜刮点好处怎么行?动手吧。”

    “好!!”

    两女瞬间分裂诸多化身,其中两具化身甚至直接朝州城的城主府方向杀去。若论对此州最了解,怕就是东菱城的的城主了,恐怕比吴空对此州还了解,哪里有宝物哪里有好东西,只要随意询问便可知。

    “吴空太子败落我等手中,允诺我等可肆意于此州中随意索取以作赔偿。”沈芸等人以此为借口,在各府之中,除了气运以外,各种珍贵材料都大肆搜刮。

    气运所得不多,毕竟不敢让地脉都枯竭,但材料可是搜刮不少,除了吴空“欠”的那一笔,州中其它的各种珍贵材料,吴空可是没取的。

    此时沈芸她们也不怕得罪人,反正只是一州之地,黑锅完全可以推到吴空身上。

    只是,搜刮之时,沈芸突然一阵心惊肉跳,有些狐疑盯着分开行动的远处的方雅化身,心想:“怎么会回事?怎么感觉扶风州将要出现大问题似的?这感觉可不大妙啊”

    与此同时,扶风州,吴空身影一晃,潜入一条巨大的地脉之中,右手一拍,气脉震动,大地震动。

    一声巨大的龙吟咆哮,地脉如龙,怒吼如同亿万生灵的声音叠起来似的,还形成了龙影虚影,怒瞪吴空。

    “看什么看?乖乖滚过来,落吾阵中,归吾所用!!”吴空道。

    那龙咆哮扑至,却被吴空一掌拍翻,随手布下阵势,再一吸,引龙入阵之中,滚滚气运被强制凝炼,化虚为实。

    “这条地脉气运果真好用啊。哼,先剪除扶风州扶风城周边诸地脉,最后再对付扶风城。”

    为何把最富庶的扶风城放在最后?因为吴空感觉城中可能留有沈芸的后手,一旦直接动手,可能会被发现。而且,扶风城地脉也不是那么好对付好抽取的,虽然收获必然不小,但肯定也是硬骨头。比如东菱州的州城下方地脉,吴空就没有抽取。

    此时,弄掉一条地脉,吴空就又掉头朝另一处地脉飞去。

    “首先索取气运,各种珍贵材料什么的,迟些再说。夺取气运,可以说是针对此州,因是在测试中,不算是对抗朝廷,可无妨。但若是对民众进行掠夺,那就是针对个人,就是犯罪行为了。

    “不过,也有官方的各种店铺店面,直接抢掠了,未必不可,但不是此时动手。”

    吴空心念闪动,已进另一地脉,用同样的手法,轻易掠取气运。

    接着再前往另一地脉。

    只是,将要进入时,一阵心跳加速。

    “咦?怎么突然有一种紧张的感觉?就如同凡人初次约会之时,或是普通人第一次登台在大庭广众之前演讲之时,有点紧张却非恐惧害怕或危险之类的各种感觉,有些古怪。”

    吴空想着,刹那再分出一化身,那化身却变成一个小尘虫,如尘粒般大小,却能够高速移动,而且不容易发觉。

    这个弱小化身,迅速飞临地脉。

    就见下方深处,岩层之中,有着滚滚气运流转,气运虚无,所以跟实质化的岩层能交错而过,相互不干涉。这条无形的气运长河,正在滚滚涌动,浪涛急急。

    “奇怪,怎么突然地气产生剧烈变化?莫非这里也将出现变故,类似东歧州那边?”一个声音在虚空中传来。

    吴空吓了一跳,转眼一瞄,发现一名女子,正是沈芸。

    只不过,是沈芸的另一化身,身上气息与永生主相差无二,普通大千宇宙之主乃至普通永生一境的强者都分辨不出来,但吴空是何等强大的实力?一眼就看穿,此女只不过是一个极其弱小的化身罢了,战力顶天也就是永生王级别。

    “沈芸居然还另凝化身在地脉之中进行监控?还真是小心谨慎”

    吴空嘀咕到这里,突然脑海闪过一道灵光:“对了,这才是合情合理之举嘛,先有东歧州东极府之类的地方出现问题,什么负面因果之力形成黑潮,什么不可说之地的强者入侵,什么莫明其妙的永生三境三段强者攻打府城,等等,这种事,难免不会出现在扶风州等地。

    “想要治理好扶风州,那沈芸怎么都该派化身关注地脉气运,避免出现个什么万一。相比之下,我根本没怎么考虑要治理好东菱州,所以才没想到另派化身监控地脉。”

    吴空稍稍有点羞愧。

    此时,一个声音传来:“什么人?”

