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人物天赋系统 -> 书目 -> 正文 第1022章【蛮王】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正文 第1022章【蛮王】

    “此事易耳,诸葛孔明曾经有一心腹叫沙摩柯,乃是五溪蛮王,在南蛮中也是极有威望之人,皇上可以派遣他去南中,必然能够征召一支蛮人大军,然后许以诸多好处,自然就可以为我军所用,达到皇上的目的。●⌒话的司马懿道。

    林南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这样办,田丞相,另外让户部做一份预算,准备雇佣十万南蛮军。”

    “十万?皇上,这恐怕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啊,如今我华夏国雄兵百万,每年的军费开支已经占到了每年赋税收入的四成,为了打这一仗,微臣已经做过预算了,军费已经增加了一倍,也就是说,为了灭吴之战,动用的军队足有八十万之众,军费已经占到赋税收入的八成了,如果再雇佣十万南蛮军,只怕今年的财政就要超支了。这样以来,今年用在兴修水利、铺设道路、兴修学校等基础设施的财政预算只怕就要大大减少了。”田丰担心地说道。

    林南想了想,这才说道:“田丞相说的也不无道理,只是灭吴之战势在必行,朕以八十万大军攻吴,在攻击前,朕必然会先下一份战书,如果吴国肯投降,那么这场战争就可以化解,如果不投降,就必须攻灭之,此乃统一大业,朕必须要完成,结束这战乱纷争的乱世,从而开创一个全新的盛世。今年的预算如果超支了,就从这些年来储备的金库中抽出一部分,只要灭了吴国,便可一劳永逸。”

    “皇上的意思臣明白了,那臣就照皇上的意思办,重新让户部书写一份财政预算,然后交给陛下审阅。”田丰道。

    “嗯。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枢密院制定兵力分布图以及战略图,参议院制定财政预算,两日后再来开会。”林南道。

    “臣等告退!”在座的内阁大臣纷纷起身,齐声告退。

    林南点了点头,对贾诩道:“国丈。你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

    这边众人离开,那边国渊才被林横带到殿前,国渊见内阁大臣散去,便立在一旁,静静地等候,让出道路,客气的施礼,众内阁大臣也是和国渊一阵寒暄。

    等到内阁大臣都退出了大殿。国渊才径直进了大殿,然后朝着林南拜道:“臣礼部尚书国渊,叩见皇上。”

    “起来说话。国尚书,听卫尉说,你有要事找朕?”林南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地图,然后走到了国渊的身边,亲切地问道。

    国渊站起身子,对林南道:“启禀皇上。吴国的平南侯吕范只身一人秘密的来到了京城,现在正被安置在驿馆中。是定国公、虎卫大将军派人送来的,而且臣也见了平南侯,他只是说要面见圣上,并且说身兼重要使命,可能关乎到我国和吴国以后的命运,臣不敢耽误。便立刻前来禀报,请皇上定夺。”

    “吕范乃是孙策的心腹,孙策待他并不亚于周瑜,平定山越、征服交州的士燮听说吕范居功靠前,所以才被封为了平南侯。他不组成使团大张旗鼓的出使。反而是只身一人秘密前来,肯定有要事。国尚书,你在前面带路,朕随你一起去驿馆见吕范。”林南细细地分析道。

    “臣遵旨。”

    林南扭头对贾诩道:“国丈,你随我一同前去。”

    贾诩道:“是,皇上。”

    于是,林南带着贾诩、国渊一同出宫,祝公道、祝公平两个人随行侍奉。

    华夏国的国宾馆内,吕范受到了隆重的招待,这里是华夏国的最高驿馆,一般都是接见外宾的地方,四方蛮夷的王贵以及吴国的使臣来到了华夏国的京城,大多都在此地下榻。一个国家的礼仪如何,往往就会显示出一个国家的实力如何,林南是现代人,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专门设立国宾馆,作为礼部的办公地点,也是作为接待外宾的最高场所。

