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天兵在1917 -> 书目 -> 从二月到十月 044 米高扬VS某仙人〔下)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从二月到十月 044 米高扬VS某仙人〔下)

    “你是说,”米高扬慢慢地、谨慎地分析着李晓峰的发言,“为了推动革命发展,为了维护大局,你才不介意暂时跟我们合作?”

    “没错。你们至少跟季诺维也夫,跟莫斯科革命军事委员会里的那群傻瓜不是一路人!”李晓峰回答。

    “我很难相信。”米高扬表示,但不是因为李晓峰竟然已将他的原本应该隐藏起来的真正原因公开,而是因为,他本能的觉得对方没有那么高尚。这会不会只是一个忽悠他的借口呢?

    米高扬的质疑又一次引起一阵大笑。因为,非常遗憾的是,李晓峰的确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图,更没有打算在暂时的合作中搞鬼。

    “米高扬同志。”李晓峰叹息到,“难道你还没有意识到,真正别有二心,一直试图搞鬼的是你们?不要告诉我,你们派叶若夫向我传递那个消息,真的是出于好心!哼!”

    就好像后脑勺被人狠狠的敲了一闷棍,米高扬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似乎对方确实有资格怀疑他们不安好心,至少他们已经确确实实的不安好心过一次。

    小狐狸已经开诚布公的表明,他跟自己合作完全只是出于推动革命发展,维护大局保证长远利益。这样的行为似乎已经是很开诚布公了。至少比他和基洛夫要显得光明磊落。但是米高扬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只是一个意外,我们没有陷害你的意思,安德烈同志。”米高扬自嘲的笑了笑,很苍白的解释道:“我们绝对不是故意的,我们只是想提醒你注意季诺维也夫而已。”

    “希望如此吧。”李晓峰不在意的笑了笑。紧接着迅速收起他地笑容,严肃而且认真的说:“但我希望这样的‘好意’越少越好,至少在我们暂时不得不合作的时候,尽可能的不要发生才好!否则,我不敢保证同样的‘好意’不会发生在你们身上!我相信您应该知道。我在制造意外的能力并不差!”

    米高扬又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李晓峰说得是这么的直接。对方就差没挑明了说:“我不相信你们,我时刻在提防你们,甚至也时刻在准备着反击!”

    这种滋味并不好,尤其是在米高扬认定李晓峰别有所图的时候,因为他不光没有找到对方所谓的隐藏起来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反而被对方挖苦和嘲笑了一番。

    米高扬是一个骄傲的人,他绝不会受辱之后选择沉默,以他的性格会选择断然反击,并再做一次深入的试探:“既然我们双方都不互相信任。那觉得合作就此终止不是更好!”

    “如果你觉得这样更好,我同意。”这个回答是如此的坚决,让米高扬又愣了一下。但李晓峰仍在说着,“大概这也是你来找我的真实目的,大概是你觉得现在革命已经被推动,武装起义不可避免。我们之间合作的基础也已经消失了。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跟我合作意义已经不大了,不是吗?”

    李晓峰又笑了,是冷漠得令人心寒的微笑。“只不过,我最后提醒您一次,米高扬同志,我没兴趣热脸贴你们的冷屁股。你们愿意留下来继续推动莫斯科的革命进程,我欢迎!但前提是别对我耍小动作,我的眼睛里融不进沙子,而且我的报复是迅速而残忍的!同样的,你们想走,我也不留,咱们好聚好散!接下来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看看最后谁才是赢家!”

    欺人太甚!

    米高扬几乎想要站起来反驳李晓峰。不过,随即他想到,似乎对方说的也有道理,他也确实有那方面的想法,如果勉强合作其实却是在勾心斗角。那还真不如一拍两散来的好。于是不动声色地将怒斥换成反问:“你就这么有自信?”

    “如果我连这点自信都没有,那我就根本不会来莫斯科!”

    米高扬注视着李晓峰,想找出一丝破绽。但是,不管他的语气还是表情,李晓峰都是极其严肃和认真的,没有一点开玩笑或者敷衍了事地迹象。因此最终,他也只能悲哀地摇了摇头,叹息到:“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约瑟夫同志有如此深的成见……”

    “我不得阐明一点,不是我对约瑟夫同志有成见。而是他对我有成见!”李晓峰依旧是一副绝没有开玩笑地表情和语气,“一直以来,是他在主动的找我的麻烦!”

    “那只是一些误会和沟通上的问题,”米高扬试图说服李晓峰,“只要你能表达出合适的善意,我想误会会很快消除的!”