    一根青葱玉指朝吴空这边点来,显然,他变成的小尘虫已经惊动了沈芸的这个弱小化身。

    只是,沈芸那一指,点的方向稍稍有些偏。

    吴空可以遁逃,但会引来对方追击或别的什么状况,说不定会暴露更多。当下,就让此化身凝固,彻底转化成为一只真正的小尘虫,斩断因果,自己的神念意志陡然抽离。

    噗!!

    虚空被指罡点裂点碎,吴空的这固化小化身也随着这股力量而被湮灭。

    但是,在外界的吴空真正强大的化身,却于此时悄然潜入地脉之中,右手一指点出。

    噗!!

    沈芸的那个弱小化身也在瞬间被点灭,而且,周边因果被斩断。

    吴空刻意泄露一丝黑潮气息,沈芸的本体与在东菱州的强大化身,最多只能感觉到这边有黑潮气息涌现,狐疑而不会急着归来。但若这小化身灭得不明不白,可就让她震惊而可能提前归来了。

    “必须加快动作了。只要其它地脉没出现黑潮气息,沈芸不会急着赶回来,但也说不定她会忍不住回此察看,所以动作要快,更快!!”

    吴空心念闪动,迅速出手,镇伏地脉,强行抽取气运。

    不久,冲天而起,再往别处地脉飞去。

    “咦?这里也有沈芸的弱小化身等等,居然还不只一具?好阴险!!”

    一个沈芸的弱小化身呆在地脉所化的龙气附近,另一个却潜伏在周边不远处,如果前一个弱小化身被灭掉,后一个肯定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到时侯就会知道袭击者是谁。

    “是因为我之前灭掉了她一个弱小化身,让她警觉,所以这边的弱小化身另又凝一个新的弱小化身,相互监控?”

    吴空想了想,又朝远处看了看,脸上露出恍然之色:“不远处就是一个府城,此处地脉重要,乃府城地底汇聚的诸多气脉中一条。”

    但也没多想,身形渗入地底,伸手一指,就有无形的意志力量笼罩,将那沈芸的两个弱小化身收入平行次元时空之中,那里种种幻像,可以看到有气运长河,但只看到虚假的。因为这两个化身太弱,所以根本感觉不出自己已经中招。

    “嘿嘿”吴空有种狐狸偷吃鸡成功的奇异愉悦感。

    片刻后,抽取地脉地气成功,转瞬开溜。

    “不对劲!!”陷入幻境之中的沈芸弱小化身,似乎察觉了不妥。

    当即,遥遥彼方,本体精神意志加持过来,这边的弱小化身瞬间增强。

    “居然是幻境?”

    伸手一指点破,就看到外界正常的景像。

    “地脉的地气呢?龙气呢?流转的气运呢?怎么没了?!!”沈芸一懵,随后几欲发狂。

    而吴空一不做二不休,已经杀到了附近的府城之中,直接将那地脉地气强行抽取。

    瞬间,府城震动,轰鸣巨响不断。

    “府城地底的气脉,只有一位府城之主镇守,根本没有沈芸的弱小化身,那府城之主的化身,斩之可也。”

    吴空夺了此气运,迅速往另一府城赶去。

    “沈芸必然察觉有变,有可能会急着赶回来,在此之前,我先将诸多府城气运抽走,最后强取州城,接着赶去抽取方雅所占之州的气运,如此才是最高效率。如果兼顾其它支脉太多,反而浪费时间,得不偿失。”

    吴空刹那间杀到周边一个叫“荒原府”的地方,因为临近无边平原荒野边缘,所以有此名。再越过此荒原,就是浩瀚大漠。

    吴空强闯此城,深入地下。

    “居然是你?!!”