    不过,并不是任何人外族、外国使者都可以进入国宾馆的,除了吴国之外,像乌丸、南匈奴、东夷、大宛、乌孙、鄯善、于窴、疏勒这些族的王贵才可以进入,而像鲜卑、西羌、北匈奴的王贵则没有资格进入国宾馆,原因是这三族容易反叛,给华夏国带来了不少灾难,再如倭国人,就更加没资格了,虽然华夏国废除了奴隶制,但是对于倭人的问题上,林南则是倍加打击,让倭国的男人成为永久性的矿工,女人成为华夏国的女奴,没有任何的政治权利。

    自从甘宁征服倭国之后,林南用了一年的时间将倭国诸岛上的人全部迁徙到了大陆上来,在东北矿带上挖矿,女人则迁徙到青州、许州、兖州一带就地为奴。而倭国,则留为作了海外基地,并且留下预备役驻守,成为训练海军的一个训练场所。

    国宾馆内,吕范焦急地等待着,坐立不安,他此时身上带着孙策交托的任务,无论如何都要完成此任务,并且要尽快回去复命。

    正当吕范急的在那里踱来踱去之时,忽然听到有人敲门,他急忙走去开门,当门打开之后,便看到林南站在门口,身后是贾诩、国渊两个人,他的脸上立刻转忧为喜,急忙给林南行跪拜之礼,朗声叫道:“外臣吕范,叩见大皇帝陛下!”

    林南亲自将吕范扶起,一脸笑意地说道:“平南侯快请起,朕一听说你来了,便立刻出宫来见,平南侯如此匆忙的到来,可是有什么要事吗?”

    吕范看了看林南身后的众人,说道:“陛下可否屏退左右?”

    林南呵呵笑了笑,然后径直走了进去,缓缓地对吕范说道:“平南候,你要给朕说的事情,朕迟早也会跟这些大臣说,既然如此,早一天让他们知道和晚一天让他们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

    吕范道:“既然如此,那外臣就直言不讳了。”

    林南先入为主。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之后,便指了指身边的座椅,对吕范说道:“平南候请坐,诸位大人也请坐,我们慢慢聊。”

    吕范、贾诩、国渊、祝公道、祝公平等人纷纷坐下,然后吕范便张嘴说道:“大皇帝陛下。外臣是奉了皇命而来,主要是想和大皇帝陛下谈一下华夏国和吴国的未来……”

    林南听后,来了一点兴趣,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任何异状,对吕范说道:“哦,那朕就要洗耳恭听了,平南候请直言不讳吧。”

    吕范当即从怀中拿出了一封还没有拆封的密信,然后递给了林南,在递给林南的同时。他则缓缓地说道:“此乃是我主交给陛下的一封信函,说是要陛下亲自拆开,外臣前来华夏国面见陛下,所为之事,尽皆在此密函当中,请陛下过目。”

    林南接过那封信函,拆开后取出了信笺,竟然是一件上等的丝绸。而书写信函所用的原料居然是人血,这是一封血书。

    吕范看到林南拿出这封血书后。也是眉头一皱,不曾经自己的皇帝陛下居然用自己的血来书写血书,可见这信中内容的重要性,也怪不得会让他即刻赶赴华夏国,秘密抵达洛阳了。但是书信中的内容,他却从未见过。

    贾诩、国渊、祝公道、祝公平等人也是一阵狐疑。究竟是怎么样的事情,要急到书写血书不可,关键是对方还是一国的皇帝。

    林南将血书完全打开后,便一字一句的很认真的看,但见上面写道:“伯符吾儿。为父伤势过重,深知将不久于人世,临终泣血相告,为父死后,江东就托付给你了。然而有件事你并不知道,当年天下诸侯共同讨伐董贼,为父与林子南曾经暗中定下盟约,我南他北,消灭群雄后,便将所控势力合二为一,共同辅佐汉帝,成就丰功伟绩。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超乎了为父的预料,林南见识超凡,雄心万丈,并非能屈居人下之人,日后必然会称帝于天下。为父死后,估计十年之内东吴和北燕不会有事,但若是十年之后东吴面临北燕的危险之时,请记住为父一句话,千万不要和北燕为敌。北燕和东吴能够合二为一实现林南所言共才是上善之策。为父也查过史记,才知道在春秋时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号曰‘共和’已有先例。如果两家不能顺利合二为一,你便向北燕俯首称臣,这样做,就等于保住孙氏全族,也等于保护了江东百姓不再受苦。孙氏一脉,全系于你一身,请儿切忌。”