    “你真的这么认为?”李晓峰的眉毛轻轻的抬了一下。

    “当然。”

    在他如此回答的时候,米高扬不禁猜测李晓峰可能会有的反应,他认为某人可能会迷惑也可能会动心,但不管是哪一种,对他都是有利的。

    但是完全出乎米高扬的意料的是,他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唯一的反应竟然只是在笑。米高扬一点也不明白,他到底在笑什么,以及,有什么这么好笑。

    当然,李晓峰只是觉得,米高扬似乎把他看得太单纯了、太好骗了。他才不会跟斯大林和解,不光是因为他真的不欣赏斯大林的行事方案,更是因为在当前他完全没有必要跟斯大林和解。

    谁听说过占据优势的一方主动跟弱势方和解的?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不得不说,米高扬同志。你有一点儿让我失望!”李晓峰强行结束大笑,说道:“我们之间的矛盾和斗争,是符合列宁同志的期望的。我们之间不存在什么误会,只存在利益的纠纷。试问,不管是你们,还是我们,或者是列宁同志。我们能放弃维护自己合法的权益吗?”

    米高扬的脸色刷的就白了,他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个小狐狸比他想象还要可怕,因为他已经基本洞悉最后的本质,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被他说服的。

    “也就是说。我们只能这样了?”

    “难道你还有什么高见不成?”

    “也许我们之间可以达成协议,也许我们可以联合起来。”米高扬说。

    “呵呵,你认为这样真的好吗?”李晓峰反问到,“难道你看不到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的前车之鉴?而且你认为我们联合起来,就能给列宁同志制造麻烦?”

    顿了顿李晓峰继续说道:“而且党内不仅仅只有一个列宁同志,还有一些人让列宁同志都头疼。在我看来。如今党可以没有斯大林,也可以没有斯维尔德洛夫,但是绝不能没有列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米高扬默默的点点头,他完全明白了,或者说他早就明白了,只不过在今天故意要试探李晓峰是否明白这个道理。而得到的答案显然让他很震惊。眼前这个不到20岁的家伙,已经让他有了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我想,你应该已经很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

    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米高扬的思考,他重新看向李晓峰,只是想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现在,我们只是站在一条战壕里的战友,米高扬同志。再清除掉战壕外面的敌人之前。我们不得不长期的共存。”李晓峰说,“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在打击敌人上更加的热心和专注,而不是一门心思的瞄准你们的战友。这样对你们没有什么好处,不光会遭致我们的激烈反击,更会引起列宁同志的不满,啧,那种结果恐怕不是你们想要的吧?”

    “嗯。”米高扬回答,并且惊讶于自己的声音和心情竟会如此平静,与几分钟前截然不同。不过很快。他发现,他的怒气其实并没有完全平息:“所以你在威胁我,让我们继续在莫斯科配合你的行动。是这样吧?”

    李晓峰摇着头:“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你们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但是留下。就必须枪口一致对外!这是底线!”

    “与你的看法正好相反。我认为你就是想胁迫我们留下。”犹豫了一下,想到李晓峰是如此开诚布公的表明了他的态度,米高扬觉得他同样应该表明态度:“如果继续与你合作,我会担心首先打黑枪的是你。”

    “那我只能很遗憾的说,你的理解能力很有问题!”李晓峰挖苦了一句,“或者说,你压根就不想继续跟我合作。”

    米高扬冷笑了一声:“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你明白的。”李晓峰以洞悉一切的口气说,“因为你野心勃勃,想要在莫斯科干出一番事业,你在担心我会妨碍你。事实就是这么简单!”

    “你的理由是?”完全出乎米高扬的意料,他仍然保持着平静,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还有一点好奇。他想知道李晓峰为什么会猜透他的想法。

    “理由?需要理由吗?”李晓峰笑着反问道。

    米高扬先是一愣,继而就反应过来自己确实是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确实不需要什么理由!

    李晓峰忽然说道:“说实话,你会这么想,真的很蠢!”

    米高扬反讽道:“难道跟你合作就不愚蠢了?”

    一个反问,而且具有强有力的气势,只是对李晓峰没有什么效果。“当然。”他轻声笑起来,做了个手势,“但你必须明白,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虽然我们的利益并不是完全一致,但是总比跟季诺维也夫和莫斯科革命军事委员会的那帮人要对路得多。虽然现在我们出其不意的取得了一定的优势,但是这种优势很微弱,稍不注意就会丧失这种优势!那时候建功立业就完全无从谈起?不是吗?”

    他用一个长长的暂停强调了“建功立业”,接着说:“对于我们来说,手段和过程全都无足轻重,只有结果才最重要。意思是,你可以采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实现你的目标。”

    “包括与敌人合作?”米高扬冷笑道。

    李晓峰摊了摊手道:“我们的敌人是临时政府,是立宪民主党。是社会革命党,是孟什维克,是季诺维也夫,是莫斯科革命军事委员会!”

    李晓峰着重强调道:“我希望您能清楚的记住这一点,我们不是敌人。是有利益分歧的战友!”接着他继续说道:“我们只是有分歧,并不是敌人,不是吗?”

    米高扬沉默了几秒钟,淡淡的说道:“也许。”

    “那就好,这样我们就有合作的基础了,推动革命的发展。并建立一番功业是我们的共同目标。”他停了一下,又是一个反问,“现在你还觉得没有关系么?”