    一个声音陡然传来。

    吴空眼睛一眯:“沈芸?如此弱小化身,竟能瞒过本尊感知,果真了得。”

    沈芸大怒:“你没被本尊与方雅击败?你怎么还有一个如此强大的化身?”

    吴空哈哈一笑:“你猜?”

    右手一甩,阵势布设而出,强行一吸,抽取此地龙脉气运。

    “你敢!!”

    “本尊有何不敢?你背弃盟约,与人联合算计本尊,既已为敌,那说不得,本尊抽取你这里的地气,就没有丝毫心里负担了。”

    “吴空,你乱抽地脉气运,若导致此地州荒枯,相当于毁了大周帝朝一州一府气运,不怕师尊陛下责罚?”

    吴空哈哈一笑:“此为夺嫡而已,本尊只需让本尊治理之州的气运浓郁,即可。其它非吾眷顾之地,何须繁华?”

    如果吴空将所有太子所占之州的气运都抽走,可能大周天帝会觉得吴空只擅长掠夺而不擅长治理,评分会下降,但这又不止是一关考核,何惧之有?大不了,如果气运够用,还是可以将掠夺来的气运补益少量给东菱州,那就不会有太多的后患了。

    此时也不多言,继续抽取气运,沈芸大怒,却无可奈何。

    眼睁睁地看着吴空将此地气运抽走。

    一晃身,吴空飞逝离开,但突然间又掉头过来:“对了,还忘了一件事。”

    伸手一抓,就将沈芸囚来,凝入掌中,镇封进入一枚水晶之中。

    “吴空,你想干什么?”沈芸皱眉,稍稍有点慌张。

    她具化身很弱,只有监控作用,吴空不用手指,一口气就能将她给吹灭了。但现在,吴空没灭掉她,只是禁锢着她不给她自~爆毁灭,这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不过,她不担忧,这一具化身随时可以弃掉。而且,本体可以将精神意志加持过来,另此化身陡然增强,或令其自~爆,或强行斩断本体与这边的感应联系,那就不用担心会遇到什么羞~~辱难堪之类。

    只是,吴空行事诡异,这让沈芸有些不安。

    只听吴空哈哈大笑:“你之前说得好好的,要与本尊结盟,守望相助,结果一转身就将本尊出卖,与人合计算计本尊。你可知道,本尊有多久没被人算计过了?往往料敌机先,轻易推翻一切算计。之前虽然没被你们算计成功,但却只是因为运气而不是本尊主动识破,这让本尊心情很不爽,很不舒服。

    “当然,你们这是给本尊敲响了警钟,让本尊知道不可掉以轻心,比以前更谨慎,这是好事,但你们算计了吾,就是令吾不爽。若只是抽刮你的一些地脉气运,如何解本尊心头之郁闷?”

    沈芸沉着一张脸,怒问:“那你想要如何?”

    吴空笑道:“若我抽取地脉气运,一直没被你察觉,那也就罢了,只会让你蒙在鼓里,完全不察觉,吾不现身不露面不让你发现。但既然你现在已经察觉了,那么本尊也不灭了你这化身,就抓着你到其它地脉气运去。

    “我抽取一条地脉的气运,你就在旁边看一次,如此,你能看到本尊动手祸害扶风州,害得此地气运大降,有可能导致你将来的测试评分远低于其它太子太女,但你又暂时无可奈何,你必定怒而无法对本尊如何,看着你郁闷发狂又没有办法,本尊就开心了。”

    沈芸震惊了。

    吴空居然如此的无耻,如此的小心眼?

    “本尊抽刮一条地脉,你就看一次,眼睁睁看着本尊掠夺。想必,你会恨意发狂吧?既不想看,又不得不看,必须清楚知道本尊搜刮多少好处。如此,才能报本尊被你算计之仇。”

    “无耻,混蛋!!”沈芸大怒。

    b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吴空的“报复”-玄幻奇幻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召唤七龙珠》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敲烂木鱼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