    看完这封血书后,林南不禁皱起了眉头,脑海中浮现出来了一幅幅曾经和孙坚在一起的画面,从在凉州共同讨灭叛贼开始,他就和孙坚扯上了某种微妙的关系,以至于直到后来,两个人都一直在称兄道弟。此番看完这封血书后,林南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重锤狠狠的敲击过一样,昔日和孙坚共同盟誓的画面也展现在他的眼前。孙坚对自己真诚无比,自己却总是在利用孙坚,不禁让他觉得自己很卑鄙。

    贾诩看到林南的脸上起了变化,多了一份多愁善感,便知道这封血书的分量。他和林南一路走过来差不多二十年了,虽然前期林南有些妇人之仁,但是在经历过许多波折后已经渐渐地变得铁石心肠了,至少是对敌人没有一丝留情。可是如今,他看到林南的脸上浮现出来了一种难以名状的表情,这种表情似乎和当年他所见到的是一模一样的,他皱起了眉头,急忙对林南说道:“皇上,如今箭已经在弦上了……”

    林南听到贾诩的这句提醒,忽然回过神儿来,将那封血书折叠完毕,之后看了一眼贾诩,眼神中充满了一种别样的目光,那就是信任。他将血书塞入了信函当中,冷笑了一声,对吕范说道:“平南候,你主让你拿这封血书给朕看,朕想,他一定有什么话要说的吧?”

    吕范虽然不知道那封血书写的是什么内容,但是孙策让他来干什么,他还是相当清楚的,当即站起身子,然后退后三步,毕恭毕敬的跪在了地上,向着林南叩头道:“臣吕范,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这是做什么?”林南突然见到吕范的这个举动,略有不解,因为吕范不再自称是外臣,而是改称为臣,显然是讲自己当成华夏国的一个臣子了。

    “皇上在上,请听臣一言。”吕范一边说话,一边从怀中又取出了另外一样东西,是一个卷轴,然后将卷轴打开,低下头,呈现在了林南的面前,娓娓道来,“这是东吴三州十六郡的地图,也是吴国的疆域图,臣此次受吴王之命前来献图,是想向皇上称臣……”

    “称臣?”林南对于吕范的回答简直是出乎意料了,因为以孙策的性格,明明是个拒不投降的主,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的向华夏国称臣呢。

    吕范注意到林南及其在场的大臣都有些惊讶,便急忙解释道:“我主说了,华夏国和吴国是兄弟盟国……不不不,现在应该叫做是叔侄盟国,做侄子的自然不敢和叔叔作对,而且先王也留有遗言,务必不能和华夏国为敌,所以我主思来想去,便觉得退帝位,以王自居,向华夏国称臣,并且派遣质子入华夏国……”

    林南听后,皱起了眉头,如果接受孙策称臣,那这一仗就不用打了,而且表面上也会形成统一。可是,他同样也很担心,孙策向华夏国称臣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如果不是真心,那么就等于坐视吴国苟延馋喘下去,而且吴国的兵将也不弱,文臣武将更是人才济济,加上华夏国的经济重心已经开始向南移动,位于华夏国和吴国边界上的商埠远远比国内的要发展的迅速许多,长久下去,必然会对华夏国造成威胁。称臣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我向你称臣,但是却保留原有的东西,国家政治、军事、经济都是相对独立的,这无疑就是孙策的缓兵之计。(未完待续。。)u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正文 第1022章【蛮王】-都市娱乐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人物天赋系统》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箫轻宇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