    米高扬眯起了眼睛,敏锐的问道:“那么在这以后呢?”

    李晓峰几乎毫不察觉的皱了一下眉毛,说:“临时政府并不是我们面对的唯一敌人,或者说他们只是党外的敌人。当我们取得了初步成功之后,党内的一些敌人又会跳出来跟我们找麻烦、抢功劳,因此我们依然有合作的基础。”

    米高扬沉吟了片刻,断然问道:“我们可以收获什么?我们又要付出什么?”

    李晓峰顿时笑了,花了这么大的功夫,他总算将米高扬的思维带到自己的轨道上来了。就冲对方问的这个问题,就可以知道。米高扬已经很动心了。

    李晓峰最怕的是无法打动米高扬这个老狐狸,他太精明了,如果不能跟这头老狐狸达成一致,对他接来下的工作绝对是有极大的影响的。甚至李晓峰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背后有这么一头老狐狸随时准备搞阴谋诡计,恐怕连觉都睡不着。

    而且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也需要一些战友,仅靠他个人的力量去对抗白军、对抗莫斯科的脑残革命军事委员会、对抗季诺维也夫压力确实有一点大。更不用说如果这个战友变成了敌人,那后果更是极其的严重了。

    所以,与其提心吊胆的提防米高扬和斯大林的势力,反而不如开诚布公的把话说清楚。尽可能的促成双方之间的合作,哪怕是暂时的合作也很好。

    “收获嘛?”李晓峰斟酌了一二,开出了一个比较模糊的价码:“起义成功之后,功劳我们双方平分!”

    米高扬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摇摇头道:“我不想听这种空话。我需要实实在在的利益去说服约瑟夫同志。你应该知道,他对你可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

    李晓峰在心里骂了一句老狐狸,米高扬就是在漫天要价试探他的底线而已,至于斯大林的态度,那根本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借口而已。

    “那约瑟夫同志想从莫斯科得到点什么呢?”李晓峰干脆把皮球踢了回去。

    米高扬又摇了摇头,叹道:“你这么说,诚意可不是很足啊!安德烈同志!”

    诚意你妹,李晓峰在心里头嘀咕了一句,他才不会上当,笑嘻嘻的说道:“这怎么能说是我的诚意不足呢?我可是很有诚意的想知道你们的要求,你们什么要求都不提,这让我怎么着手?”

    米高扬也是谈判高手,立刻步步紧逼了上去:“这么说,如果我们提出了要求,你们就会答应?”

    “我们会慎重的考虑!”李晓峰滴水不漏的回答道。

    米高扬不动声色的看着李晓峰,什么话也不说,他真的好奇,这个年轻人难道真的这么老道,难道这么难缠?他不相信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能跟他这样的政坛老油条比耐性,比脸皮!

    不过米高扬注定要失望了,李晓峰的脸皮比他想象得要厚得多,而且耐性更不是一般的好。对于这种无声的压力,他根本毫无反应,该干嘛干嘛,而且毫不忌讳跟米高扬用眼神交战。

    “我们的要求是莫斯科市党委书记,以及一半的军队!”

    李晓峰还以为米高扬会一直跟他这么耗下去,谁知道此人也是个拿得放得下的,眼见冷战不可能有战果,断然就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不过米高扬提了条件也好,至少李晓峰也能松一口气了,“莫斯科的党委书记的位置归你们,但是彼得格勒的党委书记你们就不能出手了!而且军队只能给你们三分之一!”

    米高扬想了想,彼得格勒作为革命的最中心,重要的意义当然是不用说的,但正是因为彼得格勒太重要了,那个党委书记的位置反而不好争,眼馋那个位置的人太多了,就算斯维尔德洛夫有心也不一定抢得到。至于军队只给三分之一,这也不算吃亏,毕竟现在斯大林在莫斯科满打满算也只有千把人的青年志愿军,以莫斯科十几万驻军的规模而言,就算是三分之一,凭空也能增加几十倍啊!

    “成交!”米高扬深怕李晓峰后悔,立刻决定打成交易。

    “米高扬同志,你也太狡猾了吧?”李晓峰笑道,“不能光享受权力,不履行义务啊!”

    米高扬叹了口气,刚才他确实准备将这一点忽略过去,谁想到对方果然是一点儿也不能糊弄。

    “你想要我们做什么?”米高扬无奈的问道。

    “很简单!”李晓峰伸出了两根手指,“第一,在合作期间,不要搞小动作,这一点对我们双方都有约束力;第二,莫斯科的革命军事委员和季诺维也夫那个蠢货,由你们收拾,不要说做不到,我知道你们在莫斯科党委有势力!不要让那群傻瓜拖我们的后腿!当然,如果你们愿意摆他们一道,我也乐意配合!”。

    a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从二月到十月 044 米高扬VS某仙人〔下)-历史军事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天兵在1917》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马口铁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